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之後,再無大女主劇


2017年古裝劇《楚喬傳》掀起了一波收視狂潮,時隔四年,終於等來了有關第二部的消息。劇方之前本來是打算重聚當年人馬開拍的,可是卻並未如願,於是只能被迫進行一波大換血,女主人選已經暫定為了王麗坤,男主網傳為鄭元暢。

《楚喬傳》是一部典型的大女主劇,改編自瀟湘冬兒的《11處特工皇妃》,講述了一個在西魏亂世中,一個特立獨行的女奴楚喬,協助建立新王朝的故事。四年前開播之時,正是大女主故事霸屏的時候,然而今天,大女主劇還能撐住人氣和口碑嗎?

回想這兩年的爆款劇,好像大女主的越來越少,類型劇越來越多。

愛奇藝的迷霧劇場幾乎每一部都是「重磅炸彈」不僅填補了原來市場上同類型劇集的巨大空缺,也向曾經只盼著看海外懸疑劇的觀眾證明,國產推理一樣上頭;主打青春劇的北京小糖人不僅有《你好,舊時光》《最好的我們》,更用一部《棋魂》徹底洗刷了日漫改編失敗尷尬的「前恥」;《山海情》《覺醒年代》更是在一眾架空設定中殺出一條「血路」。



其實大女主劇並沒有減少,依然有人想要複製曾經的爆款,只是再也沒能激起水花,觀眾們也不再買帳。畢竟,現在的年輕人的口碑和關注不是只靠「討好」就能贏得的。粗糙的造型、扁平的人設、千篇一律的套路、蒼白的覺醒口號……它們就像同一條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的快消品,早已讓觀眾麻木。

電視劇《誰說我結不了婚》劇情相當一般,演技非常無彩,但僅憑著一句句吸引眼球的「有態度」的台詞就能衝上熱搜,頻繁地出現在部分人的朋友圈裡。這些話就像是街上巨幅的地產廣告牌,乍看一眼很出挑震撼,細讀下去毫無意義。

如果製片方認為通過這樣的方式就能夠抓住女性觀眾,讓她們覺得「被人理解」,從而吃到女權流行的紅利,那就大錯特錯。女性只覺得可笑,這些空洞的言語恰恰證明了,她們真正的困境從未被理解和正視,所謂的「大女主」只是浮於表面的「爽文」。
如果說曾經的大男主爽文還有些層次和變化,那麼現在把主角的性別從男換成女之後,不僅毫無進步,反而充滿了更多脫離現實生活的虛浮做作,以及正常人無法擁有的腦迴路。女老闆一定要踩著細跟高跟鞋,必須穿著定製商務套裝,大早晨在辦公室裡走出一幅T台秀的氣場,還要斜眼看人,不可一世地嘲諷秘書或下屬,生氣了要摔文件,遇事要微微蹙眉,遇到的困難都能迎刃而解,人生除了感情之外一切順利……

如此刻板印象的角色設定,一兩次可能出彩,而玩太多次,不免令人厭倦。

相關文章  德國9月新車銷量同比下跌26% 電動汽車銷量大漲58.8%

在《錦繡未央》中,亡國公主李未央遭遇國破家亡的變故,與仇敵鬥智鬥勇,最終卻放下仇恨,輔助拓跋浚登上帝位,並在拓跋浚去世後繼續輔助他們的兒子,志在讓大魏國泰民安。這個故事的核心架構和邏輯跟《瑯琊榜》是相似的,主角被評價成「像錯拿了男主劇本的女主一樣。」


《花千骨》中女主雖然一路經歷世事成長,但根本上扮演著依附男性,受其啟蒙和引導的弱勢方,表面是大女主設定,而本質上並沒有脫離瑪麗蘇的心理。

《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在離婚之後結識了商界名流,因為對方的賞識「扶搖直上」,只用了短短一年時間就取得了其他人需要耗費多年辛苦打拚才能有的成績。男人開開金手指就能改變你的命運,這不就是老人常說的「女人還是要嫁得好」?我們並不想看到女性在愛慕者的幫助下,就可以在兇險的職場、商場、戰場鬥爭中輕鬆躺贏。

真的大女主是憑藉自己的力量、智慧和勇氣去應對生命的波瀾,會害怕,會哭泣,會遲疑,但她願意並能夠與男性平等地看待這個世界。
當曾經的「男性凝視」轉向「女性凝視」時,一些所謂的「創作」直接無腦地套入了前者的既有模式。就像戴錦華老師所說的「更換了角色的性別身份,卻沒有改變故事的權利邏輯」。


其實那些被譽為「大女主劇」的經典作品,它們不沉迷於給女性造夢,反而是要「殘忍」地戳破一些長久以來構建出的虛幻夢境,讓女性反思自身,思考時代。

李少紅用詩歌的氛圍和戲劇化的台詞創作出的《大明宮詞》是一部徹頭徹尾的大女主劇。

她們不僅是電視劇的絕對主角,更是中國歷史上當之無愧的大女主。武則天在千百年前用野心和慾望爬上了至高無上的地位,又將一面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無字碑留給後人。劇中的武則天一點都不完美,她有時是個失職的母親,有時是個沉迷於男色的女人,有時利慾薰心,機關算盡……她很真實。
《甄嬛傳》至今仍被網友反覆觀看,它之所以成為經典恰是因為在「升級打怪」的爽文表面下,觀眾看到了「宮門深似海」下女性命運的悲涼,在束縛和裹挾中無奈的掙扎。當甄嬛已經站在巔峰時,她依然不快樂,還是無法找到人生真正的出口,她真的贏了嗎?

相關文章  新疆烏魯木齊縣發生3.0級地震
與之相似的還有《金枝欲孽》,最後當如玥站在紫禁城裡,望著宮牆。一場女性間的勾心鬥角,一場對男權注視的爭奪,沒有人是贏家。
我們習慣了看一路開掛的劇情,不是happy ending就受不了,女性題材影視劇,似乎只剩下了爽和甜,卻忽視了作品應該擁有的更深層的東西。
「爽文」無法讓我們看到人性的複雜一面,而這本該成為評判一個好作品最基本的標準。


圖源:豆瓣、微博、視頻截圖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