趙文卓和張晉,到底是打星還是笑星?


等了近半個月,終於在上週四、五等來了《披荊斬棘的哥哥》一公現場。

從大灣區的《3189》到趙文卓小組的《離開地球表面》,每一個組合都將舞台現場推向了節目中的燃點。

尤其是張淇那組的《yellow》,簡直是我等顏狗們的最佳嗨皮時刻。

之前在這篇文章內娛高質量男人,都在這了中簡單地跟大家聊了聊大灣區、張淇和李承鉉,今天這一篇就跟大傢伙們聊一下節目中的兩位打星:趙文卓、張晉。

/ 01 .

沒看《披哥》前,我怎麼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能看到功夫巨星趙文卓唱《流星雨》。

還沒上台,拿到歌詞的趙文卓就開始了勤學苦練。

「要你相信!我的愛!只肯為你勇敢。」

一字一句,咬牙切齒。

看得出,為了唱好這首歌,趙文卓連眼神都在用力。

至此,一首情意綿綿的情歌,已經被趙文卓詮釋出一種正氣浩然的感覺。

等到正式演出時,言承旭直接補刀說:「感覺(趙哥出場)要帶一把刀」

害,這不就說了實話。

鏡頭從李雲迪掃到張雲龍,每個都帥得不重樣。

唯獨赤膊的趙文卓像走錯了片場,銅鈴般的眼睛被他瞪得又大又圓。

真·用最霸氣的裝備,給你唱首最溫柔的歌。

生怕他冷不丁的來個變身,隨著喊一聲「大威天龍,般若諸佛」的怒吼,讓在座的各位全現了原型。

到了一公的時候,雖然趙文卓等人選擇的音樂更有範了。

但到了舞台現場,把目光轉向趙文卓的時候,就只記得一句:「反正我把墨鏡往人多的地方扔了」。

另外,幾期節目下來,趙文卓還喜提了一個新外號——「哈人剋星」

眾所周知,哈人十分講規矩

比如,講兄弟情。

節目第一期,有人指著布瑞吉問林曉峰,你記得他的名字嗎?

林曉峰坦誠搖頭說:不記得。

好嘛,哈人急了。

你當著我的面,卻不知道我小弟弟的名字,那我這大哥還怎麼做?

於是古惑仔山雞哥就被Gai堵到了角落裡,認真探討了一下為什麼你兄弟不知道我兄弟的名字。

相關文章  江疏影,顏值在線,性感美麗,身材比例非常好,愛了愛了

又比如,講身份。

節目給熱狗他們幾個設置了一個現場互動的環節,但哈人們十分乾脆地拒絕了。

理由是,這樣和觀眾互動,又low又尷尬。

但就是這樣不可一世、又狂又拽的哈人,遇見趙文卓,就像老鼠遇見貓

只剩下了一個字,

趙文卓一個眼神,劉聰起來把門關上了。

又是一個眼神,GAI迅速收聲。

隨便走幾步,坐姿跟大爺似的熱狗火速乖巧了起來。

至於被趙文卓問到叫狗哥還是熱狗?網友們直接替趙文卓答了:

