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面對蔣介石的五次圍剿,毛澤東、朱德是怎樣面對的?


隨著江西共產黨的不斷壯大,共產黨根據地的革命潛力,國民黨蔣介石對共產黨進行了五次圍剿(從1930年11至1936年10月)

第一次圍剿(1930年11月-1931年1月)

(工農紅軍毛澤東、朱德,參戰兵力4萬人。國民黨總指揮張輝瓚,參戰兵力10萬人)

1930年12月,蔣介石發動了第一次圍剿,國民黨鄂豫皖三省「圍剿」軍共集結8個師3個旅近10萬兵力,發動了對鄂豫皖根據地的第一次「圍剿」。12月30日紅一軍屬部紅一師和紅二師痛擊敵四十六師於六安香火嶺,為粉碎第一次「圍剿」奠定了勝利的基礎。紅一軍與紅十五軍於1月中旬在麻城福田河合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鄺繼勳任軍長,餘篤三任政治委員。2月退守六安國民黨第四十六師以第一、第二營為骨幹武裝起義,搗毀了六安縣政府,取得勝利。至此國民黨對皖西蘇區發動的第一次「圍剿」被徹底粉碎。

此役,是紅軍由以游擊戰為主向以運動戰為主轉變的第一個戰役,紅一方面軍採取誘敵深入的方針,在蘇區人民支援下,共殲國民黨軍1個師部和3個多旅約1.5萬人,繳獲各種武器1.2萬餘件,取得了反「圍剿」的重要經驗,使中央蘇區得到鞏固與擴大。

毛澤東對此戰做過分析:我們貫徹執行了迅速集中和迅速分散的,以我主力各個擊破敵軍。我們誘敵深入蘇區,集中優勢兵力突然進攻孤立的國民黨部隊,取得主動地位,能夠暫時包圍他們,這樣就把數量上佔巨大優勢的敵人所享有的總的戰略優勢扭轉過來。

第二次圍剿(1931年4月-5月)

(紅一方面軍毛澤東、朱德,參戰兵力3萬人。國民黨總指揮何應欽,參戰兵力20萬人)

1931年3月下旬,蔣介石限令5月下旬「完全肅清」 鄂豫皖區紅軍。圍攻兵力達11個師,約13萬人。4月13日國民黨軍佔領獨山,14日佔領諸佛庵,15日佔領麻埠。25日紅十一師及紅十師第二十九師猛攻獨山鎮,全殲守敵。諸佛庵、麻埠守敵逃回霍山。至5月下旬,共殲敵5000餘人,取得第二次反「圍剿」鬥爭的勝利。

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後,紅軍乘勢發起進攻,開闢了贛東、閩西北廣大地區,鞏固和擴大了中央根據地。

毛澤東採用的依然是第一次反圍剿採用的戰術。

第三次圍剿(1931年8月~9月15日)

面對蔣介石的五次圍剿,毛澤東、朱德是怎樣面對的?

(紅一方面軍毛澤東、朱德,參戰兵力3萬人。國民黨總指揮蔣介石,參戰兵力30萬人)

1931年7月,蔣介石親任總司令,調集30萬兵力,並聘請德、日、英軍事顧問,採取「厚集兵力,分路圍攻,長驅直入」的戰術,分3路向中央根據地進行「圍剿」。紅軍在毛澤東、朱德指揮下,採取「誘敵深入」,「避其主力,打其虛弱」的作戰方針,從福建千里回師贛南,並以一部兵力結合地方武裝,遲滯敵進。8月4日,紅軍突然東進蓮塘,7日至11日,先後在蓮塘、良村、黃陂發動攻擊,並三戰三捷。在興國休整半月後,對疲憊退敵實行追擊,再取三捷。至此,紅軍在80天內,殲敵3萬餘人,繳槍1.26餘萬支,勝利粉碎了敵人的第三次「圍剿」。

第四次圍剿(1933年2月-3月)

面對蔣介石的五次圍剿,毛澤東、朱德是怎樣面對的?

(紅一方面軍周恩來、朱德,參戰兵力7萬人。國民黨總指揮蔣介石、陳誠,參戰兵力70萬人)

1932年12月蔣介石調集近40萬兵力,向中央蘇區發動的第四次「圍剿」。其部署是:以陳誠指揮蔣介石嫡系部隊12個師16萬餘人為中路軍,分3個縱隊,擔任主攻任務;以蔡廷鍇指揮第19路軍和駐閩部隊為左路軍,以餘漢謀指揮的廣東部隊為右路軍,負責就地「清剿」,並策應中路軍行動。1933年1月底,蔣介石到南昌親自兼任贛粵閩邊區「剿匪」軍總司令,指揮這次「圍剿」,決定採取「分進合擊」的方針,企圖將紅一方面軍主力殲滅於黎川、建寧地區。

第四次圍剿,紅一方面軍共殲國民黨軍近3個師,俘1萬餘人,繳獲各種槍1萬餘支,創造了紅軍戰爭史上以大兵團伏擊殲敵的範例。

第四次圍剿兩軍屬於相持階段時,毛主席做了一首詞,來談論它的結局:

《菩薩蠻·大柏地》

毛澤東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雨後復斜陽,關山陣陣蒼。當年鏖戰急,彈洞前村壁,裝點此關山,今朝更好看。

第五次圍剿(1933年9月25日-1934年10月10日)

面對蔣介石的五次圍剿,毛澤東、朱德是怎樣面對的?

(紅一方面軍博古、李德、周恩來,參戰兵力10萬人。國民黨總指揮蔣介石、參戰兵力100萬人,直接用於進攻中央蘇區的兵力達50萬人。)

1933年9月至1934年夏,中央革命根據地紅軍的第五次反「圍剿」作戰,在中革軍委博古等領導人實行軍事冒險主義、軍事保守主義的戰略指導下,屢戰失利,蘇區日益縮小,形勢日趨嚴重。

蔣介石糾集100萬兵力和200架飛機,向各根據地發動了空前規模的「圍剿」。其中以44個師又4個旅約50萬人和100架飛機,採用「步步為營、碉堡推進」戰略進攻中央革命根據地。同時蔣在政治上推行「保甲連坐」,經濟上嚴密封鎖蘇區。面對敵人的「圍剿」,掌握紅軍指揮權的博古和共產國際的軍事顧問李德,全面否定毛澤東的戰略方針和作戰原則,用所謂「正規」戰爭代替人民戰爭。開始時實行軍事冒險主義,主張「禦敵於國門之外」;失利後又推行防禦中的保守主義,使紅軍完全陷於被動。第五次反「圍剿」最終遭到失敗,紅軍被迫實行戰略大轉移。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中央主力紅軍為擺脫國民黨軍隊的包圍追擊,被迫實行戰略性轉移,退出中央根據地,進行了長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