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快遞小哥三靈魂拷問問倒美團王興


快遞小哥也是人呢,得把他當人看——題記

最近,一段美團外賣騎手(快遞小哥)自拍的視頻火了。他以親身經歷,向美團提出了深有感觸的三個尖銳問題:

第一,為何美團送餐時間一減再減?從最初的50分鐘降到40分鐘,如今變成30分鐘,甚至還有20分鐘,難道商家不需要時間做菜嗎?

第二,美團平台的扣款非常強勢,只要超時就是扣款,甚至連原因都不需要詢問,騎手們申訴也不被通過。

第三,訂單超時就有差評,騎手則要被封號一天;或者用戶申請退單,卻要騎手來「買單」?

快遞小哥三靈魂拷問問倒美團王興

這三問直擊美團「霸王條款」痛點,將中國第三大互聯網企業問得頗為狼狽,市值在數天內蒸發掉1000多億,導致王興紙面財富縮水200多億,一向能言善辯的美團CEO王興也沉默了。

視頻作者是美團外賣騎手,即快遞小哥。據統計,全國有這種快遞小哥600多萬,其中美團有295萬,接近一半。這些外賣騎手撐起了美團、餓了么這樣的外賣平台。雖然在外賣平台用工體系中,他們地位最低,卻是至關重要的一環。沒有外賣騎手的辛勤付出,外賣平台就是一個空中樓閣,他們的商業模式就是一張廢PPT,是外賣騎手打通了平台商業模式實現的最後一公里。

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外賣騎手起早貪黑,櫛風沐雨,隨叫隨到,「與死神賽跑,和交警較勁,和紅燈做朋友」,過著「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遲,幹得比驢累」的城市邊沿生活。今年由於疫情,經濟受到影響,外賣騎手更多,幹得更辛苦,所得更少了。美團最新一季財報稱:「美團外賣現有騎手295萬人,其中最近半年新增的騎手有138萬,半年增幅達87%, 但騎手的費用支出同比增長只有8.7%。」

快遞小哥三靈魂拷問問倒美團王興

美團財報里這句話說明,美團的外賣騎手的待遇是越來越低了。曾經傳言快遞小哥月薪上萬,實際上,這都是過去式了。現在只有那些頂級快遞小哥,才有可能達到這個收入標準,絕大多數月收入都在萬元以下。在平台給的派送費越來越少的同時,派送的時間越來越短,平台要求越來越苛刻,動不動就以經濟槓桿來懲罰「偷懶者」,平台的錢是越掙越多了,外賣騎手的日子卻是越來越艱難了。

我們經常看到外賣騎手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左衝右突,他們一邊單手掌舵,快速騎行,一邊查看地圖,撥打微信電話,意外交通事故時有發生,不是騎手撞了人,就是其他車輛撞了騎手。最近外賣騎手被媒體稱為「最高危的職業」。

美團外賣騎手的靈魂三叩問,真是把清華學霸王興給問倒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其實,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題,即在王興心目中,到底是快遞小哥的生命重要,還是客戶的效率和體驗重要,還是美團的利益重要?

快遞小哥三靈魂拷問問倒美團王興

也許,快遞小哥的生命是放在最後考慮的;放在中間考慮的是客戶的效率和體驗,因為競爭在加劇,對手餓了么在千方百計地逼你競爭。當然,在競爭中獲勝,最終也是為了平台利益。所以,歸根到底,還是平台利益至高無上,其他都要為平台利益服務。

其實,對外賣騎手苛刻的,在消費者中只是極少數。疫情下,訂單多了,做餐要排隊,費時間,整個過程是拉長了,而不是縮短了,這個複雜的過程卻要外賣騎手來承擔後果。事實上,即使超時了,給差評的客戶只是個別,絕大部分是願意等,也說得通的。但平台劃定了時間,就慫恿了客戶對外賣騎手從嚴要求。通過這種方式,美團效率是提高了,效益是增加了,但快遞小哥被逼得在路上要飛起來,不得不不停地跑跑跑。

快遞小哥三靈魂拷問問倒美團王興

即使是這樣,美團也沒有給快遞小哥一點情面,出了問題,責任全在快遞小哥那兒,一律責任自負,無理由扣款,不能申辯。

高飛銳思想不得不說,美團對待快遞小哥這一招,確實是太狠了一點。

2020年9月11日

快遞小哥三靈魂拷問問倒美團王興

快遞小哥三靈魂拷問問倒美團王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