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反人類「精日」車貼僅僅是出於獵奇心理嗎?


今天,一則關於一輛貼有反人類「精日」車貼的車輛和車主被警方控制的新聞,在網絡上引起熱議。

該車在後窗玻璃上貼著「日本總軍區731部隊」「必勝」等字樣的貼紙。

事發地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通報稱:「車主尹某(男,31歲,安徽人,個體經商)出於獵奇心理,網購不當字樣的車貼,張貼於其私家車上進行炫耀。 」

眾所周知,臭名昭著的731部隊,侵華期間在我國進行了多種生化實驗,其實驗內容喪心病狂,實驗手段殘忍至極,罪行累累,令人髮指,是日本軍國主義泯滅人性,反人類罪的鐵證,更是中國人民的傷痛。

而這個車主,卻將「必勝」「日本總軍區731部隊」字樣的車貼明目張膽地貼在車身上,招搖過市,「進行炫耀」,這種為日本軍國主義張目的行為,無異是把中國人民的傷口撕裂開來,再撒上了一把鹽。

然而,這種行為卻被定性為「出於獵奇心理」。我們不禁產生疑問: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只是通過對該車主的詢問,僅憑車主的自述,便把該行為定性為「出於獵奇心理」,是不是有些過分簡單武斷了?該車主貼出如此反人類內容的車貼,究竟是出於獵奇心理,還是出於無知,抑或是有其他目的,必須經過深入調查之後才能確定。該車主應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應該如何對其進行處罰,也必須經過深入調查合才能做出決定。而警方依據車主自述的「出於獵奇心理」對其處以「行政拘留十五日的處罰」,是否也顯得草率了一些?

相關文章  一個八零末的自述(朋友篇一)

獵奇心理,是指人們對於自己末知的或者比較奇異的事物、奇異的現象和觀念所表現出來一種好奇或探求其奧秘的心理活動。獵奇心理並不存在對與錯、好與壞,但獵奇行為則存在著對與錯、好與壞、非罪與罪的區別。獵奇行為必須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必須遵守公序良俗,違犯法律和違反公序良俗的所謂「獵奇」行為,就是一種違法或者失德的行為,就應該受到法律的製裁或者道德的譴責。

據車主稱,該無車主是通過網購取得這個車貼的,說明這種反人類「精日」車貼是有著設計、印製、銷量等各個環節的一個全鏈條的系統。有關部門應該順藤摸瓜,找到其源頭,找到推動這一鏈條的黑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