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錢,她對兩個閨蜜下了狠手


美容店的小妹

一心想與闊太太成為好閨蜜

然而

她並不是真心想和她們做朋友

只是盯上了她們的錢

為了錢

甚至還想要她們的命

……

出手闊綽的KTV女老闆和養尊處優的闊太太,都喜歡去同一家美容店做美容,繼而,認識了同一個好閨蜜。不成想,這個閨蜜並不是真心想和她們做朋友,她只是盯上了她們的錢,為了錢,甚至還想要她們的命……

日前,經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詐騙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併罰,判處被告人李萌有期徒刑十四年,並處罰金12萬元。兩名被李萌僱用的殺手也因故意殺人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和六年四個月。

平靜秋夜

「有人花100萬買你的命」

圖片來源於網絡,與正文無關

2019年10月24日,一個平靜的秋夜,宿遷市的王艷、王蘭姐妹像往常一樣下班回到家中。洗完澡後,姐姐王艷開始和男朋友煲「電話粥」,妹妹王蘭調侃了姐姐幾句,便躲到了客廳看電視。此時的她們並不知道,危險正在悄悄逼近。

正聊得開心,王艷聽到有人敲門,妹妹過去開門,緊接著,她聽到了妹妹的呼救聲。王艷連忙扔下手機衝到客廳,只見一個高個子男子正拿著類似電棍的東西不斷抽打妹妹,妹妹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口鼻處不斷湧出鮮血……王艷當場被嚇呆了,還未等她緩過神來,旁邊一個矮個子男子將手上的黑色長棍狠狠向她戳來,王艷躲閃不及,只覺得手臂一陣刺痛,隨後眼前一黑。

恍惚間,王艷感覺有人拖著她的腿,把她拽到了妹妹王蘭旁邊。耳邊傳來妹妹的哭喊聲,王艷努力睜開眼睛,看到高個男子正將一個塑料袋套在妹妹王蘭的頭上。聽著妹妹的哭喊,王艷發了瘋似的爬向妹妹。

就在這時,一雙手緊緊勒住了王艷的脖子,她拚命掙扎卻無濟於事,鐵箍般的雙手力道越來越大,彷彿要把她肺泡裡的空氣全部擠出去,掙扎中,王艷用盡全身力氣說出了三個字:「為什麼?」

似乎是沒料到王艷還能說話,那雙手的主人遲疑了一下,用眼角掃了她一眼說:「有人花100萬買你的命。」旋即,用力掐了下去……

昏迷了2天後,王艷在病床上甦醒過來,比她更早醒來的是妹妹王蘭。心有餘悸的妹妹告訴王艷,遇襲當天,她趁歹徒不注意,將塑料袋咬破了一個洞,才避免了被悶死的結局。

萬幸的是,在遭到襲擊的過程中,王艷的手機一直處於接通狀態,王艷男友聽到手機裡的呼救後第一時間報了警,就在兩名歹徒準備痛下殺手時,警察及時趕到,成功解救了王艷姐妹,並抓獲了兩名行兇者。

要找人做件「大事」

有興趣的私聊

圖片來源於網絡,與正文無關

通過審訊,警方初步還原了案發經過。 2019年8月,犯罪嫌疑人「俠客」加入了一個微信群。該群成員多為社會閒散人員,乾的也多是上不得檯面的事。一天,一個微信名為「奮鬥」的陌生人在群裡發布信息:要找人做件「大事」,有興趣的私聊。這條信息吸引了「俠客」,「俠客」當天就添加了對方的微信。

「奮鬥」告訴「俠客」,自己想讓一個名叫王艷的女人「消失」,事後可以給「俠客」80萬元的報酬,但是在王艷沒有「消失」前,自己不會出一分錢。考慮良久,「俠客」答應了對方的條件。

但是轉天,「俠客」就以50萬元的價格將「任務」轉包給了另一個犯罪嫌疑人「殘雪飲酒」,並強調事成之前不提供任何「活動經費」。在「俠客」看來,這是個無本萬利的好買賣,既不用投入,又能轉移風險,一舉兩得。

當月下旬,「殘雪飲酒」來到宿遷並租住在王艷家附近。一個月內,「殘雪飲酒」摸清了王艷的生活習慣,對週邊環境進行了踩點,併購買了電擊棍、手套、黑色塑料袋等作案工具伺機動手。

