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毛岸英犧牲後,毛主席勸兒媳劉思齊改嫁:下決心結婚吧,是時候了


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在美軍空襲中壯烈犧牲,年僅28歲。

當晚,彭德懷總司令將這個噩耗,以電報的形式發給了中央軍委。周總理看到電文後,不禁潸然淚下,可想而知,這對毛主席該是多麼大的打擊!

何況,當時毛主席正處在病中,還要兼顧指揮抗美援朝的大局。考慮到主席的身體,周總理和劉少奇商量後,決定暫時隱瞞這個訊息。

直到1951年1月2日,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大勝後,周總理才將電報給了毛主席,並在信中寫道:「毛岸英同志的犧牲是光榮的。當時我因你們都在感冒中,未將此電送閱,但已送少奇同志閱過。」

機要祕書葉子龍,將電報遞給了主席後,屋子裡只有吸菸的聲音,安靜地讓人害怕。那份簡短的電報,毛主席竟看了3、4分鐘。不知是煙燻的還是悲傷過度,毛主席的眼中噙滿了淚水,但終究沒有哭出來。

過了很久,毛主席才抬起頭,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他對葉子龍擺了擺手說道:「戰爭嘛,總會有犧牲。犧牲者成千上萬,無法只顧及此一人,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已過去,精神偉大……」

而那時,毛岸英的妻子劉思齊年僅20歲。她還期盼著能早日與丈夫重聚,根本不會想到,兩人早已天人永隔!

毛主席實在不忍心,讓兒媳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便封鎖了訊息。劉思齊的母親張文秋知道後,也一直瞞著女兒,快3年後,劉思齊才知道這個噩耗!

毛岸英犧牲後,毛主席勸兒媳劉思齊改嫁:下決心結婚吧,是時候了

毛主席與毛岸英

1個

毛岸英與劉思齊的緣分,早在二人小的時候就註定了。

1927年春天,時任宣傳科社會股長的劉謙初,帶著愛人張文秋去武昌拜訪毛主席。期間,兩人就國內形勢展開了討論,相談甚歡。楊開慧也出來招待客人。

得知這對情侶即將舉辦婚禮,毛主席幽默地說道:「別人會祝你們早生貴子,我則希望你們早生、多生千金,我們兩家好對親家,我有3個兒子吶!」一旁的張文秋聽後,羞澀地低下了頭。多年以後,她竟與毛主席真的成了親家。

後來,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無數革命志士陷入危難之中。1930年8月6日,劉謙初在向黨中央彙報工作的路上,不幸被捕,最終死在了山東軍閥韓復渠之手,年僅34歲。

而他的妻子張文秋,此前在組織的幫助下,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劉思齊。

毛岸英犧牲後,毛主席勸兒媳劉思齊改嫁:下決心結婚吧,是時候了

毛岸英和劉思齊

丈夫犧牲後,張文秋就帶著女兒四處奔波,1937年,她們來到了延安。第二年,毛主席在禮堂看了一出話劇,名為《棄兒》。講的是一對中共夫妻被捕後,他們的女兒在寒風中哭喊「媽媽、媽媽」。

看到這裡,毛主席深受感動。想到了自己的三個兒子,他們在上海流浪的日子,大抵也是如此吧……演出結束後,毛主席讓那個扮演「棄兒」的小女孩過來,問她叫什麼名字,父母是誰?

而那個小女孩,就是劉思齊。她指向後方的父母,說那是她的爸爸媽媽。在毛主席的示意下,張文秋和陳振亞同志走了過來。談話中,毛主席看張文秋很是「眼熟」,這才想起當年的那對青年。

原來,劉思齊的生父劉謙初犧牲後,陳振亞就做了她的繼父。毛主席憐愛地看著劉思齊,說道:「我做你的乾爸爸,你做我的乾女兒,好嗎?」

劉思齊回答道:「好!」

從此以後,毛主席多了一個乾女兒,未來還會多一個兒媳婦。

1939年,劉思齊隨父母前往蘇聯。路過烏魯木齊的時候,被軍閥盛世才所抓。1943年,陳振亞被盛世才所殺。而張文秋母女則被關押長達4年之久,直到1946年才被放了出來。

