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59年前,農民李祥給中央多次寫信,為什麼引起兩位將軍高度重視


嗟嘆紅顏淚、英雄歿,人世苦多。山河永寂、怎堪歡顏。

時間總是無情,在不知不覺過去的時間裡,一些人消失,一些人出現。在時間的長河裡,人來人往,就比方說上個世紀一些著名的人物就已經消失,在這時間的長河之中,只留下了他們的後代。再比方說上個世紀的風雲鉅變,也慢慢的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只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老人們,還有關於那個時代一丁點的回憶。

隨著時間的流淌,這些記憶終究會被消融在歷史之中,會成為蒼白的文字,最後沒有人能夠記得過去的故事,只能夠從書中窺探到過去的千變萬化。上個世紀不僅有戰爭,同樣也有著許多著名的人物,他們的身上經歷著那個年代的變化,有屬於那個年代的印記。今天要講述的這位老兵是侯禮祥,是當年戰爭時期的一位老兵。

1912年的時候,侯禮祥出生於一個普通家庭中,在早些年的時候還曾讀過幾年書,15歲的時候就離開家鄉,外出謀生,幾經輾轉,1928年的時候參加了革命1929年的時候,當時正值紅軍擴編,就這樣,侯禮祥成為一名軍人,也就在這一年,他還正式的成為了一名黨員。

當年侯禮祥的參加革命的時候,很多人為了表示親近或者是方便稱呼,就叫侯禮祥名字後面的兩個字,禮祥。久而久之也被人誤會了他的名字,認為他就叫李祥。即便後來侯禮祥有過解釋,但是叫的人越來越多,他也就習以為常了,即使登記載冊時也寫作李祥。在長征時期,侯禮祥和他的上級楊得志關係非常好,二人甚至還曾結拜過。楊得志在擔任團長的時候,侯禮祥是營長,後來楊得志升為了師長,侯禮祥便變成了團長,二人惺惺相惜。

侯禮祥還曾在楊勇手下工作過,一年之後,侯禮祥轉為負責保衛中央工作。隨著工作壓力的增大,導致侯禮祥在長征時期受的傷,再次復發。根據現實情況,組織將侯禮祥安排到了後方工作。後來,侯禮祥被安排了到了家鄉工作,協助當地開展地下工作並先後在附近擔任國民黨保長等職位。隨著社會的變化,侯禮祥也和組織失去了聯絡,以至於後來新中國成立的時候,因為身份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落實,導致候禮祥還成為了專政物件。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侯禮祥多次給他的上級寫信,希望上級能夠恢復自己的身份。一直到1974年的時候,才得到了楊得志將軍的證明,就連遠在新疆的楊勇將軍,都寫了一封關於侯禮祥的證明信。一年之後,組織恢復了侯禮祥的待遇和身份。其實在上個世紀70年代的時候,侯禮祥曾經找過楊得志將軍,但當二人見面的時候感慨萬千,一切都物是人非了,二人早也不是當年意氣風發的樣子,成為了風燭殘年的老人。

時間就是這麼的無情,在人生的路上,有一些人和我們相識,有一些人會悄無聲息的消失,也幸好侯禮祥老先生的鍥而不捨,最終和自己當年的老上司相見,恢復自己應有的身份和待遇。在那個年代,還有多少個老兵會如侯禮祥老先生這樣幸運呢?他們大部分人在退伍之後都是默默無聞,只領著微薄的低保生活。2015年的時候,舉辦的一次閱兵儀式,很多人在當時都有疑惑,也曾對這件事產生過討論,又不是每十年的盛大閱兵。當時國家方面給出的解釋是因為現在的老兵越來越少了,中國的發展越來越好了,希望讓這些存留於世的老兵們能夠看一看如今的繁華盛世,所以才在那樣的一個時間節點上舉辦了一次閱兵儀式。

在這個世界上有著各種各樣的感情,親情、愛情、友情,甚至是戰友情。倘若說最令人難忘的感情,估計就是戰友情了,無論相隔多少年,無論相隔多麼遠,只要兩個人一見面,總會引起陣陣的回憶,那是並肩作戰的日子,那是共同生活的日子,這些日子都是美好的回憶。

總結

就如這個事件中的侯禮祥和楊得志一樣,當他們再次見面的時候,一如當初在部隊時的那樣青澀,但在青澀中又帶有著幾分社會打磨中的成熟。在當兵過程中所認識的人,所經歷的事,在這一生都難以忘懷,甚至在自己後面的發展產生巨大的影響。很多時候一段無法放下的回憶,必然在自己的人生過程中有一些深刻的經歷,就如侯禮祥老先生一般,正是因為他經歷過那個年代的長征,那個年代的痛苦歲月,所以他才會對那個年代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