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國的原創音樂能力比較弱?


最近偶爾刷抖音,時不時地會刷到一些國外熱門流行歌曲的短視頻。有個讓人有點小意外的是,其中有不少越南的流行歌曲。

即便聽不懂歌詞,這些越南歌曲魔性的旋律也幾乎能讓人過耳不忘。因此,不少越南歌曲的副歌部分都被被剪下來用作各種短視頻的背景音樂。這使得不少越南歌曲風靡當下的短視頻平台。

這就有點奇怪了?

作為一個不論是人口總數、歷史文化還是經濟發展等各方面都遠強於或超過越南的我們,為什麼就少有類似洗腦、魔性甚至能風靡全球的音樂作品?

事實上,我國的原創音樂能力一直相對比較弱。這一點,和一衣帶水、有頗深歷史淵源的日本相比尤其明顯。

在輕音樂領域,日本有宗次郎、久石讓、神思者、磯村由紀子、吉田浩、喜多郎等一眾優秀的原創音樂家,給我們帶來了《故鄉的原風景》、《太陽照常升起》、《天空之城》、《故宮》、《伽羅》、《風居住的街道》、《遙遠的旅途》、《西湖神采》等數不勝數、耳熟能詳的樂曲。其中《故宮》等由於大眾十分熟悉且曲子旋律非常具有中國歷史感,甚至被不少聽眾誤以為是國產原創。

相比之下,國內知名的輕音樂作曲家就只有譚盾、胡偉立、林海等為數不多的幾位,他們的代表作《月光愛人》、《市集》、《來生緣》、《琵琶語》等知名度和流行程度上也不如日本同行。

流行音樂領域也是如此。

流行樂壇戲稱,僅中島美雪一人就曾養活了大半個港台樂壇。 《漫步人生路》、《容易受傷的女人》、《天涯》、《傷心太平洋》、《原來你也在這裡》、《最初的夢想》這些被鄧麗君、王菲、任賢齊、劉若英、范瑋琪等一眾華語樂壇知名歌手演唱而紅遍全國的歌曲全都翻唱於中島美雪一人。

2011年,日本實體唱片出版市場(單曲、唱片及音樂錄像帶)產值約31億美元,佔世界30%,居世界第一。日本原創音樂能力及其產業之發達遠非我國能比。

不僅日本,而今就連國家體量遠不如我們的韓國和越南,在原創音樂能力方面都強於我國。韓國誕生過《江南Stlye》這種真正意義上的全球流行歌曲,越南則有不少隨著短視頻而風靡全球的流行音樂。

而我們作為一個歷史文化、經濟以及市場需求都強於它們的國家,音樂原創能力及產業卻遠不如,原因何在?

這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我們傳統文化中對聲音、音樂等聽到的內容理解和認識。

傳統觀念和文化中,我們似乎始終對“聽”到的信息及內容帶有一種不信任、否定甚至鄙夷的色彩。道聽途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危言聳聽、聳人聽聞、駭人聽聞、聽風就是雨這些成語和俗語的廣泛使用和流傳就是佐證。

作為一種感官能力,我們似乎始終對“聽”持不太信任和不太重視的態度。與之對應的音樂也一直只是作為婚喪嫁娶、祭祀等必要的工具或奢靡的享樂角色而存在。

與之不同的是,我們對視覺相關的能力和親眼所看到的東西則比較重視、信任。由此導致的一個的結果就是我們文化體系中與視覺相關的書法、繪畫都很發達。篆書、隸書、楷書、行書、草書各具特色,水墨畫、重彩、淺絳、工筆、寫意、白描豐富多彩。

傳統文化的不夠重視甚至某種程度上的偏見讓我們對發展“聽”相關的能力和內容有所保留,也由此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我們的音樂原創能力和相關產業相對比較薄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