重返延安後,毛主席一眼就認出了張文秋,對她說:「你回來了,好不容易呀!思齊呢?怎麼沒有見到她?」

張文秋將身後的劉思齊帶到主席面前,主席看到後說:「七八年不見面,長成大人了,我都認不出來你!你還是我的乾女兒呢,記得嗎?」

劉思齊點了點頭。第二天,劉思齊就來到了毛主席的家中,在那裡,她與毛岸英有了第一次邂逅。

2

那一年,毛岸英24歲,劉思齊16歲。

從毛主席家裡出來後,劉思齊牽著李訥的手下山。前面一個青年走來,李訥鬆開了劉思齊的手,奔向那個青年,嘴裡還喊著「哥哥」。她這才知道那個人,就是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

兩人第一次見面,印象都十分深刻。劉思齊也管他叫大哥,覺得他很隨和,也很樸素。後來,毛岸英給劉思齊寫了一封信,上面寫道:「記得她的眼睛很大,亮亮的」。那人的初遇,就是這麼平淡且溫馨。

1948年,毛岸英來到西柏坡擔任編輯助理。恰巧,劉思齊也來西柏坡看望母親,這是兩人第二次相遇。後來一天晚上,劉思齊跟李訥住在一起,毛岸英從外面回來,跟她們聊天。當時天色已經很晚了,毛岸英卻好像還有說不完的話。到後來,都聊到了理論和馬列主義。劉思齊自然是聽不懂,李訥年紀小,早就困得不停點頭。

劉思齊那時已經明白毛岸英的心意,對他說道:「我們差距太大,你是洋學生,吃洋麵包的,我是從監獄出來的,現在還在上培訓班呢。」但毛岸英卻並不在乎,反而動情地說道:

「我們兩個是命運相同的,一條藤上個兩個苦瓜,我的媽媽是被國民黨槍斃的,你的爸爸是被國民黨槍斃的,我從小坐監獄,你也從小坐監獄。我從小流浪失學,你也是從小失學,坐監獄。但是我們兩個應該能夠走到一起。」

1949年, 毛澤東與毛岸英、劉思齊、李訥在北京香山

那晚過後,劉思齊又在西柏坡住了一個月。兩人相處日久,漸生情愫。真正打動劉思齊的,除了毛岸英早年的坎坷經歷,還有他在蘇聯10年養成的浪漫、奔放的感情。很多年後,劉思齊回憶與毛岸英的點點滴滴:有時候他送給自己一個襯衣,或者一個手提包,就非常幸福了。

1949年10月15日,毛主席在中南海為兩人舉辦了婚禮。這場婚禮規格最高,但場面卻最為低調。一共只有兩桌,一桌是周恩來和鄧穎超、朱德和康克清、劉少奇和王光美、李富春和蔡暢、謝覺哉和王定國等領導人,另一桌則是她們的弟弟妹妹。

菜也很普通,都一些家鄉菜,像臘肉、臘魚等等。劉思齊身穿一件棕色的條絨衣服,連妝都沒有化。後來還是李訥和李敏,不知從哪找來一朵花,給她戴了上去。

席間,毛主席又拿出了一件大衣送給毛岸英,又看了看劉思齊,覺得也應該送給兒媳婦點禮物,便說道:「這樣吧,晚上你們兩個蓋上,思齊也有份。」就這樣,劉思齊和毛岸英成為了夫妻。

結婚以後,劉思齊繼續上學,毛岸英則在中宣部等崗位工作。

毛岸英犧牲後,毛主席勸兒媳劉思齊改嫁:下決心結婚吧,是時候了

毛岸英與劉思齊

3

1950年6月25日,北韓戰爭爆發。幾個月後,毛主席在中南海連著開了兩天會議,最終確定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那時,毛岸英在北京機器總廠擔任黨支部副書記。得知抗美援朝的訊息後,他就主動請纓,表達了想要上戰場的請求,並得到了毛主席的支援。

彭德懷總司令離京赴朝之前,毛主席親自為他踐行,毛岸英則在一旁作陪。席上,毛主席對彭德懷說:「我這兒子不想在工廠幹了,他想跟你去打仗,早就交上了請戰書,要我批准,我沒有這個權利,你是司令員,你看要不要這兵。」

