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子珍和毛主席感情有多好?毛主席臨終前一個動作,李敏感悟頗深


提到賀子珍,相信很多人會把他和偉大的毛主席聯繫在一起。因為她曾是毛主席的妻子,那還是在井岡山根據地的時候,賀子珍是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第一個女戰士。

1928年春,毛澤東來到井岡山下發動群眾進行土地改革,但因為方言不通,賀子珍就主動充當翻譯,兩人慢慢的互生情愫。一段時間後他們協力幫助群眾完成土地改革,毛主席也向賀子珍表達了自己愛慕之情,賀子珍果斷同意。於是便開啟了他們戰火中的十年婚姻

毛主席與賀子珍

後來因為經常戰鬥,賀子珍又懷有身孕,毛主席便把她送往了安全的地方,1937年賀子珍孤身一人去到了蘇聯。到達莫斯科不久後,她生下了一名男孩取名叫柳瓦,他就在莫斯科和柳瓦相依為命。可上天並不眷顧賀子珍,柳瓦出生十個月就夭折了,從此之後賀子珍繼續一個人在外生活。毛主席聽聞此事便千里迢迢把李敏送到莫斯科陪伴賀子珍。

1947年8月,在中央政府的幫助下,賀子珍終於不再流浪他鄉,回到了思念依舊的中國。賀子珍知道這背後肯定有毛主席的意願。回國之後,賀子珍就讓李敏回到了毛澤東的身邊。

由於李敏的離去,讓賀子珍精神上缺少了安慰。 1954年賀子珍患病住進了華東醫院,經過醫院檢測發現賀子珍患上了精神分裂。後來賀子珍跟隨自己的侄子來到了上海,毛主席立馬聯繫了陳毅:「賀子珍在上海的生活費從我這裡扣除。」陳毅回答道:「一個賀子珍我們上海還是養的起的,請毛主席放心,我們一定會照顧好她的。」

從那以後上海就負責起賀子珍生活起居,上海招待處按照高級行政的待遇照顧賀子珍,每個月給200元的生活補助。不僅如此,就連賀子珍一年四季穿的衣服,以及平時用到的生活用品,也都是由招待處操辦的,後來的賀子珍回到了老家江西。

護士盧泮雲回憶往事

盧泮雲1958年8月從江西省衛生學校畢業,她主動申請到江西省人民醫院工作。剛到醫院工作一個星期她就接到了新的任務,江西省組織安排她去照顧一個重要的領導,盧泮雲想也不想答應了此事。

據盧泮雲回憶道:到了領導家中看到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媽坐在院子裡,同行的人上前主動和大媽聊天,盧泮雲才知道這就是自己要照顧的領導,叫賀子珍

盧泮雲與賀子珍

如今已經做了奶奶的盧泮雲想起之前的事還熱淚盈眶。她說:「身邊的人都叫她姨媽,我也跟著叫她姨媽。姨媽是個十分和藹的人,待人友善。身邊的人都不知道她是毛主席的夫人,我也是偶然才知道的,那次外出遊玩見到她在毛主席雕塑前一直哭。」

1958年5月,賀子珍離開上海回到江西老家,住進南昌市三緯路20號的一個大院。賀子珍回到江西之後生活的很開心。由於她的很多老戰友老同學也都是江西人,所以在來到江西之後,賀子珍就不想再離開了。

省委知曉賀子珍的想法後向上級領導報告了此事,領導回覆:「一定要照顧好她,她曾是毛主席的妻子。」這一句話也讓江西省委知道了賀子珍的重要性。

相關文章  如果當年項羽贏了,那麼那個朝代不會叫漢朝,會叫什麼朝?

因為怕賀子珍一個人住在這裡會孤單,所以就想著在醫院專門找一個護士照顧她的生活,就是這個時候看中了人民醫院的盧泮雲。盧泮雲在醫院中工作熱情,不怕辛苦,是很合適的人選。隨後領導就通知盧泮雲去照顧賀子珍,當時和盧泮雲談話的就是方誌純

方誌純和盧泮雲見面之後詳細講述了此次任務:「這次組織上安排你去照顧一位很重要的領導,不過你不要有壓力,她很和藹的。過去了之後你就說是我侄女,這會讓你更快的融入領導的生活。」

盧泮雲剛剛進入人民醫院工作就被安排去照顧領導,心裡肯定七上八下的:這領導性格怎麼樣啊,我會不會沒有經驗啊,如果照顧不好領導怎麼辦啊?懷著忐忑的心情,盧泮雲就跟隨方誌純去見賀子珍了。

