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幾多英雄幾多淚


韓戰,是新中國的立國之戰,而長津湖,可以說是這場戰爭的轉捩點。長津湖戰役之前,美軍已經越過三八線,逼近鴨綠江,威脅到了中國的安全。 1950年9月,聯合國軍在仁川登陸,總司令麥克阿瑟宣稱要在聖誕節前佔領整個朝鮮。

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中美兩支王牌部隊在長津湖展開激戰,其中美軍以海軍陸戰隊一師為代表,該部在二戰中曾參加過血戰沖繩島等著名戰役,史上從無敗績,直到遇到了中國人民志願軍。

整場戰役的過程並不複雜,先是志願軍採取穿插迂迴等策略,將美軍分割包圍在長津湖周邊。美軍憑藉強大的裝備和後勤優勢,突出志願軍包圍,付出慘痛代價撤離朝鮮半島東岸。長津湖戰役被稱為「中美雙方都不願提及的戰役」,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這場仗,打的實在是太慘了。

本文來回顧關於這場戰役的幾個細節。

01從東南到東北

參加長津湖戰役的中方軍隊,是原華東野戰軍第九兵團,在入朝作戰之前,這支部隊一直駐紮在福建沿海,他們原本的任務是:解放台灣。

隨著美國插手韓戰,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解放台灣的計劃被打亂,九兵團在1950年11月10日被緊急通知入朝參戰。

10多天之後,這支15萬人的部隊出現在了長津湖。

由於時間緊迫,來不及趕製適合北方禦寒的大棉衣,大部分戰士穿著南方單薄的棉衣進入了朝鮮。

戰士們要麼分到一條棉褲,要麼只能分到一頂棉帽,更多的是穿著單薄的軍裝進入了朝鮮戰場,請注意,這時是11月。

而長津湖所處的蓋馬高原,平均海拔1340米,冬季基本上在零下20度。入朝之後,志願軍還遭遇了朝鮮50年不遇的寒流,最低溫度甚至能達到零下40度。而志願軍身上,還穿著在南方十幾度氣溫下的單薄軍裝。

02敵人

1840年以來,中國一直以落後、積弱的形像出現在國際舞台。長津湖戰役之前,沒有人會相信中國軍隊敢去主動圍殲號稱世界最強的美國軍隊。當時兩國的差距,任何描述都不如以下數字更為直觀:

【坦克】朝鮮戰場上美軍一個軍擁有坦克430輛;我志願軍最初入朝的6個軍,一輛坦克也沒有。

【火砲】美軍一個陸軍師的師屬砲兵有432門榴彈炮和加農炮,還可以得到非師屬砲兵同類口徑和更大口徑火砲的支援;我志願軍一個師的師屬砲兵只有一個山炮營,12門山炮。

【電台】美軍一個步兵師擁有電台1600部,無線電通信可以一直到達排和班;我志願軍入朝時從各部隊多方抽調器材,才使每個軍的電台達到數十部,勉強裝備到營,營以下通信聯絡主要靠徒步通信、軍號、哨子及少量的信號彈等。

【汽車】美軍運輸全部機械化,一個軍擁有汽車約7000輛;我志願軍入朝之初,主力三十八軍只有汽車100輛,二十七軍則只有45輛。

【槍械】更難以置信的是,當時我三十八軍90%的戰鬥兵仍在用日軍1905年設計的三八式步槍。

【飛機】當時志願軍不但沒有飛機,連防空武器也極端缺乏。面對美軍1100架作戰飛機,志願軍當時只有一個高炮團,有36門75毫米口徑的高炮,還要留12門在鴨綠江邊保衛渡口。最初帶入朝鮮的,只有這種舊式的日制高炮24門。至於雷達,一部也沒有,搜索空中目標全憑耳聽和目視。巨大的武器差距,使得即使志願軍包圍了美軍,要全殲包圍圈裡面的敵人,依然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相關文章  爆發的比亞迪,9月銷量破八萬,產量即銷量,徹底顛覆燃油車

03凡人之軀,比肩神明

在《復仇者聯盟4》中,有這樣一幕,美國隊長孤身一人面對滅霸大軍,很多影迷稱之為「凡人之軀,比肩神明」。不過,這畢竟是電影。

類似的一幕,曾真實地發生在長津戰役的志願軍身上。

在美軍突圍撤退的過程中,沿途遭遇了志願軍頑強的圍追堵截。

1071.1高地和東南小高嶺是美軍撤退的必經之路,志願軍有一個連負責鎮守這兩個要點。連長帶領全連戰士先後8次擊退美軍的衝鋒,最後戰至陣地上僅剩3人。

這時,連長強制命令兩名傷員帶著機槍撤離,自己一個人留在了陣地上。當美軍新一輪衝鋒開始的時候,志願軍的陣地上沒有槍聲響起,當美軍士兵逼近山頂的時候,一名志願軍戰士突然從屍體堆中站起,抱著僅剩的一包炸藥,拉燃導火索,縱身沖向敵群,與爬上陣地的美軍同歸於盡。這位連長,叫楊根思。是新中國第一位特等功臣和特級戰鬥英雄。赴朝鮮參戰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中僅有2人獲得「特級英雄」的榮銜,另一位,叫黃繼光。楊根思所在的連,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20軍58師172團3連,1951年12月11日更名為「楊根思連」,並沿用至今。

07冰雕

在美軍撤退的路上,並非每一處都遭遇了志願軍猛烈的砲火。

在死鷹嶺,南撤的美軍較為順利地通過了志願軍陣地。並非志願軍沒有阻擊,而是嚴寒的天氣沒有給志願軍戰士這個機會。

因為,他們,集體,凍死在了陣地之上。

當接應部隊到來的時候,發現每個戰士凍死時仍然保持著戰鬥姿態,100多支老式步槍,槍口直指嶺下的公路,場景極為悲壯。戰爭結束之後,參加過這次戰爭的戰士提到這個情景都會淚流滿面。

九兵團有史記載的有三個連隊,成建制地全員凍死在陣地上,他們分別是:

20軍59師177團2營6連

20軍60師180團1營2連

27軍80師242團2營5連

他們以戰鬥隊形在自己的陣地上堅持到了最後一刻,成為悲壯的「冰雕連」。在堅守1519高地的177團2營6連的上海戰士宋阿毛身上,發現了一張紙片:

相關文章  中國第一個卵巢組織移植嬰兒保持健康,為卵巢早衰患者帶來希望

我愛親人和祖國,更愛我的榮譽。

我是一名光榮的志願軍戰士,

冰雪啊!我決不屈服於你,

哪怕是凍死,

我也要高傲地聳立在我們的陣地上。

長津湖的記憶,對親歷者來說,太慘、太苦,願他們能將這段記憶遺忘。而對於後來者,我們則需要銘記,在那遙遠的冰天雪地,有一群最可愛的人,用生命守衛了家園的安寧。

今日,山河無恙。

祖國,一切安好。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