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車旅行:路過甘肅白銀市,和武俠片裡的堂主萍水相逢


內容概要:蘭州出發,搭車3輛,到達白銀市平川區

搭順風車地點

這是第二次在蘭州這個城市搭車了,之前去西寧走的並不是這一條路,現在是要去寧夏,今天晚上的目標是到銀川,總共四百多公里,搭車之旅以來最大的挑戰,之前從來沒有哪一天走過那麼遠的路。

我對前面這個少數民族聚居區沒有一點兒印象,後來聽一個司機說寧夏的經濟社會要比甘肅發達,因為:「天下黃河富寧夏」。黃河雖然同時流經甘肅和寧夏,但在甘肅境內河床很低,兩邊的土地根本無法利用黃河水灌溉,可能正是因為這樣,蘭州才有了水車。而寧夏就不一樣了,那兒有河套平原,黃河兩邊不光土地肥沃,風景也好,寧夏好多旅遊景點都是黃河邊上的。

爬上高速公路後我並沒有停下來,而是一直往北走,在一個轉彎的地方,我坐在路邊把襪子換了,哈哈,似乎是有點猥瑣,寫出來也不怕你們笑話,只是覺得應該真實還原我當時的境遇。天氣挺好,我需要重新樹立信心,對進入寧夏我可是一點計劃也沒有的,完全靠著這十來天積累來的經驗去面對新的挑戰。話不多說了,先看一下蘭州郊外的高速公路是什麼樣的吧~

蘭州郊外的高速公路

蘭州郊外的高速公路

四月的季節,即使是蘭州那地方的樹也沒綠,大多是枯黃枯黃的。手裡提著個相機,我就一邊走一邊搭車,之前搭車我手裡一般拿的都是一本地圖冊,讓司機看見了也好快點反應過來我是個旅遊的,而且搭車時人家說到我不認識的地方了也能趕緊查一查地圖。

而現在,我更願意手裡提著個相機,相對來說相機能給別人更加明確的提示。

「看見沒?我就是個驢友,搭車的!」

推薦文章  @蘭州市民:「隨手拍」參與城市管理,還可獲得獎勵

之前不願意拿相機是覺得那樣太顯擺,現在決定拿出來了是害怕又遇到昨天那種情況,等一下午也沒人搭理我!看看上面這張照片,在我拍照前面不遠的地方就有輛卡車停在那裡,估計是拋錨了,像這樣子在高速上緊急停下來的車我一般是不問的,因為說不準那車什麼時候能重新上路,而且司機已經麻煩夠多了,也不好再去打擾人家。

過了那輛卡車,我也沒走多久,就攔下一輛私家車,前排副駕駛是空的,後排卻坐車另外兩名男子,我還是那一套慣例:

「師傅,您好,請問您是去往寧夏方向嗎?」

「嗯,我們不到寧夏,只到前面白銀市」

「哦,這樣子啊,那您看能不能免費搭我一段路,到前面的白銀市,我要去寧夏」

司機轉頭問了一下後面那倆人:

「可以嗎,你們看?」

「免費啊?總得收點過路費吧…」

坐在後邊的一個人開口說話。我看幾乎是沒戲了,司機看似要掛檔,車在緩緩向前挪動,我又和他爭取了一下,司機人也挺好,又幫我和後面的人爭取了一下,最終是搞定了。哈哈,沒想到一套慣例也能走遍天下。上車後只有司機和我聊天,後面兩人基本沒說話,我也一直沒看清後面坐的是什麼人。我才懶得管呢,終歸是司機說了算吧,有人給我撐腰就行!

後來才知道他們也不是一夥的,後面那兩人好像包了這輛車,司機也只是個給人家幹活的,能爭取到讓我上車已經很不容易了。容我說聲:謝謝了!這次成功又一次給我增添了不少的信心,一掃昨天的陰霾。白銀市很近,沒多久就到了,在白銀西路口我下了車,我卻看不到一點白銀市的影子,應該是離得比較遠吧,時間也早,不用擔心住宿的問題,再接再厲才是最主要的。

白銀市高速出口

我記得剛下車沒走多久就碰上了一輛公路養護車,後面裝了好多器材。遠遠的我就開始招手,車開近以後我才發現有點不對勁,覺得似乎是找錯對象了,沒想到人家居然停車,問我怎麼一個人走這種地方,我當然是有啥說啥啦,他們就讓我上去了,還說這車按規定我們是不能搭載無關人員的,只能送你到前面一段路,在那兒有去銀川的客車,這種地方車都不停。

推薦文章  「連載」奶爸寫給你的第10封信—臍帶是和媽媽溝通的橋樑

其實沒多遠,僅幾分鐘而以我就再一次下車了。下車的時候司機還和我說,就在這兒等就行,不用多久就有客車過來了,都是去銀川的。還真如他們所說的,那兒確實是個等車的地方,我下車的時候就看到已經有個人在那等了,看,下面這張照片就是。

等車去銀川

過去一問才知道他也去銀川,我們也就簡單聊了幾句,沒說啥,他似乎就那意思:我們一塊等吧!哈哈,我心想:你等吧,我可等不起!我跟他說我等不及了,有急事得趕路,看看有沒有哪輛車願意搭我一下,我就先走了,你慢慢等吧。

這理由我記得出門的第一天,還在太原時我就就用了,沒想到在這也能用上。這樣也好,估計沒多少人能夠理解搭車旅行的意義,免得糾結於怎麼向別人解釋。從他眼神裡我看出了不可思議,似乎覺得我是在開玩笑,不過接下來的幾分鐘我算是讓他見識了我的功力,我這人可不是開玩笑的!

因為幾乎是同時,在他攔下一輛客車的時候,我也在他眼前上了一輛私家車!我想那時候他心裡一定不是個滋味,同樣是去銀川,原來還能這樣子去!也許他永遠也想不明白,原來乘車也是可以免費的。這就是時代的進步啊!

停下來的是輛SUV,司機師傅看著很面熟,全因為他長著一副俠客的樣子,他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武俠片裡的某位堂主!別看他只是一副俠客樣,他為人也是很俠義的,很謙虛很和藹,而且總是一副特別願意傾聽別人的樣子,所以我和他聊了好多我的想法和見聞。

當我聊到我是受到《搭車去柏林》那個節目的觸動時, 我們算是找到了共同的話題,他說他也看過那個節目!也很佩服像我們這樣子走天下的人。我還問他是不是因為看了那個節目才願意搭我的,他說其實不是,平時也會經常這樣子,看到路邊有人需要幫助他一般都會把車停下來。

這還是我頭一回問人家司機為什麼願意搭我,為什麼?每一位司機都會有他自己的答案,可能別人也壓根沒想過求得什麼回報吧。美德真是內在的,源自內心,源自靈魂。

師傅的車走得不遠,到平川區後我又得下了,到這會兒已經搭了三輛車,都還沒有離開甘肅這塊地方,要是再搭不上走長途的私家車,今天晚上要到銀川真有點難度。實在是太遠了,即使是搭上走長途的卡車我都不一定能到,卡車速度太慢,也不過私家車的一半,所以我只能寄希望於能搭上私家車了。

(未完待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