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被迫掙錢,13歲被奶奶帶去打抑制生長針,童星紀寶如現狀如何


1975年,13歲的童星紀寶如遭遇了一件慘事。因為她一直以來都是本色出演,沒有紮實的演技作為支撐,觀眾看久了便產生了審美疲勞。

其奶奶很快就察覺到了這一點,但她並沒有選擇將紀寶如送入培訓班進行打磨,而是粗暴地將她拉去醫院,注射了一種能夠抑制生長的藥物。

紀寶如直言被打針

回到家後,她還用粗布緊緊地勒住紀寶如正在發育的胸部。她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紀寶如的外貌永遠定格在十三歲。

這種做法可謂喪失人性,而紀寶如之所以會經歷這些,還得從她的出生說起。

紀寶如演自己奶奶「被粗布勒住胸部」

從家裡的「掃把星」到「小財神」

1962年紀寶如出生於台灣,她母親並不是父親唯一的女人,在她之前,家裡已經有七個孩子了。

再加上她母親那年懷的是個龍鳳胎,按照當地的說法,龍鳳胎裡的女孩是不祥之兆,所以父母沒等她斷奶就把她扔給了奶奶。

紀寶如跟著奶奶生活得也不好,因為每個月能從父母那兒拿到的錢只是杯水車薪。

奶奶的生活條件本來就差,現在又多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嬰兒,所以她從一開始就對紀寶如抱有怨恨之心。

紀寶如童年

當其他孩子向父母撒嬌要新衣服、新玩具時,紀寶如只能在一旁羨慕。

她常常看著看著就委屈地落下眼淚,但奶奶並沒有因此就同情這個可憐的小傢伙,而是打罵得愈發厲害,於是紀寶如就成了那條小街道出名的「愛哭鬼」。

紀寶如童年

紀寶如5歲那年,一個劇組正在招會演哭戲的小演員。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奶奶耳裡,她看了一眼正哭得稀里嘩啦的紀寶如,心裡默默打起瞭如意算盤。

紀寶如自述5歲半開始展露表演天賦

只見她一反常態用溫柔的語氣安慰紀寶如,緊接著就把她拽到了劇組裡試鏡。

但面對一群素不相識的人,紀寶如有些羞怯和緊張,她呆若木雞地杵在原地怎麼也哭不出來。這時站在一旁的奶奶忍不住了,便說「你要是哭了,我就給你買糖!」

奶奶帶紀寶如試鏡

從小到大,紀寶如只要花了家裡一分錢,奶奶都會覺得浪費,更別提買糖吃了。所以有了這個「奢侈品」的誘惑,紀寶如很快就哭了出來。

最終,紀寶如的哭聲打動了在場的所有工作人員,導演當場決定錄用她,還讓她唱主題曲。

這首歌的熱度絲毫不遜色於當時的流行歌手,紀寶如也憑藉甜美稚嫩的嗓音和可愛的長相,很快就成為了台灣最受歡迎的小童星。

紀寶如走紅後,不少影視公司的邀約紛沓而至,奶奶見狀自然是來者不拒。

而紀寶如也頗有表演天賦,每一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務。畢竟她從小就沒爹疼沒娘愛,寄人籬下還要看人臉色,如此悲催的成長經歷,自然讓她對苦情戲手到擒來。

少年紀寶如

在紀寶如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努力工作下,家裡的經濟狀況得到了極大地改善,就連平時吝嗇的奶奶,也過上了揮金如土的貴婦生活。然而這些永遠也無法滿足她無止盡的慾望。

從「掃把星」到「小財神」,紀寶如成為了家人賺取利益的工具,和在外人面前炫耀的資本。在他們眼裡,這個孩子只有「無用」和「有用」的區別,情感和思想根本不值一提。

紀寶如自述沒法讀書

所以奶奶才會變態地給她注射抑制生長針,完全不考慮她的感受。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紀寶如再次憑藉本色出演火遍台灣,這下奶奶就更加確信自己的選擇了,她心想:只要紀寶如一直保持著幼年的姿態,她就一定能繼續紅下去。

於是這種讓紀寶如痛苦不堪的藥物,又伴隨了她幾年才得以罷休。

紀寶如童年

雖然不再注射藥物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如噩夢般的生活。十六七歲的紀寶如長著一張娃娃臉,身高還不足一米五。在個個人高馬大的同齡人中,她就像是異類般的存在。

而正處於青春期的紀寶如,比過去更加敏感也更加自卑和抑鬱了,她沒有漂亮合身的衣服,沒有關心她的朋友、更沒有甜蜜的校園戀愛。

紀寶如奶奶與爺爺

極度缺愛的紀寶如遇上所謂的「真愛」,最後慘遭背叛。

在一次演唱會上,紀寶如認識了當時台灣當紅歌手余天的弟弟餘龍。兩人一見面就有聊不完的話題,演唱會結束後,他們也保持著密切地聯繫。

餘龍私底下常常會約紀寶如出去遊玩,對她噓寒問暖、無微不至。而此時的紀寶如,就猶如一個即將渴死的人,在沙漠中發現了水源一樣激動。

餘龍

餘龍的柔情、體貼和浪漫,是從小到大極度缺愛的她不曾感受過的。她覺得餘龍就是自己等待已久的「真命天子」,那一年她十九歲,而餘龍二十八歲。

回到家後,紀寶如向家人分享了這個喜訊,然而得知餘龍比她大九歲後,父親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經過一番爭論後,父親狠心地給了她一巴掌。紀寶如傷心地奪門而出,再也沒回過家。

