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到凌晨的軌跡刷屏!本人及妻子發聲:想把孩子找回來


昨日,北京通報一無症狀感染者軌跡,因其軌跡顯示經常打工到凌晨,引發無數人關注與熱議,在朋友圈刷屏。

該人員居住在朝陽區平房鄉石各莊村558號房,主要從事裝修材料搬運工作,軌跡涉及至少23個地點,含胡大簋街兩家店、中關村購物中心、木偶劇院等。

據北京衛健委今早最新通報,該人員2021年11月來京務工,1月18日被診斷為無症狀感染者。 1月19日患者出現頭痛、咽痛等症狀,綜合流行病史、臨床表現、實驗室檢測和影像學檢查等結果,當日診斷為確診病例,臨床分型為輕型,繼續在定點醫院隔離治療。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該確診病例岳某,1978年生,原本在山東威海捕魚船做船員。岳某表示,我家住山東威海榮成市成山鎮,我大兒子在距離家50公里的一個食品廠工作。 2020年8月12日,他說肚子不舒服,就要回家找他媽,食品廠主任把他送到汽車站,然後他走丟了,就突然不見了。

2020年8月12日,因他的兒子曾在北京做過幫廚,他就來到北京尋找。在此之前,為了找兒子,他已經去過山東、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尋找兒子的同時,他都會打零工維持生活。

推薦文章  自動魚肉分離機,採魚肉機多少錢一台

岳某表示,在北京的這些天,他主要是通過一些接零工的微信群聯繫裝修包工老闆,接到的工作都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把建築垃圾搬運到指定垃圾站。由於北京市區白天限制工程車輛通行,他就在凌晨出發,通常做完工天就亮了。為節省開支,他住在石各莊一個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裡,每月租金700元。

「我也不覺得自己可憐。我只是好好幹活,我不偷不搶,靠自己的力氣,靠自己的雙手,掙點錢,掙了錢找孩子。就是為了生活,為了照顧這個家。我找孩子,到現在花了好幾萬。打工都是打零工,賺了錢就找孩子,沒錢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為了把孩子找回來。我辛苦一點,就算把命搭到裡面,也要把孩子找回來。」

北京青年報記者20日上午聯繫到岳先生的妻子,她稱丈夫來北京是為了尋找失聯兒子的線索。

岳先生的妻子說,她的兒子岳躍仝於2019年在山東威海東山失聯至今,「我兒子當時也在這邊打工,當天本來說要坐公交來看我,我還給他轉了錢,沒想到後來就沒有消息了。」

據她介紹,兒子失聯後,丈夫長期在外奔波,尋找兒子的線索。 「他去過山西、北京、山東煙臺等地方找,他找孩子的時候還要養活我們一家人,所以一邊找孩子一邊打零工掙錢養家。」

推薦文章  虹橋友誼商城| 90年代比第一百貨還要高檔的百貨商店,80後們的回憶~_上海_購物_建設

「這次他去北京也是想要找孩子的線索,他每天打幾份工我也知道,他忙著搬裝修材料,有老闆給他打電話,他就過去幫忙。」其妻子說,「前幾天,他說回山東威海這邊我兒子失聯的地方,再來找找線索,頭一天特意做了核酸。後來他說,他當時已經上了高鐵,結果接到電話,說他的核酸結果不對。他就給我打了電話,說回不了威海了。」其妻子回憶說。

岳先生的妻子介紹,目前丈夫說會積極配合治療。 「我丈夫原本頭髮就有些白,這兩年為了找兒子,頭髮更白了,讓我也很心疼。我了解到網上有很多網友很關心我愛人,幫忙轉發我失蹤孩子的線索,我很感謝大家的幫助。」

一名19日聯繫過岳先生的同村老鄉20日向北青報記者表示,他了解到岳先生的情況後,將岳先生找孩子的情況發佈到網絡上,「沒想到後面引發了這麼多網友的關注,還有很多人聯繫我,想給岳先生捐款。我聯繫了岳先生,他說只想找到兒子,不想通過這種方式向大家要錢,感謝大家的關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