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無界,「爆冷」諾獎背後的反思


據諾貝爾文學獎官網消息,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由70歲的坦尚尼亞小說家阿卜杜勒扎克·古爾納摘得。獲獎理由是「他對殖民主義文學寫作的影響,對難民在不同文化大陸之間的鴻溝中的命運毫不妥協和富有同情心地滲透」。

令人驚訝的是,這次諾貝爾獎的得主古爾納,竟然沒有一本中譯本曾在國內出版過,只能在2014年譯林出版社的《非洲短篇小說選集》裡找到他的作品《博西》和《囚籠》,國內關於他作品的研究更是寥寥。

諾貝爾文學獎的爆冷並非是一件罕事。回顧過去,分別於2000年、2002年和2009年獲獎的法籍華裔作家高行健、匈牙利作家凱爾泰斯·伊姆雷、德國女作家赫塔·米勒,均為極小眾的作家,甚至在文壇上聞所未聞。

儘管諾貝爾文學獎的評選過程是具有保密性質的,但其評獎標準似乎並非毫無規律可循。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成員謝爾·埃斯普馬克,曾在其著作《諾貝爾文學獎內幕》中坦言,「諾貝爾文學獎的頒布其實會帶有某種傾向性」。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判標準,從來不是一個純文學性的評判標準,語言、地域、文化甚至政治等因素,均在其考量範圍之內。英語作家與非英語作家、主流作家與冷門作家的交替獲獎,一定程度上便能說明諾貝爾文學獎一直致力於達到一種平衡。

這次非裔作家古爾納的獲獎,更是能說明這種傾向性。古爾納的作品,主要聚焦於後殖民和殖民主義的主題,對於非洲殖民地人民在遷徙中如何構建新的家園和尋找歸屬感進行了深刻細膩的描寫。且古爾納的「雙重身份」更使得他本人對於從非洲移民英國的「夾心人」在後殖民時期的掙扎與困惑有著深刻的體悟和反思。他的作品獲獎,無疑是為世人走進非洲文化、了解殖民主義對現世的影響開啟了大門。

古爾納並不是第一個為非洲摘取榮譽的作家,21世紀以來索卡因、馬哈福茲、戈迪默與庫切四位非洲作家都曾獲此殊榮。這些非裔作家的獲獎,引起了各國文化界與文學界的廣泛關注,對填補世界文化的空缺具有重要意義。

儘管諾貝爾文學獎並不是最高且唯一的文學評判標準,但其獎項頒發的頻頻爆冷足以給我們一些啟示。從兩個方面來說,逐漸走向世界的非洲文學在世界文學界中的缺失仍亟待關注。翻譯是溝通世界文學的一座橋樑,再好的作品,如果沒有一位優秀的翻譯,語言的隔閡、文化的差異,也會讓文化的交流無可實現。瑞典文學院院士馬悅然在復旦大學演講時曾列舉了一組數字:翻譯成瑞典語的英文作品超過了70%,而亞非文學作品的佔比卻連1%都不到。

除此之外,國內公開資料庫關於後殖民主義與非洲文學作品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而國外學界目前也未形成對古爾納作品譜系相對完整的研究。長期以來,歐洲中心主義的文學標準,使得世界文學界的研究趨向單一,這無疑是不符合文化形態的多元性特徵的。而除了非洲文學之外,世界文學的全貌還有待我們去挖掘。

文化無界,流蕩天下。多樣性的文化是一個大叢林,而滋養文學的沃土正在其中,諾貝爾文學獎的再度爆冷,正提醒了我們打破單一、刻板的印象,以更開闊的眼界去認識世界文學的全貌,在文化的多元共存中相互交流、共同發展,從而為形成多姿多彩的人類文化景觀作出貢獻。

相關文章  YUFEI禹妃| 回歸本源煥變新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