叫我小狗就好。

要不說還是網友們毒舌呢。

而哈人之所以怕,一是因為趙文卓有真功夫傍身,二是因為趙文卓本身就代表了一種規矩

趙文卓雖然一拳就能將人打到去醫院,但他卻一直說,中國人,應該以和為貴。

他做事不慌不忙,比起哈人外放的性格,趙文卓顯得極為穩重

當時第一次挑戰選曲,其他組都在著急忙慌地給自己選個好位置。

唯獨趙文卓,巍然不動,一個保溫杯,被他生生玩成了伏妖器。

組裡的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數次想起身去搶位置,都被趙文卓給摁住了。

他只撂下了一句話,讓子彈飄一會。

這句話出自姜文的電影《讓子彈飛》,這部片子金句頻出,破有深意。

結局果然如他所料,什麼也沒做,就掌控了全局。

其次,趙文卓懂「規矩」,知道什麼叫「求同存異」。

一公還沒開始之前,《披哥》就爆出了兩個熱搜。

一是趙文卓和林志炫因為開空調鬧了不愉快,二是林志炫因為太過「自我」,不想讓同組裡的舞蹈家劉迦和李響唱歌。

趙文卓這一組面臨了同樣的問題,但因為兩人的選擇不同,兩組也走向了不同的結局。

《離開地球表面》是一首搖滾曲目,適合唱跳,當時節目組也是這麼建議的,但哈人對此十分抗拒。

沒想到趙文卓直接說,那就不唱跳。

後期採訪時,趙文卓也沒見什麼不愉快,大是大非拎得很清楚。

但真漢子趙文卓也會落淚

因為改了節目,熱狗劉聰他們打算在自由創作環節裡面讓文卓秀一把太極。

但因為音樂的節奏和太極拳的節奏對不起來,於是劉聰他們便連夜修改伴奏。

聽聞這一事件後,趙文卓紅了眼眶。

他說:「每個人的人生軌跡不同,但是聚聚合合都會成為真正的朋友。」

你看,這就是合作,這也是朋友。

當你為我著想時,我也會投桃報李。

/ 02 .

不知道芒果台此前是不是有意要用兩位武打巨星爭霸來當噱頭的意思,不然怎麼會同時將趙文卓和張晉同時塞在了一個欄目裡。

不過即便芒果有這種小心思,那它也要註定失算了。

因為兩個笑星,根本打不起來。

在張晉這張酷炫的外表底下,還藏著一個接梗王的性格。

藝術家組表演時,高瀚宇說自己組合是糙漢子。

張晉馬上說只有你們兩個,我不是。

氣得高瀚宇只能用手捶他肩膀。

公演結束後,兩個人對結果特別擔憂,一直害怕輸。

沒想到早就知道結果的張晉不按常理出牌,說:只是暫時離開

最後因為隊伍得了第五名,高瀚宇履行承諾舔地板,張晉直接來了句:

果然是哈士奇。

真·毒舌+接梗王。

另外,張晉雖然是武打演員,但在管理上也很有一套。

白舉綱和高瀚宇一直想用格鬥的方式亮相。

但在格鬥上頗有造詣的張晉覺得不行。

因為從專業性上來講,7天的訓練根本練不出專業的東西。

所以他先是苦心相勸,說這樣可行性和觀看性不是很好。

但奈何兩人十分樂觀,堅信自己能行。

隨後張晉又說這樣你們這樣搞完動作唱歌可能會很累。

倆人依舊覺得可以。

到這一步,張晉接受了他們的想法。

前兩步是告訴你真的不行,容易出問題。

最後一步看似妥協,實則是收歸民心。

果然,倆傻孩子在張晉過硬的實力下,很快的就叫起了晉爸。

張晉的矚目在於,他既有趣的笑點,也有打星的魅力。

這種笑點和趙文卓不同,趙文卓身上的笑點,來自於正氣和憨厚的反差。

看到他,你不會想到男朋友,只會把他當成安全感極強的爸爸或二大爺。

而張晉身上的邪氣和張狂,就顯得格外招人。

張晉還有一個為人稱道的點,是愛妻。

這一點不是標籤,而是實際行動。

2014年,張晉憑藉《一代宗師》中出色的演技,拿下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領獎時,他看著台下的蔡少芬說:

有人說我這輩子都要靠我老婆,我可以告訴大家,沒錯,我這輩子的幸福都要靠她。

謝謝她陪我走過所有的艱難,我們風雨同路,風雨我們有了,

希望還有更多的風景,我們再一起去同路。

這種相互扶持的愛情,在張晉身上,一演就是一輩子。

所以得夫如此,蔡少芬一定是幸福的。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