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彭德懷搬進吳家花園,直到1965年離開,他這6年怎麼過的?


1959年7月2日,中央決定在廬山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時任國防部長的彭德懷接到通知後,並不想去,因為他剛才國外訪問回來,有很多事要做,副部長黃克誠提醒他:「這次會議是毛主席主持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你是政治局委員,你怎麼能不去呢! 」

6月29日,彭德懷與賀龍元帥從北京出發,乘火車到達武漢,然後換乘輪船,於7月1日早晨到廬山,7月2日,毛主席主持的政治局擴大會議正式開幕,會議開始時毛主席提出讀書、形勢、任務、綜合平衡、群眾路線等19個問題要大家討論。

會議剛開始,大家的情緒還是比較高的,彭德懷還在開會的同時,利用閒暇時間遊覽了含鄱口、仙人洞等景點,直到7月14日,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彭德懷深思熟慮後,寫了一封信「萬言書」,他讓自己的隨行參謀王承光,將信交給了毛主席的秘書高智,7月15日,彭德懷還問高智,毛主席有沒有看信,讓人彭德懷驚訝的是,16日,毛主席就下令把這封信印發給眾人,上面還寫了一個名字「彭德懷同志的意見書」

7月23日,毛主席親自開會,帶頭批評彭德懷的意見書,此後,彭德懷受到了錯誤的批判,他被撤銷了軍隊內的職務,只保留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職務。

1959年國慶前夕,彭德懷搬出了中南海,移居到北京西北郊的掛甲屯吳家花園居住。

從1959年搬進吳家花園,直到1965年擔任三線總指揮離開吳家花園,那麼,彭德懷是怎麼度過這6年的?

10月21日,毛主席找到彭德懷談話,說他可以學點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政治經濟學。

由此,彭德懷來到了中央黨校,當時彭真,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等人,還專門將黨校的的常委伍輝文、劉子正等人請了過去,彭真說:「彭總到黨校,請你們帶他學習、讀書,主要是學些哲學、政治經濟學。黨史他都經歷了,比你們知道的更多,這方面你們還要向他學習。有些問題清理清理,你們與彭總商量研究,訂一個學習計劃。」

彭真接著說:「不要一個人犯了錯誤就誰也不敢接近了,都是同志,開誠佈公地對待。你們幫助彭總讀書,有什麼問題可以開誠佈公地談。」

由於,中央黨校專門開了個會議,討論如何幫助彭德懷讀書學習。

在學習的同時,彭德懷還在吳家花園種了一些莊稼,譬如南瓜,茄子,辣椒等等,不僅如此,他還和警衛人員一同開闢了一個池塘,用來養魚養花。

這時的彭德懷,已經沒有權利參加國家的核心會議,但是他對國家的未來非常關心,他曾問前來幫助他學習的黨校常委劉子正:「你相信一畝地能打萬把斤糧食嗎?」

劉子正說:「我過去在農村沒有見過,現在也沒有親眼見過,去年楊老(楊獻珍)在黨校種的麥子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大豐收,一畝地也就打了七百來斤。這是實事求是、可以信賴的產量。」

對於劉子正的說法,彭德懷選擇了證實,他在吳家花園開荒了兩分地,然後種上麥子,為了使得這莊稼好活,彭德懷每次都要很細心的給它們施肥,澆水。

1960年,莊稼熟了,按照一畝折算,也就只能收700多斤,劉子正在黨校,也是種了一畝地,等到收穫時,也才不到700斤,他如實的對彭德懷說:「看來,一畝地產700多斤,比較靠譜。」

此後,彭德懷在吳家花園居住期間,一直安心學習政治經濟學,除此之外,彭德懷雖然不在其位,但是他對身邊老百姓的生活,非常關心。

附近的老百姓有什麼需求,他都會儘量的滿足,有人生病了,彭德懷就讓人開自己的汽車去接醫生,有老人去世了,彭德懷有時間的話,還會去弔唁,許多小朋友,年輕人對彭德懷都很仰慕,大家都親切的稱呼他「彭爺爺」

1961年,彭德懷給毛主席寫信,要求到農村去做調查研究,請求中央允許他先去湖南故鄉搞三個月,了解農村情況,明年春天再去山西太行。

毛主席批示同意,1961年10月30日,彭德懷離開了北京,前往湖南家鄉湘潭縣烏石大隊為民生產隊(彭家圍子),在湖南農村,彭德懷待了近兩個月的時間,他說:「農村的情況有些好轉,但農民的生活還是很苦,吃的不夠,有些東西也不好買」

這些情況,彭德懷後來都向中央匯報。

1965年,彭真找到了彭德懷,他代表黨中央和彭德懷談話,任命他為西南三線建設委員會副總指揮,彭德懷說:「我是共產黨員,應該服從黨的分配,但我犯了錯誤,說話沒有人聽,對工業也是外行,還是希望去農村作調查。」

幾天後,毛主席找彭德懷談話,他說:「彭德懷去西南,這是黨的政策,如有人不同意時,要他同我來談。我過去反對彭德懷是積極的,現在要支持他也是真心誠意的。 」

對於毛主席的這番話,彭德懷內心十分感動,當時毛主席問他還有沒有什麼要說的,大家都期盼著彭德懷能夠說出什麼話來,但是彭德懷什麼也沒說。

11月28日,彭德懷結束了自己在吳家花園居住的6年,他坐火車前往成都。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