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醫學院博士同為第一作者在《自然(Nature)》發表關於奧密克戎變異株的研究論文


人的主體意識的發展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過程,更不是一帆風順的過程。在歷史發展中,我們看到了人始終閃耀著主體意識的光輝,一次又一次的突破外界的束縛,創造出豐富的文明成果。

在生產力十分低下、物質資源十分匱乏的原始社會,人們過著與野獸差不多的生活,沒有男女之別,也無所謂夫妻、兄弟、親戚、朋友關係。

在混沌的世界裡,由於生產能力的低下,原始人的主體意識並沒有被發掘出來。他們還不能把自己同周圍的自然界區分開來,認為自己與自然界是渾然而成的整體。隨著父系製的到來,對偶家庭被一夫一妻制的家庭取代,這時也產生了夫妻、兄弟、親戚等人倫關係。

在父系氏族社會,社會生產力比之前有了快速的發展,農業和手工業的分工在此時產生。但是,在大自然面前,人的力量依然是微弱的,於是,人不可避免的把自然界的天或者現象當作神靈來崇拜。這樣,在人的精神世界中,以神靈或天而存在的自然界同人類疏離了。

劉家和認為,這種疏離並不是人類平等的離開自然,而是自然界以天或神的身份高高的升到人類之上。雖然帶有不自覺的特點,但人的主體意識終於產生了。

隨著生產力的發展,歷史進入了階級社會時期。殷商時期,人的主體意識堙沒在神本文化之中。從現有的甲骨文中可以看到,商人對上天的稱呼只有上帝或帝。上帝主導著商人的意識。

商王以占卜的方式取得上帝的指示,從而決定大小事件,表明自己的行動符合上帝的意志。另外,他們以祭祀的方式來祈求上帝的保佑。在這種情況下,人的主體意識完全從屬於鬼神觀念。在商人的意識中,人不是價值的主體,而神鬼是一切價值的源泉。在對鬼神的崇拜中,人還沒有足夠的信心去把握自己的命運。

周王朝建立後,將殷商之際的文化進行革新。王國維所說的舊文化,是指以鬼神觀念為主體的神本文化,新文化是指以人為中心的人本文化。在殷周的變革中,週以小邦取代大邦,以屬國諸侯取代上承天命的商王朝,靠的不是天命,而是人心所向,是文、武、周公的不懈努力。

推薦文章  華源半導體推出合封65W氮化鎵快充參考設計

當然,也是因為商紂王失去民心,唯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在這場變革中,人自身的作用被充分肯定,人的主體能動性被發現了。週人一再強調要以殷為鑑。所鑒的主要內容是不要一味的依賴天命和鬼神觀念,而要檢點自身的行為是否符合民意,注重道德修養,肆惟王其疾敬德。

此時的天已經不是完全的神靈之天,而有了德之天的內涵。週的統治者明白決定人事成敗的關鍵,已經不是以神為主的天,而是以德為主之天。這就要求統治者必須敬天保民。

這樣,神靈的絕對權威遭到了削弱,而人的價值主體地位得到了肯定。至此,神與人的價值主體換位完成,即將殷商以鬼神為價值主體,轉換為西周以人為價值主體,完成了人的主體意識發展的第一階段——人從自然界中剝離出來。

周王朝在文化方面的重大舉措是製禮作樂。禮,起源於原始氏族社會時期,先民祈求神靈庇佑的巫術禮儀以及宗教活動。週禮是對殷禮的繼承和發展。與殷禮相比,週禮中的宗教禮儀相對減少,而規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禮儀卻大量增加。

所以,西周時期的人生活在各種禮儀編織的社會關係網中。相對比而言,樂是通過對人情感的薰陶,以達到維護社會穩定的手段。禮樂文明中的人,已經不是自然狀態下的原始人狀態,而是自覺的追求文明的人。

可以說,經過禮樂制度塑造的人,完成了人與動物界的剝離,至此,人有了真正意義上的類意識的覺醒。人已經是萬物之靈,開始擺脫神鬼的束縛,更加關注人類自身問題及對於社會群體的價值,具有了明確類意識。

春秋戰國時期是一個大變革的時代,從經濟基礎到上層建築,都發生了急劇而深刻的變化。鐵制農具與牛耕的出現,使得勞動力得到相應的解放,於是,家庭耕作方式應運而生。由於井田制的破壞,建立在這種經濟制度基礎上的分封制,隨之發生動搖。失去了土地,週天子的權威開始跌落。

從此,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出現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禮樂征伐自諸侯出的局面。在這一時期,由於權力的下移,文化也出現了下移的現象。春秋之前,文化知識主要掌握在兩類人手中,一類是祝宗卜史,即宗教的神職人員;另一類是卿大夫。他們世卿世祿,掌握著豐富的知識資源。

推薦文章  有贊被曝開啟第一輪裁員預計超1500人被裁高管離職

隨著社會的大變動,這兩類人中有很多人失去了其原本的社會地位。為了生存,他們帶著文化知識走向民間,為新興階層服務。在學術下移的過程中,官學隨之失去了壟斷教育的地位,私學的興起開啟了教育的新天地,並培育出一大批知識分子,適應了新時代的要求。

這一時期,諸子峰起,人們開始不斷地挖掘自身的價值,個體意識不斷的張揚。孔子、孟子、荀子處於人的主體意識發展脈絡上,由群體意識到個體意識過渡過程中的重要人物,雖然懷有濃厚的家國情懷,以天下為己任而奮鬥終生,卻在具體的實踐中,不斷發展了個體意識。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