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波蘭和烏克蘭的淵源很深,為何終為蘇俄瓜分


歷史上的波蘭和烏克蘭淵源極深。中世紀時,兩國同屬波蘭-立陶宛王國的統領,該王國建立於1569年,主體由波蘭、烏克蘭、立陶宛、白俄羅斯四國組成,為當時歐洲地區最大的共同體。鼎盛時期的波蘭-立陶宛王國領土直接從波羅的海覆蓋到了黑海,是當時東歐當之無愧的霸主,連奧斯曼和沙俄都不敢輕易觸及鋒芒。

那個階段的波蘭和烏克蘭還是相處得比較愉快的,可奈何烏克蘭命運多舛。由於地理位置太過特殊,長期飽受戰亂,遭受戰火洗禮,不斷被爭奪,被分割,之前還有波蘭-立陶宛王國這個好大哥庇護,其餘強國不敢太過放肆。可隨著時間的推移,波蘭-立陶宛王國逐漸沒落。

到17世紀末期時已趨於解體,被新晉強國不斷蠶食,烏克蘭自然也逃不過被蹂躪的命運。不僅其他國家,連曾經的盟友波蘭都要來狠狠啃上一口。一開始,烏克蘭還能同俄羅斯結盟,請這位新大哥來照拂一二,可誰知是引狼入室。

到18世紀,隨著俄方勢大便不再滿足於結盟,為擴大版圖,直接將烏克蘭併入俄羅斯領土,讓烏克蘭成為真正的小弟。但烏克蘭從未想過寄人籬下,一直在尋求機會獨立,而波蘭也同樣在尋找機會收回烏克蘭。因為在波蘭看來,烏克蘭一直都還在波蘭-立陶宛王國的版圖中。

不過此時的波蘭也自身難保,經過俄.普.奧三國的三次瓜分後,領土十不存一根本無力相爭。直到1914年一戰爆發,四年後的德意志帝國兵敗如山倒。俄方新建立的蘇維埃政權宣布廢除俄、德、奧三國曾簽署的法令,波蘭才得以重新拿回獨立權,靠著從德意志那裡搶回來的領土重新建國。

按道理講,蘇俄算是間接幫了波蘭,可波蘭建國後第一件事就是跟蘇俄爭奪烏克蘭,想重現往日輝煌,畢竟背後有協約國撐腰,根本不懼蘇俄,蘇俄也自然不會將烏克蘭拱手相讓。於是,蘇波戰爭便在這樣的背景下打響了,兩個新生政權延續了一戰的硝煙,勢要一分高下。

至於卡在兩國之間的烏克蘭,自然是兩不相幫,一戰時波蘭就趁機殺了不少烏克蘭人,早已結下了仇怨,俄羅斯也幾乎沒善待過這個小老弟。烏克蘭肯定是希望兩邊打得兩敗俱傷,然後自己趁機獨立,不再被人統治。他也的確這樣做了。

在蘇波戰爭期間建立了烏克蘭人民共和國,但這個獨立政權存在的時間非常短暫。到1921年3月,蘇波戰爭以蘇俄戰敗告終,白俄羅斯賠了出去,其烏克蘭也在戰時被波蘭佔領,始終沒能逃過被分割的命運。到1922年,蘇聯正式成立,東烏克蘭併入其中,成為創始國,其烏克蘭根據《裡加條約》的協定成為波蘭領土,而波蘭政府並未善待烏克蘭人。

當時波蘭的掌權者畢蘇斯基還是希望,能夠用溫和的手段安撫劃分過來的兩百多萬烏克蘭人,讓他們甘願成為自己人,但政府卻不這樣想。新政權一開始就以強硬手段欺壓烏克蘭人,想強行用波蘭文化來洗禮他們,以摧毀烏克蘭的原有文化來達到同化的目的。

所有的烏克蘭人都受到了不公待遇,只能淪為波蘭的最底層人民。面對這樣的命運,烏克蘭人自然是不可能服從的,但不服從下場就是被驅逐,被送進集中營被屠殺。 1922年到1930年期間,光是沃倫有近11萬烏克蘭人被強行送入集中營,有上千人被無辜行刑,導致該地區烏克蘭人口巨減。

烏克蘭人也因波蘭的殘忍行徑在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種子,而這種命運被人牢牢掌握在手中的屈辱感整整持續了十幾年,直到二戰爆發,烏克蘭終於迎來了復仇的機會。早在二戰前夕,烏克蘭人民便建立起民族主義者組織,也是之後清洗屠殺波蘭人的主力軍。

他們以「烏克蘭人的烏克蘭」為口號,又將屬於烏克蘭人的每一寸土地從敵人和他國手中拿回來。等到1939年9月1日,二戰徹底爆發,德國集合了大部分強大兵力,在無數重火力重兵器的協助下,對波蘭發動了閃電戰。面對這樣強大和先進的武裝波蘭根本無力抵抗。

