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孤寡老人去世,一半遺產50餘萬給了鄰居,為啥?


2020年6月16日上午,一輛法院的巡迴審判車開進了寧波慈城山東村。

「這是怎麼了?村裡出啥事了?」

「不知道,聽說是老徐叫來的。」

「這老徐好像是要分隔壁蘇老太的遺產。」

「真的假的?」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走,我們去看看。」

一行人說著話就走到了設置的臨時法院審判的屋子旁。

只見裡面一名女審判員正襟危坐在桌子的一邊,後面放置的是威嚴的國徽。

標著書記員、原告、被告的幾個牌子,放在桌子兩側不同的位置。

裡面的審判依照法律的程序公開而順利的進行著,而外面圍了一圈又一圈的村民,他們在這裡都好奇著這件事情的結果。

不一會兒聽見裡面木錘敲擊桌子的「梆」的一聲,他們知道審判結束了。

幾名穿著職業裝的法律工作人員在和村委會和當事人打過招呼之後,坐上汽車先行離去了。

「老徐,怎麼樣,怎麼樣?」

「是啊,老徐到底是什麼結果?」

村民們一擁而上,都圍著老徐問結果怎樣了。

「法官判決我分得蘇老太一半的遺產。」老徐說道。

一些村民立即說老徐可以分走全部的遺產,

一些不認識老徐的村民聽後很吃驚,因為老徐與蘇老太只是鄰居,沒有血緣關係,為什麼可以繼承他的遺產呢?

法院為何將蘇老太的財產分給鄰居老徐?

蘇老太早年喪夫,無兒無女,獨自一人生活。

因為就他一個人,所以他在家的生活也比較簡單,每次吃飯也都是隨便吃兩口對付一下,作為蘇老太的鄰居,老徐經常在自家做飯時多做一份,專門給蘇老太送去。

這一送就送出交情來了,一送就送了30年。

「平常蘇老太一個人在家就吃點饅頭,有時候連菜都懶得炒,我在家反正也要做飯,就順手多做一份,也就是一碗米飯,一碗菜,或者一碗麵條的事,舉手之勞嘛。」

老徐並不覺得自己做了多麼值得讚美的事情,他覺得這是自己應該做的,鄰裡互相幫助,這是我們中國人自古以來的傳統美德。

除了做飯,蘇老太幾乎成了老徐家的編外人員,雖然住在隔壁。

蘇老太家裡有任何的事情,老許都會去幫忙,比如去修個燈管,修個水管,甚至包括修繕一下房子家具等等,小活大活,老徐毫不抱怨。

後來老徐覺得蘇老太家的房子有點破舊,老人住在那裡不太安全,所以就做主把蘇老太接到了自己家裡,以前的編外人員現在真正成了一家人。

推薦文章  中國古代史春秋篇-玩畜禽把自己玩死的衛懿公

在老徐家住的那段日子,老徐全家人都像蘇老太的親生兒女一般孝順她,照顧她。

蘇老太很感激,也很依賴老徐,她本來以為自己年老之後會孤獨的一個人老去,誰知自己的鄰居對自己就像孩子對母親一般孝順,她時常覺得自己這輩子真是值了。

面對鄰居和大家對自己的誇讚,老徐沒有一點驕傲,他覺得自己只是做了該做的事。

「剛開始我是看著老太太比較可憐,一個人也沒有個人照顧,我就經常給他送碗飯呀,在家裡修個東西呀,這都沒什麼,後來相處下來覺得老太太人很好,所以慢慢的也就真的把他當成了自己的長輩一樣看待。」

中國人的善良總是能無時無刻帶給你溫暖。

2008年老徐家的房子拆遷,他們一家人搬走了,他本來準備讓蘇老太和自己一家人一起搬走,但是蘇老太還想要住在村子裡,她說那樣有一個念想,老徐很理解老年人的這種想法,二話沒說,他就給蘇老太在村子裡面又租了一個房子

這樣一來老徐和蘇老太兩家之間的距離就突然變遠了很多,但是這並沒有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老徐幾乎每天都會抽時間來看望老人,如果是逢年過節,他還會帶很多禮物,會陪老人一起過節。

