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影樓》第三十九章打個記號,免得以後弄混


從東坡集到市區路口也就兩三里左右的路程,但是再到海龍大酒店那就得七八里。幻夕在鄉村公路上先給眼鏡打了個電話問他到了沒有。然後眼鏡人家說早定好了房間等著他們呢,本來想打電話給他的,又擔心有點早。
幻夕暗暗腹誹,心說早到了不招呼我,害人家等這麼半天。
當然了,幻夕也知道就算眼鏡招呼了他,他也得等著葉子不是。
一路無話到了海龍大酒店。眼鏡一家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幻夕頗為受用,笑道:「眼鏡你咋還客氣了,都迎出來了。」
眼鏡緊走幾步到了後邊,把車門打開請出了葉子的爸媽,也就是他的準岳母岳父。
幻夕無語,心說至於這麼大庭廣眾的埋汰我嗎,簡直一點面子都不給,真是過河就拆橋。
還是眼鏡的父母知書達理,眼鏡媽媽過來笑瞇瞇的打招呼,「你好你好,你就是冬冬吧。謝謝你給我們小京介紹對象!」
幻夕換了笑臉和眼鏡的爸媽握了手:「阿姨您太客氣了,這點事您還說道說道!」
「應該的應該的。」
這麼兩句話的功夫,眼鏡已經接了東華一家來到近前,當下給自己父母介紹道:「爸媽,這位美麗的姑娘就是我的對象李葉。這二位是李葉的父母。」
「叔叔阿姨,這是我爸媽。」正式場合眼鏡也不能再跟著葉子叫爸媽了。
眼鏡的父母熱情的打招呼,東婷兩口子連連寒暄。一眾人等被眼鏡一家請進了酒店。


眼鏡的爸爸在定的豪華包間,進了門就連幻夕都暗暗驚嘆。心說我們這小破地兒還有這麼高級的場所。
豪華包間最大的特點就是大,當然只是相對而言,因為這個包間再大也不可能有宴會大廳那麼大。但這包間就只有一張大圓桌,佔了整個大廳將近三成的區域。進門靠右是一組沙發,供客人臨時休息靠窗的牆角擺了一盆樹木盆景,鬱鬱蔥蔥的給人春天般的溫暖。周圍牆壁、天頂裝修的金碧輝煌,大圓桌的上面吊著一組三十六個位燈口的大吊燈
圓桌是三十個座位的,幻夕這幾個人便顯得有點奢侈了。但想來人家眼鏡爸爸是個講究人。不敢怠慢未來的親家。
從這一點上幻夕確實直接的體驗到了眼鏡爸爸對待人情的境界。雖然人家的身份對幻夕這些人來說那是高不可攀的,但絲毫沒有任何的架子,完全看不出半點拿捏。不像高新市的某些土財主,簡直眼高於頂,幾乎都是用上眼皮看人。當然,在高新市而言,幻夕也接觸不到那些上層的富豪們,也都是道聽途說來的。
雖然是道聽途說但也不是無的放矢。因為早兩年前東閣接觸過高新市的一位大富豪,當然這位富豪要是擱到大城市其實還不如眼鏡的父母有成就。當初吧東閣是想和那位高新市的地產大亨合作一下,搞一個農場項目,結果人家壓根就看不上東閣的小打小鬧。你看不上不要緊啊,但是最起碼的禮節得盡到吧,結果人家連面兒都沒露,讓公司一個門衛就把東閣給打發了。當然並不是東閣看不起門衛,而是門衛沒有看得起東閣。可把東閣氣的不輕,那個農場項目也因此擱置了。後來市裡有領導看上了東閣的土地流轉項目,給了一些照顧政策,並且進行的新農村農業產業結合的試點。這使得東閣在高新市也算有了一些名氣。關鍵的是東坡集的格局搞得不錯,還驚動了省裡,市裡自然更加看重。雖然東閣的產業和那些大佬比起來不值一提,但勝在貼近民生,因此省裡非常重視。前文書不是說了嗎,明年省裡都下來人考察。
然後那位地產大亨聽著信兒想起了當初的那檔子事,便派了個秘書來找東閣,請他去商談一下合作項目。
以前是東閣求人,人家拿捏一下也算是無可厚非,但這會兒對方來找東閣還在拿捏,派了秘書就來請人去商談。東閣臉皮再厚也不能受這個啊,當場就拒絕了。
大概人家大佬也是不屑於顧吧,這件事到現在也沒個下文。那個農場項目一直擱置著。但因為也只是個計劃,並沒有真正的實施,因此也算不上擱置什麼的。頂多就是放棄這個計劃唄。

