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偶然」練成「必然」


機率論專家說,一件事出現一次是偶然,出現兩次是巧合,連續出現三次甚至更多次,則可能是一種有科學依據的必然。

空軍飛行員蔣佳冀曾三奪「金頭盔」,談及贏得這個紀錄的秘訣,他如是說:第一次,對手對「電子乾擾」技術還研究不多,他先人一步使用上了;第二次,他使用了精算和精緻的招數,把技術動作練到了極致,把飛機性能飛到了極限,做到了每項操作都快人一步;第三次,他又採取了一項不常見的新打法,令對手無所適從。蔣佳冀的連續奪魁,在外人看來似乎有偶然和運氣的成分,但實際上都是自身功夫超常、水到渠成的必然。這啟示我們,任何人、任何團隊,唯有把「偶然的成功」練成「成功的必然」,才能真正做到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歷史經驗表明,戰爭中雖有偶然,但實力決定了最終的必然。在生死對決的戰場,沒有哪一方不想氣吞萬裡如虎,將對手置之死地而後快。然而,到頭來我們會發現,那些最終贏得勝利的,大都屬於技術更精湛、戰法更靈活、協作更密切、指揮更有力的一方,是實力強敵一招、能力高敵一手、效力快敵一分所致,絕非巧合使然、運氣使然。正所謂,「欲學驚人藝,須下苦功夫;深功出巧匠,苦練出真功」,戰場勝利必然源自平時的苦練實練。不經「寒風裂征衣」的磨礪,一招制敵、一劍封喉的絕技如何練成?沒有「飛雪裹戰袍」的鍛打,敢打必勝、所向披靡的勁旅怎能鑄就?

「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劉近,帶頭苦練特戰本領,先後掌握了格鬥、傘降、狙擊等特戰技能,帶隊赴巴基斯坦參加「團隊精神」國際競賽,在31個競賽課目中取得23個第一;中國「飛鯊」第一人戴明盟,在完成超負荷、大密度、高難度科研試飛400多架次,繞艦飛行數千架次之後,終於探索出航母艦載機飛行的一條新路;某合成旅偵察營營長李慶昆,注重在最苦的環境、最嚴格的訓練中磨礪提高自己,堅持一天跑3個5公里,投4箱手榴彈,最終在全軍特種兵比武中獲得總成績第一名……實踐證明,什麼時候刻苦訓練、極限訓練,什麼時候就能練出精武標兵、打仗能手。也正是因為這種極其嚴苛的訓練,使一批批精兵、一支支勁旅在戰場常勝成為了一種必然。

近年來,我軍實戰化訓練越來越嚴格,難度強度範圍不斷加大,把過去許多的「不可能」練成了「可能」。但仍有一些現象值得關註:個別單位不是把偶然練成必然,而是把偶然當成必然。比如,演習中經常設想對手操作失誤使系統崩潰,或系統有漏洞被我輕易潛入,或協同不力給我帶來可乘之機等情況,使自己獲勝。可事實上,指望對手犯錯誤就如同指望賽跑中對手摔倒一樣,都是微乎其微的小機率事件。把打仗的希望寄託在偶然事件上,幻想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贏得勝利,這種想法既不現實,也更危險。

羅馬軍事家韋格·蒂烏斯說過:「誰要想得到有利戰果,他就應當依靠藝術和知識來進行戰爭,而不是依靠偶然性。」偶然與必然有關聯,當你有實力並隨時做好充分準備時,偶然才會帶來必然的結果。所以,與其在未來戰爭中幻想偶然的成功,不如在練兵備戰的大課堂裡、在聯合作戰的大系統裡,緊盯科技之變、戰爭之變、對手之變,苦練「高敵一環、遠敵一米、快敵一秒、勝敵一招」的實戰本領,在危局、難局、險局中磨礪戰鬥作風。只有把我們所缺的、戰場所需的、對手所怕的全面練到位、練過硬,打勝仗才能由偶然走向必然,才能不辱使命、決戰決勝。

推薦文章  訓練時突遇火情武警官兵火速救援

(作者單位:陸軍研究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