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今天想和大家聊的公司是京東方,這家公司既有民族之光的美譽,也有東方巨嬰的醜名。它從上市至今曾連續虧損14年,每次缺錢國家都會拿出幾十億、上百億對它進行各種補貼。但時至今日京東方依然是一個離開補貼就無法盈利的燒錢巨獸。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京東方從1998年到2012年這14年間國家以不同方式給京東方投資3062億。這種投資方式以2018年京東方在重慶建設新的顯示面板生產線為例,公司建設上京東方只出資100億,而重慶市兩江區的國企單位就拿出了160億。

如果單從資本角度去考慮,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京東方就是一家被國家補貼喂大的資本巨嬰。但凡事都有兩面性,因為站在產業鏈的角度去權衡,東方也無愧於民族之光的稱謂。

看到這裡可能會有部分新能源粉絲對我的雙標進行駁斥。但您先別著急因為後面我會詳述京東方和其他同樣吃補貼的公司究竟有何不同?京東方的技術實力究竟怎樣?以及我們通過京東方可以在晶元市場突圍中學到什麼?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京東方作為一家國有企業,其前身是另一家國有公司北京電子管廠。那時電子管廠因為不適應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轉變,連年虧損嚴重。於是在國企改革的時代浪潮下,1993年由王東升接手了北京電子管廠,進行股份制改造,並在北京電子管廠的基礎上創辦了京東方。

在2003年以前京東方在中國顯示面板產業集群裡面屬於無名小卒,那時的老大位置被TCL、康佳和長虹等顯像管技術的公司所把持。但在2003年和2004年市場迎來了轉變,那就是超薄液晶顯示器(LCD)開始大量取代顯像管技術的大頭顯示器。

這讓原本在2003年重金壓倉了日韓顯像管生產線的老勢力們備受打擊。其中今天已經基本消失的彩虹集團,就在技術迭代前夜投資6億多引進日本日立的超大屏顯示管生產線。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但彩虹集團估計到死也沒有想到,這筆投資只是買了個被判死刑的寂寞。據相關數據顯示,2004年12月時全國CRT彩管庫存量同比上升367%。面對市場壓力老勢力們開始大面積出售2003年剛剛買下的CRT顯像管生產線及其設備元氣重傷。在這些老勢力們的退場整頓時,無名小卒京東方卻在2003年利用亞洲金融危機對韓國經濟的衝擊作用,斥資3.8億美元收購了海力士半導體旗下的低世代液晶面板生產線,正式進入了LCD的新世界。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完成收購后,京東方又斥資110億在北京建設第五代LCD生產線,並藉機調走了120多名海力士的技術骨幹參與建設。整個建設過程中中國工程師全程以學員身份給海力士技術主幹們打下手,並從中真正誕生第一批屬於我們國家自己的顯示面板人才,也是這批自己人才讓我們有了參與未來新興技術的入場券。

在京東方之後,天馬、TCL、柔宇和維信諾等眾多新勢力在國家保障的補貼之下,紛紛殺入LCD新市場。如果你是70或者80后可能還會對2003年需要花2萬多才買到的32寸液晶電視印象深刻。

當時第一批買了液晶電視的人可能沒有想到,僅僅幾年之後32寸的液晶電視淪為地攤貨,甚至到今天不到1000元就能拿下一個50英寸的液晶電視。

畢竟電視市場價格能夠快速下降,不是國際廠家的心慈手軟,不想多賺錢,而是我們自己技術突破帶動整個行業的發展紅利。和屏幕價格連年下降形成對比的是手機SOC的價格卻在連年上漲。其中邏輯很好理解,我沒有東西別人才會毫無顧忌大肆要價,哪怕我們知道人家成本只要100元,但基於我們需要的事實,人家給你賣1000元你也得買。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高科技市場的產品和豬肉、牛肉等商品不同,豬肉不能吃,我還能吃自己的牛肉,它們都有可以相互替代產品與之競爭。那看看現在到處都是寡頭的晶元巨頭,在一個既無奈又無助的現實困境下,哪怕被別人堵在家門口欺負,我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沒有選擇的事實。

好在屏幕的突圍上我們憑藉著京東方等公司的努力做出了一些成績。據中國海關數據顯示,我們的顯示面板進口額上在2012年達到544.67億美元之後開始下降,其中2017年時只有265億美元。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有趣的是我們從2012年到2017年,顯示面板進口數量並沒有持續下滑,反而在震蕩上升。造成進口額逐年下滑的主因是因為顯示面板便宜。比如2007年我們進口液晶顯示面板19.5億個,價值407.5億美元,平均價格20.9美元一個。

而在2016年,我們進口顯示面板是29.3億個,價值371.4億美元,那平均價格只有12.7美元。這裡想吐槽一下部分公司的宣傳策略,因為某些企業總是把行業發展帶來的紅利歸功到自己身上,完全不顧及國內上游公司對此付出努力和代價。只是希望大家多從產業鏈的角度思考問題,別為資本家的偽善帶節奏。