那天是盧泮雲第一次見到賀子珍,賀子珍在見到方誌純之後顯得異常高興,因為當初賀子珍南下就是就是方誌純護送的。閒聊兩句之後方誌純就向賀子珍介紹了盧泮雲:「這是我的遠方侄女,你一個住在這裡我也不放心,讓她留在這裡照顧你吧。」出於對方誌純的信任,賀子珍開心的接納了盧泮雲。

其實在賀子珍來到江西之前,她的女兒李敏還是經常來看賀子珍的。但來到江西之後,距離變遠了,李敏又談了自己的男朋友,有了自己的生活,所以來的也就少了。不過有了盧泮雲陪伴,的確讓賀子珍的生活有趣了起來。

賀子珍

賀子珍經常會拉著盧泮雲的手聊一些家常:「你多大了,家裡有哪些人啊,談對象了沒啊?我可認識不少不錯的小伙子呢。」

盧泮雲也很願意和賀子珍聊天,因為能聽賀子珍講一些之前戰鬥的事情,但她從沒說過和毛主席在井岡山根據地的事,或許直到現在那些事在賀子珍心中依然是解不開的疙瘩。

賀子珍回國之後的生活

到目前為止,賀子珍已經在南方生活很久了。

她是1947年回國的,剛回來的時候她住在哥哥賀敏學的家中,那時候毛主席還經常會給她寫信聊一些最近的生活。每次收到信賀子珍都會高興得好幾天睡不著,把信件翻來覆去看好幾遍。

盧泮雲回憶:「當時住的院子有數十間的房子,因為賀子珍的睡眠不好,所以他們倆住在一起。睡不著的時候就在一塊聊天。當時除了我,還有一個醫生來定期給她做健康檢查。來的人都稱呼賀子珍為姨媽。那些工作人員都是臨時接到的任務,所以並不知道不知道面前的姨媽是毛主席曾經的夫人。每個來的人都能和姨媽聊的很開心,姨媽也願意聽他們講外面的事情。」

「姨媽早起喜歡自己收拾頭髮,每次都會在後面編兩個小辮子顯得十分好看。屋裡還放著一個老式的小鬧鐘,看起來已經用了很久了,但姨媽捨不得扔,後來我才知道那是當年在江西地區她和毛主席共用的一個鬧鐘。」

儘管當時的盧泮雲還年輕,但依然能感覺到姨媽心裡裝著很多的故事,只是有些事姨媽不願意說,她也不好問。家中除了他們倆,還養了一隻小黑狗,小小萌萌的,姨媽經常坐在院子裡面逗狗狗玩,有好吃的也都讓狗狗先吃。

從盧泮雲的回憶中可以看出,賀子珍的生活和普通老百姓大同小異,她也會把身邊的人當做自己的親人。即便是一隻小狗,她也會很細心地照顧。

賀子珍住的院子距離方誌純家很近,走兩步路就到了。她平時沒事就會去方誌純家裡坐坐,兩人每次都能聊很久很久。後來有一天還正聊天呢,突然有警衛員前來匯報李敏來了,姨媽開心的不行,一路小跑就回家了。

毛主席與女兒李敏

見到李敏的賀子珍顯得格外高興,她身邊還帶了一個男同志,經過李敏介紹才知道這就是她的男朋友。男朋友的名字叫孔令華,是開國中將砲兵司令孔從洲的兒子。聽李敏說毛主席對孔令華相當的滿意,這次李敏來看望賀子珍也是想讓她見一面,看她有沒有什麼意見。賀子珍見了孔令華之後也一直誇讚:「她的父親孔從洲我是知道的,這小伙子跟她父親長得還是挺像的,挺好的。」

其實,賀子珍和毛主席不只這一個孩子,自從他們倆從1928年結婚共生育過6個孩子,不過大多都在戰亂中丟失了,或者夭折了,所以李敏就成了在賀子珍身邊唯一的孩子。毛主席和賀子珍對於李敏也都是十分的關愛。

在建國之後他們也尋找過自己其他的孩子,賀子珍的弟弟為了幫賀子珍尋找毛毛在途中遭遇車禍,這件事對賀子珍造成了很大的打擊。後來她便放棄尋找,希望有緣分可以再遇到。

賀子珍回國前,李敏都是跟著她生活的,回國後在北京上學才慢慢回到毛主席的身邊。過了十多年,李敏慢慢長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所以只有假期的時候才會來看望賀子珍。李敏每次來的時候,賀子珍都相當的高興,親自下廚,噓寒問暖。有時候賀子珍還會故意聊毛主席,想知道他最近的生活和身體狀況。