在這段時間內就被德國攻破,徹底淪陷,蘇聯戰機發兵進入波蘭,開始佔領其東部地區。此時早已等待多時的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武裝一躍而起,同蘇聯打了個裡應外合。烏克蘭人非常歡迎蘇聯紅軍的到來,波蘭兵敗大勢所趨,東加利西亞地區很快就被蘇聯佔領。

積怨已久的烏克蘭人民寧願親近納粹再被蘇聯控制,也不願再受波蘭的迫害。這場民族之間的仇恨早已發展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於是,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的報復也隨之而來。而且一開始蘇聯是放任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的這種報復行為,烏克蘭人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太久。

屠殺正式開始僅兩個月時間,就有上千名波蘭人被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殺死。無論牧師、教師、軍人、孩童,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婦人,在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眼中都是應該被處決的「階級敵人」。隨著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的不斷壯大,該組織麾下的武裝也演變為烏克蘭起義軍,巔峰時已達過萬名武裝人員,對當地波蘭人進行持續不斷的殺害。

當然,當時也有許多烏克蘭人民是不願向波蘭人揮去屠刀的,但礙於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的脅迫,不得不加入其中。發展到後面,蘇聯見以班德拉派係為首的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越發不受控制,在出面進行阻攔,順便敲打烏克蘭極端民族分子。

但此時的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早已經跳過蘇聯同納粹取得聯繫,並得到納粹的支持。烏克蘭起義軍就是當初在學習到納粹的先進武裝技術後建立的。這樣一來,蘇聯不僅沒能鞏固統治,還將自己也劃分為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的攻擊對象。

不過,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也並非鐵板一塊,其組織內部也分保守和激進兩大派系,分別由梅利尼克和班德拉統領,兩大派系針鋒相對。但相對而言還是班德拉派勢大,其統領班德拉早在二戰開始前就是極端分子,曾策劃過暗殺波蘭高層的行動,在二戰爆發後慢慢成為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的領袖,也是德國在1941年佔領西烏克蘭地區後扶持的傀儡烏克蘭政府中的重要成員。

班德拉以強硬手段讓其派系成為烏克蘭民族極端組織中的領頭羊,將其他獨立派系一一吞併。等到以梅利尼克為首的保守派已在班德拉的武力脅迫下投降後,班德拉派便徹底佔據了烏克蘭民族極端組織的主導地位。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對波蘭人進行的第二次屠殺,也是在這種局面下誕生的。

相關文章  武昌首義日,台灣雙十節

當時德國明面上,這是烏克蘭和波蘭調節,暗地裡卻將烏克蘭西北部劃到波蘭境內。以挑起雙方的爭鬥,兩國很快就開始了武裝鬥爭,納粹也趁機捲入其中。期間,德國不斷暗中挑撥,讓雙方爭鬥愈演愈烈,將班德拉派系徹底激怒。

1943年初,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開始發動第二次屠殺,再一次對波蘭人進行清洗,僅十幾天就上千人遇害。同之前一樣,老弱病殘無一例外都屬於被清洗對象,從村莊到城鎮,倖免者只佔極少數。斬首,釘十字架,肢解,開膛破肚,各種殘忍手段齊出,勢必將怒火全部發洩到波蘭人的身上。

在這場大清洗中,又有近萬名波蘭人喪命,他們也奮起抗爭過,可奈何力量太過微弱,雖然也造成了納粹和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的傷亡,但死傷人數跟被清洗掉的波蘭人根本沒有可比性。蘇聯遊擊隊的助力也沒起到太大的作用。這場大清洗從1943年初持續到了1944年,沃倫省的波蘭人已逃亡的沒剩下幾個。

於是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將目標轉向了波蘭其他地區,這也是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第三次興起的開始。此時二戰已進入後期,德軍終於勢弱,被蘇聯打的節節敗退。正是此時,烏克蘭極端民族組織才加快了對波蘭人的清洗速度。

想趕在蘇聯勝利前將波蘭人徹底毀滅,他們這一想法也得到了納粹的支持。這樣一來,班德拉派系更加沒有節制,開始肆無忌憚的殺害,其手段不亞於當初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面對這樣滅絕性的侵襲,波蘭人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在此期間組織了數十次武裝報復,同樣造成了大量烏克蘭人死亡。波蘭與烏克蘭兩方互相屠殺,讓當時的戰場化作人間煉獄,遍地蒼痍,慘狀不忍直視,而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即將戰敗的納粹。在第三次屠殺中,光是死在納粹手上的波蘭人和烏克蘭人就有多達百萬,兩者互相殘殺造成的傷亡更是以10萬計。

直到二戰結束,德軍退出烏克蘭和波蘭地區。這場以清洗摧毀為目的的屠殺才慢慢結束,但兩國之間的矛盾還在繼續。在史達林的指揮下,烏克蘭被整合,波蘭人和烏克蘭人都要進行遷移。遷移過程中,兩國勢必會產生爭端。比如1946年,兩國武裝不由分說,開始直接殺戮,互相宣誓主權,這種矛盾時有發生。四場大屠殺的堆積下來的仇恨根本沒有那麼容易消散。

直到2016年,兩國協定好7月11日為沃倫慘案紀念日後,波蘭和烏克蘭的仇恨才慢慢放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