蘇老太渴望陪伴,她像小孩子一樣很盼望著過節,每到過節她和村子裡面的小孩兒一樣高興,因為她可以見到老徐了,老徐會陪她嘮嗑解悶。

老徐說他和蘇老太嘮嗑的時候,蘇老太會回憶自己年輕的時候,她年輕的時候很開心,所以現在回憶起來也充滿著美妙的感覺。

據老徐說,蘇老太年輕的時候和她當時的丈夫很恩愛,兩個人一起做了很多看起來很傻的事情。

但是好景不長,沒過多長時間她的丈夫去世了,因為深愛著丈夫,所以蘇老太就決定不再嫁人,用一輩子來懷念自己的丈夫。

所以蘇老太這一生無兒無女,只有自己一人。

老徐曾經問過她後悔當初的選擇嗎?

蘇老太毫不猶豫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後悔,她說她和丈夫之間的感情雖然短暫,但卻是美好的,這份美好足以支撐她走完大半輩子。

老徐說自那以後他對蘇老太更加佩服,也更加尊敬,值得一個人用一生去堅守的諾言,太珍貴了。

老徐說有一次他和蘇老太聊起來,見蘇老太高興,他就對蘇老太說以後可以把他當做自己的孩子,蘇老太當時很開心,笑著笑著就流出了眼淚,她拍著老徐的肩膀說了好幾聲好孩子。

「我們當時都把蘇老太當成自己的家人。」

村裡的鄰居見蘇老太一個人生活,又見老徐經常去照顧他,有了帶動作用,很多人也都不約而同的經常過來給蘇老太送點東西,陪她說說話,她在村子裡住的日子很安逸很舒適。

村子裡人說那些家裡關係不好的,和晚輩之間鬧矛盾的老人,他們的臉上都能明顯的看出來有愁苦之色,身子也會瘦弱一些,但是蘇老太看著就精神矍鑠,晚輩們也都喜歡和她接觸。

就連小孩跑過來也都「奶奶,奶奶」的叫著,聽著那奶聲奶氣的聲音,蘇老太就高興的「哎,哎,」的連著答應好幾聲。

我想這也許就是古人所描繪的理想社會或者大同社會,這也許就是現如今我們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所提倡的和諧社會的景象。

在這期間政府組織了一次土地登記,因為蘇老太的房子早就已經坍塌了,而且村裡又經過重新的拆遷重整,各種原因導致蘇老太成了無房戶

2012年以後,蘇老太的身體愈發的虛弱,行動不便,一個人生活有些困難。

這一下老徐犯了難,他找到蘇老太問她願不願意搬到自己家裡住,蘇老太聽聞拒絕了,她想著一個人住自在,而且不會打擾到老徐家人。

老徐尊重了她的選擇,他回到村子裡找村支書商量蘇老太養老的問題。

村裡表示他們可以適當的關懷一下老年人,但是對於獨自一個人生活的老人來說,這種關懷恐怕是不夠的,老徐也表示贊同。

後來老徐思考之後,提出把蘇老太送到養老院裡面,讓她和別的老人一起,這樣他們可以嘮嗑解悶兒,比一個人孤獨的生活好一些。

村支書也表示同意,但是蘇老太的農村養老保險不足以支付每個月養老院的費用。

養老院每個月需要2000塊錢左右,老徐自掏腰包把剩餘的部分補齊了

送到養老院之後,老徐並沒有感到輕鬆,他還是如往常在村子裡一樣,幾乎每天都會抽時間去看望老人,問她心情怎麼樣,是否有什麼困難。

蘇老太知道老徐對自己好,她心裡十分感激,也不願再給老徐添麻煩,所以老徐從她這裡聽到的答案全部都是「很好」。

按照敬老院的規定,老人應該由直系親屬送養,但是由於蘇老太沒有直系親屬,是老徐送養來的,而且在敬老院期間老徐對蘇老太很關心,蘇老太的所有事情都是交給他做的。

這些事情全村子裡的人都知道,村子裡的幹部書記和所有村民都認為老徐對蘇老太的這份幫助和照顧比很多有血緣關係的子女做的還要到位。

2016年,92歲高齡的蘇老太安詳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她的表情很安詳,沒有痛苦,也許她是滿足的,因為在另一個世界她可以與她思念了半輩子的丈夫相見了。

老徐為蘇老太按照當地的風俗辦了後事,還購買了墓地,讓蘇老太及時入土為安。

這件事情本該到此畫上句號,但是一年之後一份政府審批文件,讓這件事情又出現了新的情況。

2017年蘇老太過世已經一年,一天村裡的書記把老徐叫過去跟他說有一份蘇老太的文件。

老徐很納悶兒,蘇老太都過世了還會有什麼文件呢?