紀寶如青年時期

逃離了那個折磨自己十九年的原生家庭後,紀寶如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氣,曾經抑鬱寡歡的她,因為餘龍的出現而變得樂觀,日子也越過越有盼頭。

結婚後,紀寶如為餘龍生下了三個孩子,這對於一個身形瘦小、體質虛弱的女子來說,無異於賭上了自己的性命。

即便如此,紀寶如也心甘情願為這個小家付出。生完孩子後,她就乾脆退出影視圈,專心在家相夫教子。

都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在他們家,餘龍負責賺錢,紀寶如就負責管錢。

之後他們通過炒股的方式,從一開始的幾千元到幾萬元,最後得到了上億元的豐厚回報。即便如此,紀寶如還是只給自己買平價的襯衫,而給餘龍買的卻是上萬元的西裝。

紀寶如與三個孩子

然而餘龍還是辜負了紀寶如的期待,因為有一天她發現,餘龍拿著他們的血汗錢包養了小三。

此時的紀寶如彷彿墜入了無盡的深淵,並痛苦地吶喊著,後來她落魄地帶著三個孩子離開了余龍。

紀寶如廣告

親人在哪兒家就在哪兒,每天推開家門沒有了妻子熱好的可口飯菜,沒有了孩子玩耍時的熱鬧氛圍,也沒有了枕邊的溫存,餘龍每天都過著獨自一人看著電視沙沙作響的日子。

此時他終於醒悟過來,於是懊惱地跑到紀寶如的住所懺悔,但始終沒有等到她的回應。

紀寶如

其實紀寶如十分猶豫,她一邊為餘龍的登門道歉感到高興,一邊又開始反思,變了質的愛情還能夠回到當初嗎?於是她勸餘龍再考慮一下。

然而餘龍的這一去,卻讓他們從此天人永隔了。離開紀寶如的住所後沒幾天,餘龍和朋友一起去唱k時,遇上了一場特大火災,最後不幸遇難去世了。

三個孩子,一個吸毒一個抑鬱,紀寶如是如何熬過這人生的下半場的?

餘龍死後,紀寶如一度懷疑是自己害死了他,再加上抽菸酗酒,導致她的性格開始變得異常暴躁易怒。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兩個兒子的精神狀況,也就可想而知了。

紀寶如

最後她的大兒子患上了抑鬱症,自殘、自殺鬧個不停;二兒子則和社會上的小混混打起了交道,還走上了吸毒的不歸路。

只有年紀最小的女兒一直陪伴在紀寶如身邊,像一個小大人一樣擔起了這個家的責任。

紀寶如與兒子

後來在小女兒的支持和鼓勵下,紀寶如決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她先是陪大兒子去看了心理醫生,每天和他一起出去學習如何與人交往。在她悉心地呵護下,大兒子終於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溫暖。

緊接著她又「下狠心」,將二兒子送進了戒毒所。起初孩子十分抗拒,甚至開始厭惡她。

但隨著紀寶如一封接一封沉甸甸的家書寄到他手邊時,他漸漸明白了母親的良苦用心,最後懸崖勒馬,成功和過去那段黑暗歷史告別了。

紀寶如

紀寶如看著這個家從一開始的支離破碎,到現在的幸福美滿,不禁感慨萬千。於是她決定將自己的這段經歷用文字記錄下來,去鼓舞更多的人。

到了2015年,她的自傳《愛,逆轉勝》,又被翻拍成了影視劇《珍珠人生》。它們見證了紀寶如是如何擺脫原生家庭的桎梏,又是如何在深陷泥潭時實現自我救贖。

劇照

如今的紀寶如再提起那些傷心往事時,已是一副釋然的模樣。

對於曾經對她不聞不問,成名後就將她當提款機的原生家庭,以及那個殘忍粗暴、唯利是圖的奶奶,她都選擇了原諒,這對她而言也是放過自己。

紀寶如參加公益

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和一張娃娃臉,雖然是紀寶如一生的遺憾,但在她瘦小的身軀裡,卻蘊含著巨人般強大的力量,這種精神力量足以支撐著她面對世間的一切大喜大悲。

相關推薦:

讓謝賢爬去台灣見他,用48瓶XO為古龍陪葬,半黑半白的王羽是誰?

2歲出道年賺百萬,被父母當「提款機」,童星小小彬現狀令人唏噓

隱退30年杳無音信,懸賞百萬也找不到人,這就是「天王」劉文正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