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斷交,方有至交。真正的的友誼是什麼?


「撲通」一聲,一個人掉到海裡了。

「啊,朋友,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朋友。」遙遠的星空後面,亞里士多德這樣說。

於是,我只能繞到友誼的背面說友誼。

直到發現並且接受對方的缺陷,你才能說,我和這個人有可能建立友誼。在這之前,我們只能算熟人而已。然而,有多少熟人被誤認做友人啊。

人世間值得珍惜的不僅有友誼,有時可能相反,更值得珍惜的是那種沒有塵利俗念的分歧。因為這種分歧有時比相互迎合更能測試一個人是否有境界經歷一些精神事件。一個庸俗的人一生也許會有無數個朋友,因而也會有無數糾葛,卻沒有資格經歷一件像樣的精神事件。

在這塊土地上,只有很少人,在很少的時候,因為很少的機會,才有幸產生那種值得珍惜的分歧。

友誼有時是在盛宴中結束的。

你被你的老友安排在一張陌生的桌面上,與一群陌生的客人擠坐成一圈,這時候只有老友與菜餚是熟悉的,其餘皆是陌生。

多種主題壓縮在一張桌面上,每一位客人與主人的個別情誼統統都被主人的這種集體性安排異化了,異化為一種毫無個性的陪客。要麼是陪主人,幫助他完成這種對友誼的集體性打發,要麼是陪客人中的一位顯貴,成了地地道道的陪襯。

友誼走到這一步,成了主人必須費心安排的應酬,或是主人精心組織的陪客。只要出席這種邀請兩次以上,你就應該知趣了。

都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似乎席散人方散。恰恰相反,是席聚人散,席面越豪華,友誼死得越蒼涼。席面一開,友誼即死。

相關文章  諾貝爾獎:如何誕生,獲獎者是哪些領域的人,頒獎典禮在哪兒舉辦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