就在「殘雪飲酒」準備動手的前幾天,僱凶者那邊傳來了新的消息:王艷的妹妹王蘭從外地返家,現在和姐姐住在一起。

考慮到目標是兩個人同住,動手難度太大,「殘雪飲酒」只能等待。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王艷的妹妹沒有一點要離開的意思。其間,僱凶者通過微信多次催促「俠客」動手,「俠客」無奈只能放棄當「中間商」的想法,希望通過與「殘雪飲酒」協同配合,順利完成任務。

然而,事與願違,「俠客」的加入並沒有讓任務有絲毫進展,眼看錢快不夠花了,「俠客」只好再次聯繫僱凶者,希望其能夠提供一些資金支持。僱凶者一口回絕了「俠客」的請求,並再三強調必須在10月24日之前殺掉王艷,哪怕推遲一天,也不會支付一分錢的報酬,但其又允諾事成之後將追加20萬元的報酬,總共支付100萬元的「辛苦費」。

眼看期限臨近,王蘭還是沒有搬走的意思,二人決定鋌而走險,將王艷與妹妹一起殺害。

10月24日當晚,二人頭戴鴨舌帽,手持電擊棍守在王艷家樓梯口,見姐妹二人先後回家後,上前敲門,並趁妹妹王蘭開門之際沖入房間實施犯罪。

究竟是誰

一定要致她於死地

圖片來源於網絡,與正文無關

從掌握的證據來看,這是一起典型的僱兇殺人案件,既然行兇者已被抓獲,那麼,只要以其為突破口就能很快偵破案件。但當警方對犯罪嫌疑人進行審訊時,一個出乎預料的情況出現了:犯罪嫌疑人竟然不知道僱凶者是誰。

據「俠客」交代,僱凶者從始至終都是通過微信與他聯繫,僱凶者也未透露過自己的身份信息,只知道對方的微信名叫「奮鬥」,其他信息一無所知。

偵查人員隨後通過電子技術恢復了已經註銷的名為「奮鬥」微信號的相關信息。但可惜的是,用於該微信註冊的手機號為非法渠道獲得的「黑號」,利用微信號反向追蹤僱凶者的線索就此中斷了。

為此,偵查人員決定轉變思路,從被害人的社會關係著手。警方通過調查得知,被害人王艷經營著一家KTV,雖然規模不大,但收入也算豐厚。王艷為人和善,平時除了看店就是去做美容,並未聽聞與人結仇。究竟是誰一定要致王艷於死地?

此時,兇手聊天記錄中的一個細節引起了偵查人員的注意。僱凶者在和「俠客」聯絡時一直強調「10月24日」這個日期,明確要求必須在「10月24日」之前殺掉王艷,哪怕連帶殺掉與其無冤無仇的王蘭。更讓人費解的是僱凶者明確告訴「俠客」,就算遲一天殺死王艷,也不會支付一分錢。僱凶者對「10月24日」過分執著讓偵查人員感到這裡面隱藏著重要線索。

而從僱凶者主動告知犯罪嫌疑人王艷的妹妹王蘭即將返家與姐姐一起居住這一細節來看,僱凶者對王艷的生活作息習慣非常熟悉,因此熟人僱凶作案的機率極大。

隨後,警方從與王艷熟悉且10月24日與王艷有利益糾葛這兩個條件上篩選,僱凶者的範圍大大縮小,後經多次調查比對,一個名叫李萌的人進入了偵查人員視線中。

李萌是王艷的好閨蜜,在王艷獲救昏迷期間多次來到醫院探望,王艷甦醒後還陪著王艷落了不少眼淚,怎麼看都不像是僱兇殺人案件的策劃者。

而訊問結果卻讓王艷驚掉了下巴,進入訊問室不到20分鐘,李萌就將自己僱兇殺人的事情全盤托出。

無錢退款起殺心

圖片來源於網絡,與正文無關

事情還要從王艷的愛好說起。正如前文所說,王艷是一家KTV的老闆,收入頗豐又特別喜愛美容。 2019年,王艷在一家名為「凱薩琳肌膚管理中心」的美容院辦了會員卡,這家美容院的經營者正是李萌的姐姐。

李萌當時就在美容院上班,出手闊綽的王艷很快引起了她的注意。在李萌的刻意接觸下,二人逐漸熟絡起來。李萌雖然年紀不大,但心思活絡,為了儘早拿下這條「大魚」,她使出渾身解數,服務做得認真,嘴巴又甜,成天姐姐、姐姐地叫個不停。很快,這個年紀不大但情商頗高的小妹妹贏得了王艷的好感,二人成了無話不談的閨蜜。

此時的王艷並不知道,眼前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好閨蜜早就將她當成了待宰的羔羊,而那些刻意奉承不過是為取得信任而投餵的「餌料」。

