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回家」爆紅的順子,是如何走上神壇,最後又黯然「退位」的?


1997年,一首《回家》讓創作歌手順子走紅,

這首歌簡單悠揚又感人至深,後來被無數歌手翻唱。

然而順子之後發表了很多高質量的音樂專輯,

卻再也沒有被記住的作品,如今順子去哪了?

順子本名倪蓮春,1973年出生在北京,

家裡還有一個姐姐名叫倪青青。

順子出生在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

父親林志新是黑管演奏家,母親黃愛蓮則是古典鋼琴家,

也是第一位錄製《黃河鋼琴協奏曲》的鋼琴家。

她的外祖父是清華大學二十年代的留美博士生,

外祖母是也在哥倫比亞大學學習世界文學,

兩人講著一口流利的英文在紐約結婚。

順子的爺爺是有名的經濟學家,也是留美博士,

二爺爺還是尼克森訪華時的翻譯。

再往遠了說,她的曾外祖父是二十世紀初開辦西方學院的教育家。

在這樣的家庭出身的順子,是正宗的書香門第,

她卻是一個出生在計程車上的早產兒。

當年她的母親是中央芭蕾舞團的鋼琴演奏員,

即便在懷孕期間也一直在演出,經常一支曲子練一天,

或許是肚子裡的順子聽煩了,就要提前出來。

那天黃愛蓮感覺要生產,立馬坐著計程車往醫院趕,

出門的時候鄰居還送了她兩個雞蛋,

結果剛上車沒多久就生了,也因為生產特別順利,

所以她的小名才叫順子。

長大後順子覺得自己的本名太土,一直叫自己倪順子。

從四歲開始順子便在母親黃愛蓮的要求下學習鋼琴,

為她的音樂素養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黃愛蓮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結果剛畢業就被下放到農場勞動,