因為下面我要介紹的是京東方究竟付出什麼代價才走到今天和三星叫板的水平。

考量一家公司付出的最好方式是他賺到的錢都花到了哪兒?其實說起研發這事兒,一般情況下營銷號也好,自媒體的軟文也好,都只會告訴你他們的研發投入了多少多少,但不會去較真營業收入和研發投入比重,以及利潤和研發投入的比重。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據計算京東方在2001年到2016年15年時間裡,營收總額達到了3137.04億,但其利潤總額卻只有44億。累計計算其凈利潤率僅為1.41%。京東方凈利潤這麼低,是因為它把這些錢都投入到研發當中。

以京東方2019年財報為例,去年京東方的營收是1160億,研發投入87.5億,而利潤則只保留了19億。其營收和研發投入比是7.5%,利潤和研發投入比高達455.7%。

和京東方相比,國內某新興500強2019年營收高達2058億,利潤115億,但研發投入卻只有70億,營收和研發投入比是3.6%,而利潤和研發投入比也只有66%。對於中國硬體企業來說,類似這樣500強的公司是最多的,而像京東方這樣公司是極少的。

對於公司賺到的錢花在哪兒?利潤和研發投入比是個很好的參考指標。如果這個指標高於100%,說明公司的利潤給到研發人員的錢比股東更多,而低於100%則是股東拿到錢比研發人員要多。因為利潤也好,研發也好,本質上都是公司賺到錢如何再分配和取捨的問題,是願意拿出多少錢去做技術的決心問題。而和這家公司的利潤率無關。

既然講到利潤和研發投入比,估計關注比亞迪的粉絲要來批鬥我。因為按照比亞迪2019年營收1277億,利潤16億但研發投入高達84億。這家公司的利潤和研發投入和京東方比也不遑多讓。這不是基於相同事實、不同態度的雙標嗎?

對於這一點我只說一個,感興趣的同學不妨查一下。比亞迪在2019年的利潤是多少?研發投入又花了多少錢?當年國家補貼300公里以上的新能源你們就推出301公里的車補貼,補貼400公里以上的新能源你們又推出402公里的車。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甚至在2015年以後還推出過E5的專用車。躺著賺錢和殊死一搏的企業在戰鬥力上是不能相提並論的。比亞迪高研發的改變是從2015年開始的,具體原因我會通過一個小故事進行解讀。

一個有兩個孩子的家庭里,父母為了讓孩子以後有出息,對他們說誰在考試中考了70分就給誰100元的獎勵。剛開始的時候,京東方和比亞迪都能考到71分,都能拿到100分,但京東方覺得考71分還不行,為了以後能繼續拿錢得像100分努力。於是每次拿到100元都花了90元用在補習班和學習資料上。

而比亞迪覺得考71分已經很容易了,反正現在有錢花,以後父母把門檻提高了再努力也不遲。於是這100塊錢只花50元用於學習資料補充,留下50元用於個人娛樂消費。

18年後有一天父母對兄弟倆說,這次你們要面對全國的對手一起考大學。為了讓咱們家出人頭地,只能給有出息的人提供資助。所以誰能拿到清華、北大的名額,才能繼續給錢花,否則就給魯伊多的兄弟們多掙點零花錢。

但十幾年如一日沉澱下來,比亞迪突然發現那個每次都用90塊錢買資料,京東方已經走到同賽道第二名的水平,而自己這邊卻要面臨淘汰。於是面對2020年就要結束的補助,2015年開始不得不努力我承認比亞迪是當下國產新能源中認真造車的企業,但比亞迪和京東方的差距在於,京東方能讓國際領先者讓利。國產新能源呢?

人家欺負到我們家門口都不敢還口,甚至有些公司乾脆走起了買飯的路線。2006年以前三星和六家公司開個會,就能左右中國顯示面板的價格走勢。

2011年隨意找個理由就能給華為P1的屏幕進行斷供。但今天三星需要簽下巨額的違約協議,才能讓華為給三星產能過剩的Oled屏幕買單。而汽車市場上,大眾帕薩特段入門也好,各種合資車企之所以敢給中國市場提供這麼多雙標型特供車,本質上是在欺負我們自己人的不給力。

其實我們國產車沒有真正的市場話語權,因為兩個市場不同,汽車和顯示面板市場具體差距大家自己琢磨,我也懶得多說什麼,懂的人自然懂,不想醒的人我說再多他們也有一萬個理由繼續裝睡。這

里只是希望別做自欺欺人的虛假宣傳,也別學某些公司賺了錢都為你好的偽善消費者和普通人看不明白的事兒。我會想方設法給大家講清楚。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做了這麼多的鋪墊,我們再來講一下京東方的技術水平。如果單從營收和產業規模去考核,京東方在Oled上是全球第二,LCD上則是全球第一。因為過去比較努力的原因,2010年9月京東方在合肥交付了內地首條第六代LCD生產線,結束了國內不能生產32寸以上液晶顯示器的歷史。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2017年10月京東方又在七年後交付了國內首條第六代柔性OLed屏幕生產線,成為了繼三星之後全球第二條第六代的柔性Oled生產線。