在與王艷的聊天中,李萌總是以關心姐姐的名義或多或少地提及經常熬夜對皮膚不好,女人不要太辛苦云云,這些「關心」,一方面讓王艷很感動,另一方面也在王艷心裡埋下了放棄經營KTV的念頭。

2019年3月的一天,王艷和往常一樣享受著好閨蜜的美容服務,心有退意的她向李萌吐露了經營KTV太累想轉行的想法。暗自竊喜的李萌表面上假意勸解王艷珍惜當前工作,但類似熬夜對皮膚不好,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的話術一點不少,這反而堅定了王艷轉行的決心。

一周後,王艷再次向李萌抱怨KTV經營耗神費力,此時,李萌才全盤托出了自己的計劃。她告訴王艷,做美容美體生意很賺錢,並表示自己認識某美容品牌的老總和江蘇地區總代理,只要進行一些投資,憑藉她對美容行業的了解,二人合作一定能賺個盆滿缽滿,在美容上花費頗多的王艷對此感同身受。

後續,王艷陸續通過轉帳、現金等方式支付給李萌42.5萬元貨款,然而錢付了,產品卻遲遲不見蹤影。其間,王艷多次向李萌詢問投資進展狀況,李萌均以物流過慢、廠家原料缺乏等理由搪塞。三個月後,忍無可忍的王艷再次找到李萌要求撤股,並讓李萌儘快退還投資款。王艷告訴李萌:如果10月25日之前還不了錢,就法庭上見。

李萌當然沒有錢還,那40多萬元早已變成了賭桌上的籌碼、情人手上的戒指、自駕遊的汽車,唯獨沒有王艷想要的美容產品。想到還不起錢就要對簿公堂的狼狽,李萌決定再努力一把,而努力的方式就是僱兇殺人。

李萌在微信群發布懸賞的第二天,一個叫「俠客」的人添加了她的微信。

監視居住期間

竟然又對另一個閨蜜下手

圖片來源於網絡,與正文無關

至此,案件已基本查清,「俠客」與「殘雪飲酒」因涉嫌故意殺人被刑事拘留,僱凶者李萌因為懷孕而被監視居住。在此期間,李萌並未對自己的行為進行反思,反而是徹底陷入瘋狂。

前文提及,李萌將王艷交與她的貨款揮霍一空,這其中就包括為自己和情人購置了一輛汽車。李萌生性好賭,賭桌上揮霍剩下的錢只夠支付購車的首付,眼見沒了收入還款壓力一月大於一月,李萌決定再賭一把。這次李萌選擇的目標是她的另一個好閨蜜——陳月。

和王艷一樣,陳月也是美容院的常客。在和陳月的攀談中李萌得知,陳月和她有個共同好友——楊東。於是,李萌違反監視居住規定,私自離開住所,找到陳月,謊稱自己是楊東的情人,楊東要給自己買車還差13萬元,想找陳月借錢。陳月起初還有些疑惑,但李萌拿出楊東發給自己的聊天記錄給陳月看,陳月看著熟悉的微信名和微信頭像,加上李萌也算是自己的閨蜜,也就相信了她的話。

她不知道的是,這個所謂的聊天記錄是李萌偽造的。兩天後,陳月將13萬元匯到李萌帳戶,並約定一周後還款。但這筆錢李萌並沒有用來償還購車的尾款,而是作為首付又買了一輛奧迪轎車。

一周時間一晃而過,借款到期李萌沒有還款,陳月也開始頻繁地催要。僱兇殺人失敗讓李萌對網絡上所謂「殺手」的業務能力產生懷疑,這一次李萌決定親自動手。

李萌通過網絡購買了寵物用麻醉劑「舒泰50」,企圖以給陳月打「瘦肩針」為由,將陳月騙至美容院房間內,採用注射大量麻醉劑的方法將其殺害,所幸陳月一直對自己的肩膀很滿意,並未同意注射「瘦肩針」,李萌的謀殺計劃只能作罷。

後李萌因無力還款,向陳月承認欺騙她的事實,陳月報警。經鑑定,「舒泰50」含有替來他明和唑拉西泮,系獸用麻醉劑的主要成分,陳月準備的注射劑量雖不致死,但對人體有危害性。

2020年7月6日,宿遷市宿城區檢察院以李萌犯故意殺人罪、詐騙罪向法院提起公訴。日前,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以詐騙罪判處李萌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12萬元;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李萌有期徒刑九年,實行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四年,並處罰金12萬元。兩名被雇用的殺手杜強、殷振也被判刑。

(文中人員均係化名)

來源:最高人民檢察院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