那雙彈鋼琴的手為整個公社的人和麵做饅頭,

讓她一直悔恨浪費掉了青春最美好的時光。

後來黃愛蓮拿到出國留學的名額,堅決要帶兩個女兒去美國,

而她和林志新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1979年,順子才六歲,連汽車都沒有坐過,

更是第一次坐飛機,而且還沒有直達美國的飛機,

母女三人先要飛往日本,再轉到美國。

當時在日本母親有一個很好的朋友,要帶著她們三人轉轉,

結果這母女三人在車上暈車厲害,

只好在半途停車,抱著洗車的大紅桶吐個不停。

這母女三人非常狼狽地到達舊金山,而且姐妹倆還不會說英文,

她們和一直生活在美國,精緻洋氣的外祖父母形成強烈反差。

當年的舊金山有很多華人,但都是說粵語的廣東人和香港人,

就連唐人街放的電影也是粵語電影,

母親到美國之後很快便繼續進修音樂,

兩姐妹則由外祖父母照顧,兩人如同啞巴一樣。

她們在美國上的是一所黑人學校,

因為上廁所需要舉手請示,她們不敢開口,

所以從來不在學校裡上廁所,

直到一年後,順子才能說著流利的英文和鄰居黑人小朋友吵架。

而且那時順子就展露出了過人的音樂天賦,

很多英文流行歌一聽就會,唱得非常好,

即便她的英文並不好,根本聽不懂什麼意思,也能把歌詞全都背下來。

那段時間順子聽了很多黑人音樂,R&B、JAZZ、SOUL等,

全都十分正宗,這些全都積累在了她的血液裡。

後來長大一些後,順子便開始外出打工賺零花錢,

她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幫鄰居照看孩子。

19歲的時候順子還組過一隻名叫Duty Free的樂隊,

她也是樂隊裡唯一的亞洲面孔。

而順子的姐姐也非常優秀,她考上了美國著名的私立高中,

並開始參加反歧視活動,高中時代就站在台上演講,

大學畢業後成為了《新聞日報》的記者,

而且還成為了第一個獲得普利茲新聞獎的華人記者。

倪青青和順子很小便離開祖國,中文都不好,

已經忘掉了方塊字,中文也說不利落,

後來倪青青回到國內尋根,成為《洛杉磯時報》常駐中國記者。

而順子則在大學時代去到了瑞士進修音樂,

曾經母親也陪過她一段時間,

當時順子非常喜歡R&B風格,但母親完全不感冒,

每次她唱這個類型的歌曲,母親都能睡著。

在瑞士的生活同樣辛苦,她需要坐火車到義大利南部的餐廳打工,

為了多一點表演機會,她央求老闆讓她在餐廳唱歌,

唱完歌繼續端盤子。

在瑞士的那段生活非常辛苦,她租了一間最便宜的公寓,

冬天沒有暖氣,最低溫度達到零下18度,

而她沒有任何取暖設備,只能用電吹風來暖腳。

在瑞士的時候順子還談過一段短暫的戀愛,

男友離開後讓她更加孤獨,隨後便寫下了那首《回家》。

順子在歐洲一邊遊學一邊演唱,

她走過了法國、義大利、奧地利等許多國家,

演出了一百多場,慢慢有了自己的演唱風格。

20歲的時候,她所在的樂隊發行了第一張音樂合輯,

她不僅負責和聲還負責編曲以及製作。

22歲的時候,她被母校瑞士爵士學院聘請擔任老師,

也是在這一年Duty Free樂隊發行了自己第一張音樂專輯。

真正改變順子命運的是23歲,

那一年她被台灣魔岩唱片公司簽約,此前她的作品都是英文歌,

中文她只會講卻看不懂,來到台灣發展後她開始唱中文歌。

九十年代的台灣樂壇依舊鼎盛,蘇芮、齊豫、張惠妹是女歌手中佼佼者,

齊秦、費玉清兩位小哥各有風格,王力宏、潘瑋柏都是樂壇新人。

簽約第二年,順子便推出了自己第一張國語同名專輯《順子SHUNZA》,

帶著一副憂鬱的面孔為台灣樂壇帶來一股新意。

這張專輯裡就有那首著名的《回家》,

這首歌歌詞簡單,旋律悠遠,帶著痛徹心扉的情感,

一度成為當時的流行金曲。

張韶涵曾說,自己在出道前每天都要去公司練聲,

而每天練習的歌曲就是順子的《回家》。

但順子和其他新人歌手完全不同,她不炒作,

從不登上綜藝節目,私下是個話癆,

但工作時只願意聊音樂,十分低調。

再加上順子從小在國外長大,在台灣音樂圈沒有熟人,

唯一讓她感到親切的就是偶像齊秦,

早在1988年的時候她就非常喜歡齊秦的歌,

有時候聽他唱第一句就能哭出來。

有一次順子專門去買齊秦的卡帶結果沒有找到,

回家後便自己翻唱了一盤齊秦的卡帶。

當年的台灣的華語樂壇各種綜藝節目非常熱鬧,

就是這樣一個不上節目,不炒作的新人歌手,

拿下1999年的金曲獎最佳女歌手。

那一年順子拿下最佳作曲和最佳演唱兩項大獎,

而拿到最佳男歌手的是王力宏,

那年他發表的專輯是《公轉自轉》,並拿到了最佳製作人的獎項。