毛主席賀子珍再相見

後來有一件事讓賀子珍高興地好久都睡不著覺,那就是在1959年的廬山,姨媽和毛主席見面了。

起因是有一天晚上江西省委書記楊尚奎的夫人水鏡來看望賀子珍,兩人在1954年就認識了。那時候楊尚奎生病住院,賀子珍去看望老同學,因為賀子珍第一次去那家醫院不認識路,就碰巧遇到了水靜。水靜一路帶著她走到了老同學的病房,兩人因此得識。因為水靜比賀子珍小了20歲,所以經常叫賀子珍為賀大姐。

水靜這次來找賀子珍其實是有事情的,那就是省委想要請賀子珍去廬山遊玩。賀子珍自從來到江西十多年就一直沒有出去走動過了,所以省委想要讓賀子珍出去看看,散散心。賀子珍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

水靜看到賀子珍答應非常的高興,隔天水靜叫上警衛員開著車就來接賀子珍了。其實賀子珍並不知道這次廬山之旅都是有人計劃好的,這個人就是毛主席。晚上毛主席就給水靜打電話詢問賀子珍的情況,水靜告訴毛主席:「一切都安排好了,我沒有告訴她你也來廬山的事。」

毛主席之所以和賀子珍見面主要是多年未見,這次碰巧還遇到了曾志。曾志在井岡山的時候是毛主席和賀子珍的戰友,當時曾志和賀子珍的關係相當之好,這次來南昌聽說賀子珍也在便提出要去看望。

賀子珍看到曾志一眼就認了出來:「沒想到你也在這,那年我去江蘇見過你的行李,但可惜沒見到你的人,自從離開井岡山咱們就沒見過面了,沒想到能在這遇見。」曾志想起當年的事也是有著說不完的話。

聊了一會曾志說到:「毛主席在上面等你好久了,快上去吧。」

賀子珍聽到這個消息簡直不敢相信,但她又不能不信,因為沒有誰會在這件事上開玩笑。

這次見面也是自賀子珍離開井岡山之後的第一次見面。

賀子珍獨自朝著毛主席住處走去,一路上她想了很多,見面應該說些什麼?可當她真的見到毛主席後,她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心裡想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來。毛主席和她打個招呼讓她坐下來說,可賀子珍就是一直看著毛主席哭,她沒辦法控制自己。

毛主席也沒有打擾她,只是溫柔地說:「我們這麼久沒見了,你就沒什麼想對我說的?你一直哭的話,那以後你說還見不見面嘛。」

賀子珍聽完趕忙擦乾了眼淚,神色複雜地看著毛主席:「你最近怎麼樣啊,現在還那麼忙嗎,平時少抽點菸對身體不好。我見過李敏的對象了,小伙子長得不錯,很像他的父親。這事你同意我也同意,那就讓他們早點結婚吧。」

孔令華與李敏

兩個人從井岡山一直聊到了李敏的對象孔令華,說了這麼多兩人越聊越開心。賀子珍也把這麼多年的遭遇都說給了毛主席聽,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講過。毛主席聽完很震驚:「那你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呢?咱們雖然不常見面但也一直書信聯繫,你早點告訴我,也就不會過得那麼艱難了啊。」賀子珍只是搖搖頭。

這次談話一直進行到深夜,毛主席看到賀子珍也聊累了就提出明天再聊,在賀子珍依依不捨的離開後,毛主席叫來了水靜:「你也知道她的情況,所以一定要照顧好她。明天你就送她下山吧,一定要安全把她送回江西。」

毛主席這番話也是為了賀子珍著想,因為賀子珍之前患過精神分裂,所以情緒不能太過激動。這次見到毛主席精神上很有可能大起大落,所以讓水靜一定要安撫好賀子珍的心情和保護她的安全。

那天晚上賀子珍激動地一夜未睡,想到和毛主席聊到的點點滴滴就又哭了起來,水靜一直在旁邊安慰她。

第二天睡醒之後,工作人員就通知賀子珍毛主席已經離開廬山了,水鏡在旁邊一直安慰賀子珍:「以後一定還能再見到的。」

可沒想到這次就是兩人的最後一面了。

思念成疾

賀子珍從廬山回來後就生了一場大病。可能是見完一面毛主席之後打開了心裡的一扇窗,可剛打開就又關上了。廬山過後劉敏就和孔令華舉辦了婚禮,毛主席親自為他們當證婚人,賀子珍並未去到現場,這讓她整天都憂心忡忡。

不久毛主席從江西省委處聽說了賀子珍病重的消息,立刻讓新婚的女兒帶著女婿去看望賀子珍。賀子珍見到兩人喜笑顏開,經過兩人的細心照顧,賀子珍的身體也慢慢好了起來。在李敏離開之際,賀子珍囑咐李敏:「不用擔心我,要多陪陪爸爸,照看好他的身體。」