他去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是蘇老太生前申請過的80平米的宅基地才獲批。如今這塊宅基地正好面臨拆遷,可以獲得上百萬元的拆遷補償款。

知道蘇老太還有一筆拆遷補償款的時候,村裡的洪書記第一時間就把老徐叫了過來。

「蘇老太家裡的情況,我們村裡面都比較清楚,她之前與老徐簽過一份協議,老徐給她養老送終,而蘇老太的所有財產都由老徐繼承。」

但是當時兩個人都沒有什麼法律意識,而且老徐也不是為了錢照顧蘇老太的,所以這份協議蘇老太並沒有簽字,而老徐也沒有當回事兒。

推薦文章  「強宋弱唐」:一個朝代的勝率是否能夠決定一個朝代戰力的強大呢?

如今這份協議的存在成了一個重要的情況,按照這份協議上的內容,百萬元的拆遷補償款應該給到老徐。

村子裡面的人全部都同意,老徐照顧了僅僅是鄰居的蘇老太30多年,這份情誼不是錢財能夠衡量的。

「老徐對蘇老太的照顧,我們都是看在眼裡的,那是真的上心啊。」

「這百萬拆遷款都給到老徐,我們沒有一個人眼紅,也沒有任何意見,我們佩服老徐。」

從人情道義上來說,老徐作為一個陌生人能夠照顧孤寡的蘇老太30多年,為她養老送終,讓她的晚年充滿了幸福和歡樂,這份情誼值得我們大力去讚揚。

但是從法律的角度來說,老徐不是法定繼承人,而且他們沒有法律文書,他無法直接繼承。

因此村裡面的書記建議老徐向有關部門諮詢一下,老徐照做了,之後他向江北法院提起了繼承訴訟,由法院依法處理。

張海娟作為這次的承辦法官,她第一時間找洪書記了解了情況,心中很是溫暖,她說:「這份遺產是我們都沒有意料到的,所以當時老徐照顧蘇老太肯定不是為了錢,作為一個陌生的鄰居,能夠照顧一個孤寡的老人30餘年,為她養老送終,我覺得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仁愛關懷的體現。」

村裡洪書記驕傲的說:「是啊,寧波慈城就是著名的慈孝之鄉,從古至今這塊土地上演繹出來的孝敬和仁愛的故事可是數不勝數啊,今天我們的村民繼承了先輩的這份真情和美德,我們應該給予大力的褒獎。 」

張海娟認同的點點頭。

6月16日上午,江北法院的巡迴審判車開進了慈城山東村。

張海娟對村民進行了現場的調研,所有的村民都不約而同的讚美老徐對蘇老太的關懷,他們說老徐就是把自己當做了蘇老太的孩子,把蘇老太當母親一樣照顧。

說的時候,村民們臉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說起本村的仁孝文化和好人好事,他們侃侃而談,如數家珍。

張海娟最後作出了判決「蘇老太這塊宅基地屬於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的遺產,按照法律規定應歸集體所有,但同時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撫養較多的人可以分得適當的遺產。」

「老徐作為一個陌生的鄰居,關心關懷一個孤寡老人,照顧30餘年為她養老送終,實屬不易,應予褒揚,符合法律規定的撫養較多的情節,適當分得遺產。」

最後經法官判決,老徐分得一半的遺產,另外一半由村裡暫時保存,作為弘揚本村慈孝文化的基金,過年過節時換成福利品,發給村裡的老人。

記者問到老徐怎麼做到照顧一個陌生人一照顧就是30多年的?

老徐隨口說道:「我不照顧她誰來照顧?」,似乎在說一件舉手之勞,一件很小的事情。

孝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自古以來,孝親敬長的觀念就印刻在我們的心中。

正是如此中華文化才能這樣源遠流長幾千年,我們這一輩人要做得更好,並將孝文化繼續傳承下去,讓中華傳統孝文化生生不息,日久彌新。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