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染上毒品到浪子回頭,蕭山這位「頭代拆遷戶」的經歷令人唏噓


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楊一凡通訊員項韋莉

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

杭州蕭山城廂街道某社區的沈榮(化名)就曾是這樣一個浪子。 8年,從染上毒品,到如今浪子回頭,沈榮的經歷讓人唏噓感慨。

第一批拆遷戶,走上歧路

今年39歲的沈榮,自小在蕭山一個「雙職工」家庭成長,家裡條件不錯,加上是家中獨子,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而且作為當年蕭山第一批拆遷戶,家中又有了一筆數目不小的閒錢。

優渥的家庭條件加之父母忙於工作缺乏管教,漸漸的,沈榮在社會上結識了一幫狐朋狗友,三天兩頭出入歌舞廳、溜冰場。

由於「盲目的自尊心」作祟,沈榮第一次染上毒品,當時他為了不讓那些哥哥姐姐因為他不敢吸毒而看不起他,從此泥潭深陷。

因吸食冰毒、麻古被蕭山警方查獲後,沒幾個月他又與狐朋狗友一起被警方查獲。

2013年11月,沈榮被公安機關責令社區戒毒三年。

然而,參加社區戒毒近一年後,沈榮卻突然「失聯」。

原來,周圍人的指指點點,親友的埋怨,讓他漸漸絕望自卑,試圖借賭消愁。於是,他開始整天流連棋牌室,繼毒癮後又染上了賭癮,因此欠下不少賭債。為了保持亢奮便於賭場廝殺,沈榮不惜再次吸毒,有一次甚至連續三天兩夜沒有離開賭桌半步。

到了定期尿檢的時間,自知難以矇混過關的他便選擇不告而別,在外東躲西藏,靠打零工為生。他的妻子因此跟他離婚,父母也對他逐漸寒心,說出「就當沒有這個兒子」的氣話。

民警和社工,一直沒有放棄

即便沈榮覺得自己的整個世界都黯淡無光,民警和社區工作人員也並未放棄挽救他,一方面排查搜尋其下落,一方面積極開展工作,爭取他主動回心轉意。

警方和社工開展志願者活動

社工孫師傅與沈某同一個小區,「我們以前都是一個村的,很熟悉,後來我去當兵。回來後做社工的時候,突然在吸毒人員的名單上看到了他的名字,當時很驚訝。看到他的名字,我想又比較熟悉,所以決定主動去幫他。」孫師傅常說:「如果我不去幫助他,心裡過意不去。」

孫師傅多次通過QQ、電話、簡訊嘗試與沈榮聯絡,即使對方不回也不斷發送消息,苦口婆心規勸。考慮到其復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缺少親情關懷以及周圍人的冷眼對待,孫師傅便從親情角度出發,先上門做好沈榮家屬的工作,不時將沈榮父母和孩子的一些動態和照片發送給對方,以家庭的溫暖感召他。

相關文章  群眾在哪裡,文明實踐就延伸到哪裡!在探索中形成新時代文明實踐工作「湖塘樣本」

「你是不是怕回來就要強制隔離?但也不能就這樣躲一輩子,難道永遠不想見自己的父母、孩子?放心,我在這裡保證,會和同事們幫忙照看你的父母和兒子,每個開放日都會帶他們來看你,早日結束強戒,我和他們一起接你回家。」

「我曉得了。」短短幾個字令孫師傅欣喜不已,日復一日地努力終於有了回應。 2016年8月,沈榮主動現身,在社區工作人員帶領下來到派出所。

接下來的2年強制隔離戒毒過程中,民警和社區工作人員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在對沈榮進行教育改造的同時,幫忙照顧其家人。孫師傅時常會去沈榮父母家串門,與老人家聊聊家常,噓寒問暖,每次強戒所開放日也都陪著沈榮父母一起去探望。

2018年,沈榮強戒出所,孫師傅沒有食言,帶沈榮父母一起去接他。看著孫師傅忙前忙後,當時其他強戒人員一度以為孫師傅跟沈榮是兄弟倆。

生活慢慢重新灑滿陽光

3年社區康復期間,民警和社區工作人員繼續對沈榮關心幫助。剛從強戒所出來那會兒,沈榮擔心左鄰右舍的眼光,成天躲在家裡。為了避免其心情壓抑,重蹈覆轍,孫師傅再次主動上門。

「你怎麼來了?」一開始,沈榮還有些牴觸,以為社工又來完成任務,對他進行定期檢查「審問」。

「怎麼不歡迎我了,當時強戒所里人家說我們是兩兄弟,你也沒否認呀,兄弟間互相走動看看不是很正常嘛。」孫師傅半開玩笑地說。

社工上門幫扶

「這不,我還帶了好東西呢,自家地里新鮮時令蔬菜,我們喝兩杯?」就這樣,兩人喝酒聊天,閒話家常,沈榮的心房也逐漸打開,話頭也多了起來。沈榮向孫師傅吐露,自己強戒多年,兒子也和自己生分了,有點怕自己,對此他感到十分難過。

孫師傅也是一個父親,他主動分享經驗,教授這個「不稱職的爸爸」如何和孩子相處溝通。

有時節假日,他還會上門陪著沈榮父子倆一起打幾把手游,拉近他們父子間的距離,通過遊戲排名也讓沈榮找回些許最基本的自信。

孫師傅開了個好頭,漸漸地來「串門」的人也多了起來,蕭山區公安分局禁毒大隊民警和社區工作人員也會定期過來,與他談心談話,講解新型毒品知識,幫助其了解毒品危害,掌握拒絕毒品的技巧。

在提供力所能及幫助的同時,民警和社區幹部還幫他找了一份看監控的工作,對此沈榮格外珍惜,小區居民有事要查監控,他總是用心幫忙,漸漸地贏得了居民們的認可,這也成為他徹底擺脫毒品烙印的一個關鍵。

「我覺得自己還是有點用的。」接觸的人多了,能夠得到他人的認可,證明自己還是「有用之身」,與家人朋友間的關係也不斷改善,沈榮的心情慢慢變得開朗,逐漸走出昔日陰霾,開始嶄新生活。

沈榮走出陰霾開始了嶄新的生活

2021年3月,沈某圓滿完成社區康復。

相關文章  致敬新疆建設兵團的建設者

如今,沈榮有了穩定的工作,與父母孩子一起生活。人心都是肉長的,這些年多虧了民警和社工的幫扶,他才有了今天。於是他積極回報社會,多次參加社區組織的志願者活動,現身說法進行禁毒宣傳。現在,沈榮又換了一份工作,工資收入更高了,生活步入了正規。

孫師傅如今也換了新的工作崗位。說起自己做了六七年的禁毒社工,「工作裡看到過父子吸毒、夫妻吸毒,為了賭博提神吸毒、在娛樂場所裡染上毒品……好好的家庭就這麼毀掉了,希望大家都能夠認清毒品的危害,遠離毒品。」

說起沈榮,蕭山禁毒民警單警官也很有感觸:「現在很多人吸食毒品,並不一定是經濟條件好。尤其是現在的新型毒品,很多人都是為了追求心理依賴。如何讓曾經誤入泥潭的人重回社會,是個複雜的工作,不僅需要民警,也需要街道社區、網格員、志願者等多方力量一同努力。不僅要做好思想工作,也要關注他們的『朋友圈』。也希望我們整個社會對他們有更多的包容度,少一些有色眼鏡,讓真心向好的人,能夠儘快回歸社會、重回正軌。」

本文為錢江晚報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複製、摘編、改寫及進行網絡傳播等一切作品版權使用行為,否則本報將循司法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