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三國天才特工李孚:在大軍孤城之間來去自如,曹操也奈何不了他


在三國時期,有很多在古人看來並不重要,僅有一些微末小技,但是在今人看來非常酷炫的人物。這些人物在《三國志》的正文中可能沒有記載,或者比較稀少和離散,但是南朝宋史學家裴松之引注的內容還是相當豐富。下面小編要介紹的一個人物——李孚,堪稱漢末三國時期的天才特工,在曹操的大軍和被圍攻的鄴城中出入自如,曹操也奈何不了他。最後李孚也憑藉自己的才能得到曹操的青睞。

李孚的早期經歷

李孚在《三國志·魏書·賈逵傳》後引注的《魏略》中有完整傳記,因為在《魏略》中賈逵、李孚、楊沛三人合列一傳,所以裴松之就把李孚、楊沛二人的傳記列在《賈逵傳》後面。李孚原本應該叫做馮孚,不知道為什麼改姓李,他是冀州矩鹿郡人,在東漢的河北地區。

東漢在興平年間發生了一次巨大的饑荒,在興平元年(即公元194年)先發生蝗災又發生旱災,關中一帶,也就是東漢朝廷的京畿地區”人相食啖,白骨委積”;在次年興平二年(即公元195年)仍然是旱災。關中地區是重災區,其他地區也受到饑荒的影響。根據《魏書》中的記載,在建安元年(即公元196年)曹操在許都屯田的時候,”袁紹之在河北,軍人仰食桑椹。袁術在江、淮,取給蒲蠃。”雖然《魏書》的評價不高,可能有主觀色彩,但袁紹、袁術等人應該還是受到這次饑荒的影響。

李孚所在的鉅鹿郡就在袁紹所統治的冀州,也發生了饑荒。李孚當時為冀州官學的學生,種植薤菜防備饑荒。有人管李孚索要薤菜,李孚果斷拒絕;李孚自己也不食用這些薤菜。因此當時的人評價李孚能”行意”,意思是意志堅定。李孚就因為這種比較另類的事件出名。

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一個人有了名望,基本上可以說是摸到了仕進的大門。果然李孚成為郡吏,在建安七年(即公元202年),袁紹嘔血而死,袁尚繼承袁紹的位置統領冀州。李孚成為袁尚的主簿,相當於袁尚的祕書,非常親信的關係。袁尚和兄長袁譚為爭奪冀州而刀兵相向,袁譚進攻冀州失敗,袁尚反過來進攻袁譚,李孚隨軍同行。袁譚為了自保與曹操聯合,曹操抓住袁尚出兵,鄴城空虛的時候襲擊鄴城。

李孚認為派一個沒有能力的人,恐怕很難完成目標。於是李孚請求由自己來執行這個任務。袁尚問李孚需要哪些準備工作,李孚認為鄴城的圍兵十分嚴密,大部隊根本無法突破曹操軍隊的封鎖,還容易被發現。所以李孚只是選了三個人,讓他們準備糧食快馬,唯獨不攜帶兵器。

半道上李孚令隨從準備三十枚刑杖,自己帶上武吏所帶的平上幘,帶著三個隨從趁夜到鄴城城下。鄴城被包圍得水洩不通,李孚手中的力量不夠,所以只能智取。李孚自稱為軍中的都督,先到曹操軍隊的北圍,沿著軍隊標表一直向東,又從東圍到南圍。在一路上呵斥責罵圍城的將士,對他們進行輕重不一的責罰。李孚故意經過曹操軍營前,一直向南行進,最後再往西拐,就是鄴城的正南方的章門。

三國天才特工李孚:在大軍孤城之間來去自如,曹操也奈何不了他

由於在曹操軍中的做戲,以及從曹操營前經過的經歷,已經給李孚帶來足夠的”威望”。李孚到章門二話不說開始責罵守將,並且將其綁縛收押,順利地突破章門的圍守,到鄴城城下通過城牆上垂下來的繩索進入鄴城。不僅可以了解到鄴城的虛實,他的到來對於鄴城守軍來說也是一次對士氣的巨大鼓舞,至少意味著袁尚大軍回援的訊息。

審配、李孚等人在鄴城開起了聯歡會,有人把這個情況反映給曹操。曹操知道李孚滲透進鄴城,但是在掌握著巨大優勢的情況下也不算太緊張,反而認為李孚既然能夠成功進城,將來也能夠巧妙的出城。即便如此,曹操還是加強了圍守的周密程度。

李孚的訊息帶到了,他要出城的難度比進城要大。這個時候李孚又想到一個主意——藏木於林。李孚和審配商議,以城中缺乏糧食為藉口,說服審配將城中老弱驅散出來。名義上是省糧食,其實是李孚為自己出城製造的亂局。幾千人拿著白幡點著火把,從鳳陽門、中陽門、廣陽門突圍,吸引了曹操軍隊的絕對的注意力,也給城外的袁尚釋放訊號。李孚趁這個機會成功突圍,與袁尚大軍匯合。曹操聽說李孚出城的訊息,同樣也是付之一笑。

李孚加入曹操集團

李孚順利地完成任務,可惜袁尚和審配兩個人物面對曹操白給,被曹操正面擊敗。袁尚向北撤退的時候,又遭到了袁譚的打擊。李孚和袁尚失散,只能歸附袁譚,成為袁譚的主簿。曹操既然擊敗了袁尚,當然也不再有與袁譚聯合的必要,以袁譚在曹操包圍鄴城時擴大勢力為由,將戰爭的矛頭轉向袁譚。袁譚面對曹操也是白給,在與曹操軍隊交戰時戰敗身死。

袁譚在城外戰死,南皮城內雖然已經無法,也沒有動機組織抵抗,但仍然比較混亂。這就成為李孚對曹操的見面禮。李孚出城投奔曹操,向曹操反映城內的亂象,勸曹操以新降者對袁譚舊部宣達指令,平息亂局。李孚自己就是新降,他也得到曹操的命令,轉過頭宣達”會為所間,裁署冗散”的政令,維持城內治安。李孚就這樣加入曹操集團,出任過解長、司隸校尉,最後終於陽平太守。

三國天才特工李孚:在大軍孤城之間來去自如,曹操也奈何不了他

李孚對歷史上的貢獻,從史料記載中僅能知道”鄴城之戰”中通報訊息這件事;後來雖然官至司隸校尉,權重極高,但是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表現。所以《三國志》並沒有李孚的傳記。在《三國志集解》中對李孚也有”小才”、”挾才以求知”的負面的評價。但是從今人,至少小編的眼光來看,李孚僅憑藉三人突破重圍給城中報信,又成功突圍保全自身,大軍之中來去自如,曹操明知道李孚的存在,卻只能在外面說一些沒營養的廢話,他的表現可以說是三國時期的天才特工了。

參考文獻:《三國志》、《後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