相關文章  給多肉選花盆,除了看顏值外,還有三個關鍵指標,直接關係錢包


言歸正傳。
眼鏡父母熱情的招待葉子一家,幻夕當然跟著沾光啊,好茶好水的伺候。幻夕當然不能承受,趕緊代替眼鏡的媽媽給各位長輩倒茶倒水。
雙方家長就眼鏡和葉子的事情談論了一下,就是表明各自的立場唄,反正就是雙方彼此間非常的滿意。談到興起時眼鏡爸爸取出一個摺子放在茶几上推到李永善的近前,也就是葉子爸爸。
「親家,您不介意我這麼稱呼您吧。」
「不介意不介意。我們這本來就應該算是親家了,只等選個好日子給他們辦了事就停當了。」
眼鏡的爸爸叫嚴中天,當下呵呵笑道:「這個我知道有點俗。我也不知道送點什麼好。您就當是聘禮好了。我們正式給我們小京提親了。」
李永善哈哈笑道:「親家您太客氣了,我們農村啊現在新事新辦,早就不興這個了。您啊把這個收回去吧,這心意我們領了。我聽小葉說了,他們的房子車子都是您二位給置辦的,我們真是很慚愧。咱不說家世什麼的啊,孩子結婚我們當老人的應該盡點心。當是我們呢給送上嫁妝。」
李永善說著話也取出一個摺子,「錢不多,就是給孩子結婚時買點生活用品,衣服被褥什麼的。」
嚴中天趕緊推回來:「不不不,您太客氣。這話說得。我也不是說倆孩子結婚一定要我們男方操持。當然我也不是說家世啥的。就是吧我好歹也算有點產業,我聽眼鏡說您在工地上班,當然啊我沒有半點看不起您的意思。我就是想表表心意。沒別的意思啊。」


嚴中天說的有點不太自然,大概是做生意接觸的都是生意人,跟農民工人甚麼的交流起來反而不知所措了。
李永善到底是鄉下人,心直一些,當下便接道:「了解了解。親家您的意思呢我非常了解。從您這說話行為上我就知道您是個隨和人。其實咱們雙方吧都有點顧忌,畢竟我們彼此之間的家世差的實在太多。你呢肯定是擔心我們彼此之間有隔閡,我也有這個擔心啊!我們確實是怕你們會看輕了我們,您呢也怕怠慢了我們。所以咱們雙方都想出點力,至少讓倆孩子在一塊兒沒有那麼大壓力。其實這完全是我們想多了。小京和小葉在一塊兒這麼多年了,我們也是看著過來的。要不是小葉跟我們說我們是真不知道您家裡這麼大產業。說真的當時真是有點不太敢接受,怕門不當戶不對。今兒個一見您啊,我這顧慮完全沒有啦。」
嚴中天哈哈一笑,「親家,說真的我們確實有著顧慮,就怕您多想。其實我們也是從農村出來的,發展到現在也確實挺不容易的。對於那些門當戶對啊什麼的我們壓根就不在乎。只要倆孩子在一塊開開心心的就好。說真的,我這一輩子壓根就沒想過讓小京接我的班。他自個兒樂意怎麼著就怎麼著。大不了以後我把公司賣了養老。所以啊,這一點親家你們一定要放心。不用在乎那些世俗的眼光,只當我們是尋常的親家就好。」
「對對,親家你說的太好的。這樣我們呢以後也別您您的了,說真的我們這種莊稼人說這個話兒還真不太習慣。」
「對對對!那這個錢!」
「這好說,咱們都給孩子們得了。」
「那不行,不行,要給只能給小葉。給他,我怕他還沒結婚就造完了。」


雙方家長哈哈大笑,看起來是相談甚歡。葉子媽和眼鏡媽也說了會兒悄悄話,反正關係親近了不少。
眼鏡雖然被埋汰了一番,但心裡還是挺美了。畢竟這一番下來他和葉子的事算是落聽了。
這時,包間經理進來,「各位客人,需要點餐嗎。」
嚴中天起身道:「好,點餐。」
豪華包間都有專業的經理人服務,比大廳的普通服務員檔次高不少,平板遞過來。嚴中天接過來又給了李永善,「親家你點菜吧。」
李永善倒是也沒太客氣,接過來點了幾個價格適中的菜。然後又遞迴給嚴中天,嚴中天又遞給幻夕:「冬冬你來點幾個。」
幻夕受寵若驚,起身道:「我不用,叔叔你點好了。」
嚴中天倒是也沒太客氣,隨手點了幾下,反正就是撿貴的點唄。這吃飯就是個形式,談事才是正題。所以形式到了就行了,其餘的倒是沒必要太認真了。
點完菜嚴中天又問道:「親家你喝酒嗎?」
「我都可以。看你,你方便的話就喝點,不方便咱們以茶代酒也很好。」
「那咱們就喝點——來兩瓶黃龍二鍋頭和兩瓶五星赤霞珠——冬冬,你們喝什麼自己點。」
 

相關文章  攝影迷蹤——奇幻特效,模擬外星環境的構圖

舉報/反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