彭德懷聽後,馬上婉拒道:「不行。去北韓有危險,美國飛機到處轟炸。你還是在後方,搞建設也是抗美援朝。」

彭德懷面露難色,最後還是毛主席打了圓場:「我替岸英向你求個情,你就收下他,岸英會講俄語、英語,你到北韓,免不了跟蘇聯人、美中國人打交道,讓他擔任翻譯工作。」

彭德懷點頭同意,毛岸英終於得到了上前線的機會,但他同時要面對的,是跟妻子兩地分離的痛楚。

毛主席與毛岸英

毛岸英赴朝之前,回了一趟家,這才知道劉思齊得了急性闌尾炎,在北京醫院住院。他跑到醫院陪了劉思齊兩晚,10月14日晚上,他對妻子說道:「我明天將要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去出差。我走了,通訊不方便,如果沒有接到我的信,千萬彆著急。」

劉思齊問道:「你要去哪裡?」

毛岸英並沒有回答她,而是問她:「有個北韓,你知不知道?」

劉思齊回答:「知道,那裡正在打仗。」她當時根本沒想到,丈夫出差會跟北韓有關係,她多年後回憶起來,感覺丈夫是想告訴她的,但最終沒忍心說出口。可能在去之前,毛岸英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在臨走之前,他還向劉思齊交代了幾件事:第一件,要她無論如何,也要完成她的學業;第二件,每週去看看父親;第三件,替他照顧好岸青的生活。

晚上11點的時候,劉思齊送毛岸英離開。丈夫卻走走回回,一副戀戀不捨的樣子,給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後才離開。劉思齊當時覺得很奇怪,夫妻之間為什麼要鞠躬呢?後來才漸漸反應過來,那幾件事,可能就是他交代的「遺囑」。

毛岸英入朝前的最後一張照片

4

1950年10月19日,毛岸英隨著志願軍先頭部隊,跨過了鴨綠江。在北韓戰場,他和彭德懷、鄧華、洪學智生活在一起,負責俄語翻譯和機要祕書。

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所在的志願軍總部,因為頻繁發放電報引起了美軍的注意。中午的時候,美軍就派了三架戰機前來轟炸,但空襲後就離開了。毛岸英和參謀高瑞欣返回作戰室,準備收拾機要檔案與電報。

正在這時,已經飛走的美軍戰機卻突然調了頭,再次轉向志願軍總部。隨即大量汽油彈從天而降,地面瞬間成了一片火光。毛岸英與高瑞欣,均不幸犧牲。後來,人們在一具燒焦的屍體身上,發現了斯大林贈送的手槍和一隻蘇聯手錶,確認了是毛岸英。

那時,距離他從北京來到北韓戰場,才僅僅一個多月。

事情發生以後,大榆洞志願軍總部的氣氛十分悲傷。尤其是彭德懷,他不禁嘆道:「哎!主席把他的兒子託付給我,我怎麼向他交待喲 !」

平復了情緒後,彭德懷準備起草電文,短短几十個字,他竟寫了好幾個小時。毛主席收到電文後,一隻連著一隻抽著煙,過了許久,才說道:「唉,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戰爭嘛,總要有傷亡。」

毛主席不忍讓劉思齊知道這個噩耗,就封鎖了這個訊息。他寧可自己忍受悲痛,也不願兒媳去承受這種痛苦。毛岸英犧牲以後,劉思齊不知真相,她聽從了丈夫的交代,每週都去看望毛主席。毛主席還要裝作不知道,聽她講和岸英的故事。後來劉思齊想起這段往事,覺得主席要承受的傷痛更多。

毛岸英去北韓後,曾給劉思齊來過一封信,但隨後就再無音信。因為走之前,丈夫特意告訴她,如果沒有接到他的信,千萬不要著急,她就這麼一直等了下去,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個叫侯波的攝影師,給了她一張照片,上面是毛岸英穿著人民軍的軍裝。劉思齊這才知道,丈夫不是去出差,而是去抗美援朝了。

從那時開始,她才開始著急。因為很多戰士都陸續回來了,毛岸英卻還沒有訊息。到後來,北韓都停戰了,劉思齊實在等不了了,就去找了毛主席:「爸爸,岸英已經有兩年8個月18天沒有給我來信了!」

毛岸英、毛主席與劉思齊

這一次,毛主席再也瞞不住了,他沒有直接告訴兒媳噩耗,而是先說:

