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花甲的老人30年漂泊在外,如今在廣州和女兒團聚


「業務值班,大門崗有一女士自稱前來接領父親,他的父親叫許某。」正值正午,對講機中傳來大門崗保安的聲音,讓工作人員非常激動!日前,河北省邢台市一位孝女從家鄉乘車千里趕到廣州市救助管理站,將已離家30年不曾謀面的父親接回家,留下了感人的一幕。

許某,男,年近花甲,河北邢台人。入站時,自述由於年紀大了,視物不清,導致失業和生活無著,表示希望求助暫住一段時間,但卻不願過多談論家庭情況。

工作人員仔細查看他的身份信息材料,發現他有廣東省居住證,以及已經停發多年的第一代身份證,憑藉多年的工作經驗和直覺,工作人員判斷許某可能已離家很多年。結合各方面情況,工作人員仔細研判後,決定待其情緒穩定,再逐步推進尋親工作。

工作人員耐心細緻幫助尋親

入站接受救助後,市救助站工作人員每日對其進行探望,密切關注其身體健康狀況。與此同時,站尋親團隊及時跟進,做他思想工作,詢問家庭生活情況,得到的答覆仍舊是家裡沒人,已經離家30年了。

尋親團隊繼續耐心做其思想工作,勸導他如能夠回家與家人團聚,不管是對他本人還是家人,或許都是更好的結果。他終於有所鬆動,表示自己來自河北邢台,但是自己離家30年了,沒有家裡任何人的聯繫方式。

尋親團隊立即行動,根據其提供的地址信息進行相關尋親操作。工作人員與當地相關部門聯繫,希望在當地有關部門的幫助下找到他的家人。同時,多渠道並舉,將其身份信息定點推送至河北相關地區,希望其親屬可以看到相關尋親信息。

孝順女兒千里尋父心情忐忑

在南下廣州接領父親的火車上,許某的女兒小芳的心情五味雜陳。自從接到來自廣州市救助管理站的尋親電話,她拿著手機的手一直在發抖。她既激動又擔心,激動的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在她5歲之時就離家,自己足足尋找了30年的父親,突然出現了!

擔心的是當晚她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的父親在街頭討飯吃。這30年間,父親過得怎麼樣?他為什麼沒有回家?此時此刻在救助站的父親,又過得怎麼樣?激動、擔心、疑問,夾雜著30年尋找無果的委屈,湧上心頭,久久難消。

30年父女終得團聚深情相擁

見到父親的那一刻,她二話不說,箭步衝上去與自己苦苦尋找掛念了30年的父親深情相擁,大喊一聲「爸爸!」,整整積聚了30年的淚水,瞬間湧了出來……一同前來接領的其他親屬,也淚流滿面。

「我們足足找了他30年啊!」許某的親弟弟激動地說道。小芳看到父親乾淨整潔的面容和衣物,擔心瞬間消散了。 「爸,這是您女婿!」小芳開心地把丈夫拉到跟前,許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本以為父女多年未見,會顯得生分。沒想到工作人員還在辦手續的時候,父女二人就在一旁細細嘮嗑起來了。 「爸爸,這是我們家的戶口本,您還是戶主呢。我們留著戶口,您永遠是戶主,我們永遠等您回家!」 。

許某用手撫摸著戶口本,眼淚再次落下:「這是後來辦的啊?我沒見過這個戶口本,沒想到我還是戶主。」小芳再次緊緊地抱住父親:「爸爸,有您在,家才是家」。

相關文章  Jillian 2022

履行職責用心服務人間有情

辦完接領手續,團聚的一家即將踏上歸家的路途。由於許某視物不清行動不便,工作人員貼心護送他們前往廣州火車站乘車,還拿出手機查看河北邢台天氣,發現最低溫僅十幾度,便詢問小芳當地天氣狀況。她表示最近當地下雨,降溫了。而目前廣州天氣炎熱,許某的自帶衣物只有短衣短褲。市救助站貼心地給許某準備了較厚的衣物,以備北上回家路上降溫之需。

本以為將他們平安護送到火車站,許某的相關工作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傍晚,工作人員的手機突然接到小芳的消息,她焦急地表示她父親由於沒有二代身份證無法購票,請求救助站幫助!市救助站緊急出具證明材料,協調火車站開闢購票綠色通道,助他們趕上了當晚七點多的火車。

晚上十點,工作人員收到小芳的簡訊:找到父親,這輩子我就沒什麼遺憾了。感謝黨,感謝政府,感謝救助站所有人!是你們找回了我失去30年的父親,我又有爸爸啦!謝謝你們!

文/廣州日報·新花城記者:楊欣

圖/廣州日報·新花城記者:莫偉濃

通訊員:廖培金、屈麗麗

編輯/廣州日報·新花城編輯:蘇贊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