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故事|父親的故事


父親是抗日英烈,犧牲時我只有五歲,我連父親是什麼模樣都記不清,好在母親生前給我講過不少父親的故事。

父親叫梁光前,1917年出生於江蘇睢寧梁集梁圩,縣師畢業,服務教育。七七事變後,他毅然棄教投身革命,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當時土匪橫行,1940年夏,父親被張姓土匪綁架囚禁在地窖中,夜間他利用雷聲作掩護,砸開鐐銬逃脫,帶領武裝剿了土匪窩。

1941年冬,被偽縣長夏銀橋逮捕,受盡嚴刑拷打沒有暴露身份,營救出獄後就站到對敵鬥爭第一線。

1942年5月,初任睢八區財經助理,負責籌集抗戰物資。他先作表率,變賣田產和母親的首飾,用籌到的三百大洋購買六支長短槍,獻給魏集抗戰大隊。

不久,調任古邳鎮長。古邳是邳睢銅靈抗日根據地政治、軍事、經濟中心,鄧子恢、韋國清領導的新四軍九旅也多活動於此。父親到任後,雷厲風行,大刀闊斧開展工作,讓古邳成為堅固的抗日堡壘。

1943年4月,日偽在葉場建立據點,對根據地構成巨大威脅,父親組織民兵不斷進行打擊。 8月12日,新四軍二十七團對據點發動進攻,父親組織群眾,率領民兵,深挖壕溝,斷絕水源,積極配合。經過七天七夜圍堵打援,逼迫四百多守敵全部繳械投降。 20日晚,近萬名軍民在古邳鎮召開了祝捷大會。延安廣播電台播發葉場圍困戰勝利的消息。 《解放日報》刊發文章,說葉場圍困戰是根據地地方武裝和民兵抗戰的成功戰例。此戰後來被收入總參編寫的《人民戰爭威力無窮——全國民兵傳統戰法戰例選編》一書。

古邳的大好局面,對週邊地區既起到了支撐作用,也提供了不少寶貴經驗。

1943年11月,陳毅軍長赴延安途經古邳。事前韋國清把繳獲的毛皮交給父親,由母親領著三個軍嫂,辛勞四天四夜,縫製成一件藍色碎花綢緞裘袍,供陳毅喬裝扮成大老闆之用。作為鎮長的父親,和領導一起參與接待和匯報工作。陳毅同志對父親很賞識,對其各項工作給予充分肯定和褒獎。

1944年年中,父親調到新成立的城北區擔任區委書記兼區長,上任伊始就把家中黃河灘近百畝土地全部無償交給貧苦農民耕種。因赴任匆忙,將我們母子滯留古邳無暇顧及,致使兩歲弟弟患病未得及時治療而夭折!

城北區屬遊擊區,鬼子三天兩頭下鄉掃蕩。父親指揮同志,奮不顧身,以寡勝眾,以弱克強,屢屢重創敵人,因此更遭敵嫉視。 1945年5月初,由漢姦帶路,敵人闖入我家老宅縱火,一時火光沖天,敵退去後方被撲滅。 6月3日拂曉,更是出動步騎炮數百,突破防線侵入梁集梁圩一帶,燒殺搶掠。父親組織群眾撤退避險,將懷中幾個月大的小弟往母親手上一塞,帶領少數民兵,轉身迎敵而上。與敵激烈交火時中彈不幸壯烈犧牲,年僅28歲。噩耗傳來,廣大軍民都哀嘆「梁半天塌了」、「大紅傘落了」!

父親犧牲時,因敵情嚴重,只能草草下葬。抗戰剛取得勝利,城北區政府就募捐集資給父親立碑。碑額和兩邊分別鐫刻「忠烈可風」和「取義捨生支手掄槍拼一死,臨危授命片時流血足千秋」的輓聯。 1945年10月1日隆重舉行追悼大會,鄧子恢、韋國清等領導都親臨弔唁,副縣長陳新然致悼詞。

解放戰爭期間,紀念碑幸得保存。新中國成立後,每逢清明當地師生和群眾成群結隊前往祭掃。縣報在宣傳最有影響的先烈時,把父親與睢寧縣第一個共產黨員蘇同仁放在同一版面上。縣內辦展覽時,把父親血衣、遺物、圖片放在突出展位上。呂峻嶺編著《話說睢寧》一書,把父親作為「英雄模範」推介。父親職位不高,但和不少頗有名望的領導人都有很深的情誼,昔日戰友同事,不管是在中央還是其他省市工作,只要返鄉,總要到墓地憑弔祭掃。

僅以小文緬懷先父。

相關文章  晚清時期,一個19歲中國女孩被賣到了美國,被迫在籠子裡進行表演

作者簡介:

梁化南,系主人公梁光前烈士之長子。 1962年大學畢業後一直從事人民教師工作,1999年從江蘇省睢寧高級中學退休。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