「思齊,我知道你對岸英的感情很深,親人之間的離別,是很痛苦的。我至今還記得,當年我和你們的開慧媽媽在離別時,她送了我一程又一程。我說,我們很快會見面的,你回吧!她就是不回去,站在那裡望著我,直到我們互相都看不見了。3年後,卻傳來她不幸的訊息!還有你們澤民叔叔、澤覃叔叔、澤建姑姑、楚雄小哥哥……」

劉思齊聽到這裡,終於得到了心裡一直不願接受的答案,她的丈夫,毛岸英真的離開了她。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哭得昏天黑地,毛主席也強忍著悲痛,木然地坐在那裡。

一旁的周總理安慰劉思齊,還要照顧毛主席,當他摸到主席的手時,發現已經變得冰涼,連忙對劉思齊說:「思齊,你要節哀,爸爸的手都冰涼了。」她這才從悲傷中出來,轉過頭來安慰毛主席。

毛主席與劉思齊劇照

5

毛主席猜到,劉思齊肯定是睡不好覺了,便拿出三粒自己的安眠藥送給她,讓她實在睡不著就服用一粒。到了晚上,劉思齊果然難以入睡,翻箱倒櫃地找那三粒安眠藥,但怎麼也找不到。

後來還是她的母親張文秋說,是她給藏起來了。因為她聽別人說,吃安眠藥可能會有依賴感,以後不吃就無法睡覺。但母親的好意起了反作用,對於當時的劉思齊來說,她真的很想好好睡一覺。後來,劉思齊說道:「真正能體諒他感情的是公公毛澤東,而不是生母張文秋!」她對毛岸英的感情,只有毛主席清楚。

時間一轉,八年過去了。期間劉思齊曾遠赴蘇聯求學,後來又回到北京大學繼續攻讀,但她對丈夫的思念卻沒隨著時間逝去。毛主席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對兒媳說:

「我知道你對岸英感情很深。但望門守節,從一而終,這都是封建的東西,岸英不會贊成,爸爸也不會贊成。你年紀輕輕的,就這樣孤苦伶仃地生活,爸爸心裡不安,很難過。讓爸爸給你找個物件吧!」

劉思齊讓妹妹邵華替她解釋,她和毛岸英夫妻一場,沒盡過妻子的責任。她想去北韓為丈夫掃墓,如果不親自去祭奠毛岸英,她是不會改嫁的。

最終,毛主席同意了這個決定,他派祕書沈同陪著她們前去。在臨行前,毛主席還用他的稿費,為每個人添了一件新衣服,並囑咐她們:「不要用公家的錢,也不要驚動北韓。」

晚年的劉思齊

1959年,劉思齊一行人來到了檜倉郡,終於見到了毛岸英的墓碑。這麼多年的心酸,在這一刻爆發了出來。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緒,跪在毛岸英的墓碑前,痛哭失聲:「岸英啊,我看你來了,代表父親看你來了。這麼多年才來看你,我來晚了……」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來之前,劉思齊心裡還抱有一絲幻想,覺得丈夫還在哪個地方活著,或許有一天他就推門進來了。但這次真的看到毛岸英的墓碑,她才意識到,丈夫是真的離開了。

回到北京的路上,因為傷心過度,劉思齊的幾種急性病併發。毛主席派李銀橋去看望她,並給予鼓勵,終於讓她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待她緩過來後,毛主席仍勸兒媳劉思齊改嫁:

女兒:你好!哪有忘記的道理?你要聽勸,下決心結婚吧,是時候了。五心不定輸得乾乾淨淨。高不成低不就,是你們這一類女孩子的通病。是不是呢?信到,回信給我為盼!問好。

在毛主席的牽線下,劉思齊終於走出喪夫的痛苦,和楊茂之重新組成了家庭。結婚當天,毛主席送給了她兩首詞——《卜運算元·詠梅》、《七律·和郭沫若同志》,並拿出了300塊讓她購置禮品。

毛岸英之墓

毛岸英生前,在日記裡反覆問自己:「我做毛澤東的兒子合格嗎?」在奔赴北韓之前,他也曾問過毛主席這個問題,主席回答:「等你回來,爸爸給你個答覆。」

沒想到,毛岸英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後來,劉思齊也問過毛主席這個問題,主席說:「合格,他是我的驕傲。」劉思齊望著毛主席,說道:「岸英活著的時候,聽到爸爸這麼說,他該多高興啊……」毛主席沒有說話,只是默默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