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警惕新時代的漢姦》和文學藝術工作者在新時代的任務


78年前的今天,《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開幕」了

會議目的是「研究文藝工作和革命工作的關係,求得文藝工作對其他革命工作的協助,藉以打到我們民族的敵人,完成民族解放任務」,」我們不能光有拿槍的軍隊,還要有一支文化的軍隊,這是團結自己,戰勝敵人必不可少的。 」

1942年是民族存亡的危急時刻,求得民族解放是一切愛國者的使命。文藝工作者需要在工作態度,工作對象,工作方法等方面釐清思路,以求得教育人民,協助軍隊。

知識分子體現在文藝工作者中,往往容易超階級,超人性,還會情緒化,甚至迷失自己,而這些卻是自身難於明晰和解決的。那麼現實需要什麼樣的聲音? 無論在當年民族危亡,還是在如今民族振興的關口,這些聲音能夠因為情緒,或者私慾超人性,超階級,甚至超國界嗎?

《講話》指出:文藝批評有二個標準,一個是政治標準,一個是藝術標準。 「許多小資產階級作家,並沒有找到光明,他們的作品就是暴露黑暗」 ,「而歌頌人民群眾和革命鬥爭,暴露危害人民群眾利益的黑暗勢力,是革命文藝家的基本任務」

《講話》指出:文藝工作者要到群眾中去,要深入生活,把握時代脈搏,聆聽時代聲音,找尋符合時代發展的創作素材———

78年過去了,重讀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對照現在的國際形勢和國內複雜的輿論環境,深感如何統一思想,為文藝工作者指明創作方向,凝聚全力復興民族大業,是當前迫在眉睫的任務。

幾千年來,知識分子一向憂國憂民,近代新文化運動揭露封建腐朽思想,在國家危亡時刻,引導,團結和教育人們,都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如今,走向世界的中國,面對著新的更複雜兇險的國際環境,經濟工作難於一支獨放。同樣,我們的對手也不是一條腿走路,他們一直在尋找我們的缺陷,包括文藝領域的。

像《講話》一樣,面對新的形勢,如何從哲學,從人性,從政治等多個方面,探索一種新的符合當今時代的思想理論,建設一支新型的文藝隊伍?就像78年前配合拿槍的軍隊戰勝敵人一樣,現在來配合我們的人民建立信心,發展我們的經濟,復興我們的民族。

走向世界的中國,博弈的絕不是一二個方面。

相關文章  帕克爆出離開馬刺真正原因,喬丹才幕後最大“黑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