國內LCD和OLed廠家們並不少,但京東方敢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至於真正的國內老二,從市值和研發上看,非華星光電莫屬。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這裡簡單插一句,就我個人了解小米電視的主要面板供應商就是TCL、華星光電,而華為則和京東方的合作比較密集。雖然京東方在屏幕市場上確實算得上三星競爭對手,但我們需要認清一個事實:

三星依然要強於京東方很多,因為LCD屬於低利潤的搏殺市場,所以我們僅以Oled產能為例,儘管京東方新的Oled生產線投產後三星在小型Oled市場的比重從2018年的94%下滑到了2009年的88,5%。但三星的產能依然是市場所有後來者相加之和的4倍以上。

屏幕市場是一個規模效益十分顯著的領域,更多的產能不僅意味著更低的製造成本,還意味著能在生產過程中獲得持續改進生產工藝的能力。對於屏幕製造來說,生產成本很大一部分受限於生產100個屏幕能產生多少優質產品的良品率。

目前根據今年8月份的報道,京東方的良品率在65%左右,而三星很早之前就達到90%。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國家補助,單拼成本京東方Oled屏幕根本沒有市場。換個直白的說法就是三星的屏幕既好用,而且還便宜。

這個事實從華為摺疊屏手機上其實也能窺見一些東西。在華為跟進三星推出摺疊屏手機后,余承東曾表示雖然華為Mate X定價高達16999元,但依然是虧本狀態,虧損達到6000到7000萬美元,也就是大約4.5億人民幣。

而造成虧本的原因就是京東方的摺疊屏成本根本降不下去。除了成本不及三星,2013年三星還在國內申請一種類似鑽石的像素點排列方式,這導致國內的OLed廠家們要想生產鑽石屏,還得需要經過三星授權,這個專利到2033年才會過期。也就是說等到黃花菜都涼了才能隨便採摘。

講到這裡也忍不住想給大家插上一句話,最近大家都在爭論誰在扶持國產屏?單從華為虧損4.5億去給京東方摺疊屏買單,這一點你們想想如果發生在你身上,會做成多大陣地宣傳一下還不明白嗎?

拋開市場層面的一些東西,從產業鏈去看國內顯示面板市場其實也並不樂觀,比如蒸鍍機、蒸鍍掩膜版等等用於生產OLED的核心裝備完全依靠進口,還有一些OLED的驅動晶元目前也是寄人籬下的水平。好在今年8月華為宣布進入OLED驅動晶元領域,幫助國內顯示面板市場走出依賴國際進口的窘境。

簡單總結一下,京東方雖然是國內第一,世界第二,在傳統OLED屏幕的賽道上,距離三星依然有著不小的差距。我們狂歡的同時也要認清現實,允許我們企業在不足中逐漸進步。因為如果不是國家支撐著京東方的虧損,我們今天手機價格不知要在屏幕上被三星徵召多少智商稅。

任何使用了優質國產屏的公司都應該被尊重,因為排除補貼的前提下,三星給到他們的報價可能會更低。別把自己幾十萬的商業利益凌駕到國家投入上千億的產業利益之上。

三星的中國勁敵—京東方隱忍17年的屏幕面板創業史

最後一部分給大家講講京東方壓住的mini LED技術以及晶元產業能從顯示面板突圍中借鑒什麼?mini LED技術其實是oled技術的一個分支路線,但未來具有取代OLED的可能性。簡單理解其技術原理是基於LCD和LED技術所做的一種組合性升級。

就像原來一整塊LCD面板的光源分解成100微米左右的小光源,從而實現對屏幕圖像更加精細的控制。體現在產品中就是讓屏幕擁有更高的對比度和顏色顯示效果。但這一技術目前有一個缺點,就是小光源受制於設備限制,無法進行更精密的切分,因此其使用場景可能會以電視等大屏設備為主,手機屏幕仍需等待。

京東方壓住這一技術其實還有一個重要點,這是mini LED在解決生產設備和良品率問題后,未來可以升級為micro LED,這一技術會從功能點上進行突破,讓不同顏色的像素點直接進行像素排列,組成更優於LED的新型顯示器。

京東方目前在這技術上應該是全面領先三星的,但兩家實驗室的最新進展我不太清楚,所以就不做定論,只能等京東方量產後從消費者角度默默支持顯示器。

晶元市場其實非常相似,兩者都是只要落後就會面臨無底洞式投入的市場。十年前的中國液晶面板進口額是460億美元,僅次於鐵礦石、石油和1569億美元集成電路。然而為了填下460十億美元的坑,我們投入了1.2萬億以上的資金,也才砸出了今天這般場景。面對曾經比這個坑大出3.4倍的晶元無底洞。看到這裡你們共同猜一下,我們未來10年和20年要掙多少錢才能把這個坑填平?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