賀子珍和毛主席一樣,都是念舊的人,之前在南昌的時候,當地舉辦工業展覽,很多人慕名前去觀看,賀子珍也和朋友來到了此次展覽會上。剛到門口就看到了毛主席的巨型雕像,賀子珍一下就立住了,看著雕像久久不能釋懷,眼淚一滴滴地落下,她也不擦,就那麼靜靜地站著。

朋友不明所以想要拉她進去看展覽,她搖搖頭道:「我看這個就夠了。」在佇立良久之後,賀子珍開口了:「我好後悔」。後悔的原因就是當初她一氣之下離開井岡山。

那個時候很多人都還不知道她是毛主席的夫人,即便有人問到她的身世她也絕口不提毛主席。後來所有人都知道了,但沒有人能想到賀子珍對於毛主席愛得如此深沉。賀子珍晚年的時候,她選擇去到上海住在自己哥哥的家中,因為有親人的陪伴會讓她特別的安心,另一方面可以互相照顧。

1976年毛主席病危,李敏知道此事立刻請假回到父親的身邊。當時毛主席已經講不出來話了,看到李敏前來他盡力地在空中劃了一個圓圈的動作。當時李敏並沒有想明白是什麼含義,直到後來才意識到媽媽賀子珍的小名不就叫桂圓嘛,原來爸爸在思念媽媽,心裡還有很多話沒有對她講。

毛主席去世之後,所有人都瞞著賀子珍。但瞞是瞞不住的,最後賀子珍還是知道了這件事。她在掛曆上寫了一首詩來紀念毛主席: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1979年,賀子珍被李敏安排來到北京參加毛主席的葬禮,這是她有史以來第一次來到北京。她走到天安門前看到那巨大的毛主席像,緊接著她便被帶去了毛主席紀念堂。走進毛主席紀念堂,賀子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就像在廬山上見到毛主席一樣一直哭,她多希望毛主席還能跟她打招呼可惜再也聽不到了。

參觀完毛主席紀念堂後,又有人把她帶去了毛主席的臥室。看到如此簡樸的臥室很難想到這是一個國家領導人的屋子。她走過屋子的每個角落,用手摸在上面,好像還能感受到毛主席的痕跡。

在觀看毛主席臥室的時候,同行的人發現賀子珍異常的舉動,賀子珍的侄子說到:「她的眼睛看向哪裡,哪裡就一定有故事。你也不要去問她,她把所有的事都埋在心裡不和任何人講。 」

賀子珍去世

看完毛主席的紀念堂不久,賀子珍就在北京病倒了,隨後一直居住在北京陸軍總醫院。由於賀子珍十分想回到上海,向組織提了好幾次的請求。最後組織答應了專門派人向賀子珍表示:「留在北京也行,回到上海也行,你以後可以隨便往來。」

晚年躺在病床上的賀子珍

回到上海的賀子珍再患中風,造成身體偏癱再次住進了醫院,這次進入醫院賀子珍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1984年3月賀子珍病情惡化,他的哥哥前來探望,賀子珍怕哥哥擔心一直安慰哥哥:「沒事的,我還挺得住。」

1984年4月,醫院向李敏發放病危通知書,收到消息李敏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帶著女婿來看媽媽最後一眼。賀子珍看到女兒女婿的到來,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接著她對女兒說到:「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的,你們是不是擔心我要走了?放心吧,我還扛得住。」

在賀子珍見到女兒之後身體還真的好了起來,雖然依然不能走路,但吃飯也多了也能出去曬太陽了,李敏真的以為賀子珍好起來了就回去工作了。但誰能想到一個星期後醫院給李敏打了電話:「您媽媽走了,昨天晚上走的,走的很安詳。」李敏聽到這個消息又急急忙忙地趕回上海。

賀子珍逝世後,當地政委考慮將她安葬在烈士陵園,也有不同人提出意見:「賀子珍一直是中央部門的幹部,上海只是代管,葬在上海不合適。而且她之前是毛主席的妻子,現在她的女兒也在北京,還是葬在北京吧。」

最後鄧小平拍板決定把賀子珍同志的骨灰放在八寶山第一廳,所有的政治局幹部全部送花圈。 26日電視台新聞聯播頻道在全國播報了賀子珍去世的消息,報紙上也紛紛刊登這一信息。

賀子珍去世時的報紙報導

賀子珍就這樣走了,她的遺體告別儀式是簡單的,但也不是最簡單的。骨灰放在八寶山第一廳,所有政治局同志送花圈已經是很高的待遇了。遺體火化後,中央派專機將她的骨灰送去北京,並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