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明月:1988年到中央找到婦聯主任蔡暢,自稱是陳毅54年未見妻子


1988年的一天,擔任北京市婦女主席的蔡暢女士接待了一位飽受風霜的老婦人,她步履蹣跚背著行李,來到蔡暢女士面前,從行李拿出一張泛黃但保存完好的照片,照片上顯示了一張年輕女子和陳毅將軍。她指著照片上的女子說這是年輕時的我,我的名字叫賴月明。蔡暢女士恍然大悟,想起自己撮合陳毅和賴月明兩人相識的往事。但是,根據之前的情報,賴月明已經被反動派抓捕後英勇就義了!那到底這條假消息從何而來?為何這麼多年賴月明不知所蹤?下面就讓我帶你走進賴月明的傳奇一生。

1914年,賴月明出生於江西興國的白石村,家庭並不富裕,1928年,她被賣到一個地主家中,給地主的兒子做童養媳,面對這樁不公平的婚姻,賴月明沒有反抗的權利。不久後紅軍來到這裡,將她從黑暗的絕境中拉出。看到這個一個個充滿青春和朝氣的面龐,這給了她開啟新生活的勇氣,她下定決心加入了組織。此後,她在組織工作中幹事勤快,認真細心很快提拔為主任一職,成為主任後,賴月明雖然年齡小,但她做事勤快,所有的後勤事務都打理得有條理,給組織提供了堅實的後盾。

到了1931年,陳毅來到江西地區支援,即使打了勝仗也沒有露出笑臉,擔任婦女主席的蔡暢知道他在思念亡妻,這時她看到賴月明,有意說合兩人。賴月明雖然小時候沒接受過教育,文化水平低,但做事機靈勤快,善解人意。蔡暢夫婦認為兩人很合適,便有意撮合兩人。但陳毅怕自己耽誤了這個年輕姑娘,賴月明認為兩人身份地位差距大,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最後經過眾人的撮合和勸解,兩人打消疑慮。 1932年,兩人正式結婚。

不過兩人安穩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太久,1934年,由於戰術上的失利我方革命根據地被國民黨軍隊侵占,紅軍不得不放棄根據地,開始長徵之路。賴月明則被安排回鄉工作,她知道兩人要分別了,一方面她放心不下陳毅的傷情,另一方面她也知道長征路途艱辛,走雪山過草地,此次一別恐怕兇多吉少,不知何時才能再見。最終經過陳毅的勸說,革命利益大於私人情感,賴月明回到家鄉工作。經此一別,二人此生再也沒相見。

國共合作期間,社會迎來短暫的安定,陳毅非常擔心賴明月的安危,便派人前往江西接回妻子。當他們趕到時,卻被告知:在兩年前,賴月明被國民黨抓捕,但她堅決不透露革命情報,最後壯烈犧牲了。這個消息宛如一道驚雷,百種滋味湧上陳毅的心頭。在一個明月皎潔的夜晚,回想起之前相處的時光,陳毅寫下了《興國旅舍》來紀念她。其實,賴月明只是因為老家的戰亂和組織失去了聯繫,她開始邊流亡邊打探丈夫的消息,當她看到坊間傳聞陳毅被反動派抓捕犧牲的信息後,她唯一的希望也消失了。自此以後,她覺得生活毫無意義。更不幸的是,賴月明的父親打聽到她的信息,很快被抓回到家中,不久便被賣給了一個鞋匠當妻子。然而,次年鞋匠便去世了

之後,賴月明與一位負傷的紅軍方良松結婚了,開始了新的生活,隨著孩子的漸漸長大,茶米油鹽的平凡生活使過去的崢嶸歲月深埋在心底。直到有一天,賴月明在報紙上看到關於陳毅的消息,才深覺造化弄人,她知道自己如今已經嫁人,一切都已是物是人非,加上現在兩人的身份差距懸殊,漸漸地也放棄了尋找陳毅的想法。

直到陳毅去世那年,她聽到廣播上播放《興國旅舍》:興城旅夜倍淒清,破紙窗前透月明;戰鬥艱難還剩我,阿蒙愧負故人情。賴月明才明白就算早已物是人非,陳毅對賴月明的情感並沒有改變,這堅定了賴月明赴京的信念。 1988年,賴月明找到蔡暢,將自己的經歷娓娓道來,後經報紙刊登了這些往事,直到這時,人們才知道那段充滿曲折艱辛的歲月裡,竟然還有這件感人至深的往事。而此時陳毅將軍早已去世。

看完這段令人感慨的情感經歷,兩位彼此相愛的人,在砲火和戰爭中,一再錯過。在那個封建思想殘存的年代,她的婚姻並不能自己做主,女性就像一件物品,可以隨時被人買賣,生活毫無尊嚴。這段經歷讓人感到惋惜和憤怒的同時,不禁讓人思考,在過去的那個動亂的年代,沒有發達的通訊條件,社會動盪,戰亂紛飛,無數戀人分別,無數家園在戰爭的洗禮下生靈塗炭。當下我們享受著先烈付出生命換來的和平,我們衷心感謝無數個舍小家為大家的革命鬥士,正因為他們的付出,如今的社會方能日新月異。也是因為他們為人民做出的犧牲和貢獻,我們才走出了那個黑暗的世界,朝著充滿光輝燦爛的明天進發!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