1999年的金曲獎是華語樂壇的一個分水嶺,

2000年有周傑倫和孫燕姿共同競爭最佳新人獎,

隨後便來到了「男週女孫」的華語音樂時代,

電子曲風、嘻哈音樂、舞曲開始成為主流,

蔡依林、蕭亞軒、張韶涵、梁靜茹四小天后蓄勢待發。

而順子依舊非常低調,沒有緋聞也沒有新聞,

繼續高產地發表自己的音樂專輯。

2002年她的第五張音樂專輯《Dear Shunza》再次獲得金曲獎青睞,

獲得了最佳專輯、最佳製作人、最佳女歌手三項提名,

可惜最終全都與獎項擦肩而過,

那年拿下最佳專輯和最佳製作人的是周傑倫的《范特西》,

而獲得最佳女歌手的是張惠妹。

而順子真正來到內地發展是在2005年,

當時她所屬的種子音樂和內地的星外星唱片合作,

種子音樂旗下的順子、吳克群等歌手將在內地發片。

離家二十多年重新回到北京的順子十分興奮,

並且計劃著自己在內地的演唱會,

還想邀請孫楠、王力宏等擔任演唱會嘉賓,

此後關於順子的消息也多了一些。

2005年順子還擔任《超級女聲》成都唱區的評委,

而那一年的超女堪稱內娛選秀元年,

獲得冠軍的李宇春和獲得季軍的張靚穎正是來自成都賽區。

此後順子將事業重心轉移到內地,參與了不少音樂選秀節目,

但音樂作品卻少了很多,同時她的母親也早在九十年代初便回國,

她和中央民族樂團合作《二泉映月》《中國青年協奏曲》等鋼琴專輯。

在一次戴軍採訪順子的時候,她說到自己的母親,

思想非常開放,喜歡穿顏色鮮艷的衣服,有很多超短裙,

當順子建議媽媽穿衣服低調一點時,還被回懟說太保守。

那時戴軍剛好有一首成名曲《阿蓮》,想要藉此獻殷勤,

順子卻說媽媽喜歡姐弟戀,母親開放的愛情觀並沒有影響順子,

她從小便經歷了父母離異,深受影響,

曾經一度以為自己一輩子不會結婚。

早在05年的時候她便被傳出過結婚並懷孕的緋聞,

當時她有一位相識14年的藍顏知己,

順子也多次誇讚男友是集各種優點於一身的男人,

當傳出結婚緋聞時,她曾經非常嚴肅的否認傳聞。

然而順子最終沒有和這位藍顏知己走到一起,

而是在2012年的時候和僅僅相戀兩個月的美籍男友Jaime登記結婚,

就連她的母親聽說兩人結婚時也非常吃驚。

順子的這位老公從事音響工程,曾負責順子的商演接洽,

但他的口碑並不好,曾經對著記者比中指,

還在順子好友彭佳慧的演唱會彩排現場當著眾人的面吵架。

而順子結婚後也很少和老公同框,也沒有孩子,兩人的關係也成迷。

順子自從《回家》以來再也沒有耳熟能詳的代表作,

也逐漸放棄了身材管理,沒有了剛出道時的野性美,

依然保留著一頭標誌性的黑長直,但發胖後沒有了星味,

一位優秀的音樂創作人也逐漸被市場忘卻。

再一次讓她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是《我是歌手》,

在總決賽上她為好友彭佳慧幫唱。

第一季的《我是歌手》堪稱驚艷,

不管是黃綺珊的高音還是林志炫的完美唱腔都超越觀眾的期待,

鐵肺歌手彭佳慧和好友順子一同演唱了經典的《酒干倘賣無》,

讓觀眾重新記起了這位才女歌手,

那一年順子還和母親一起舉辦了《順子和順媽的音樂會》。

《我是歌手》讓一眾老歌手成功翻紅,第二季的呼聲很高,

當時熱傳順子也將參加新一季的比賽,

順子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也表示有接到邀約,正在考慮。

但順子最終並未站上我是歌手的舞台,

幾年後另一檔唱歌節目讓她再次陷入討論。

在2019年北京衛視的《中歌會》上,

順子演唱了那首成名作《回家》卻被一位評委打出了超低分。

這位評委直指順子唱得不好,沒有和樂隊完全吻合,

還現場做起了示範,結果一開口竟然是翻車現場,

就連主持人都忍不住打斷她,而這一段偏偏被剪進了正片裡。

這位評委的翻車視頻被網友熱議,

紛紛指責她想蹭熱度炒作自己,

如同前幾年非常流行的樂評人角色,

總是用激烈的言辭故意挑刺為節目創造收視率。

最遺憾的是順子在那場比賽只獲得了第五名,

她也沒有參加之後的比賽,

而這檔節目也是她近幾年最高調的一次亮相。

如今順子已經很少出現在鏡頭前,就連商演也越來越少,

她和母親一直在北京生活,回到了小時候曾生活過的地方,

但可惜的是這樣一把好嗓子,經過多年挫折才磨練出來的音樂靈魂,

卻沒有持續帶來好的音樂作品。

文|Nancy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繫刪除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