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快報

從安卓之父到搖滾之聲:這些手機品牌高開低走、最終敗了


高開低走這個詞,常常被用來形容人們對一件事期望太高之後看到的並不理想的結果。

在手機行業,有不少品牌在推出時收到了人們極高的關注度,卻在之後的日子裡逐漸隕落,甚至短暫地像流星那樣轉瞬即逝。究竟有哪些品牌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又是什麼原因導致它們高開低走?今天極客之選(公眾號 GeekChoice)就來和大家好好聊聊這個話題。

Essential Phone

一款由安卓之父設計的手機會賣的怎麼樣? Essential Phone 用事實告訴我們,答案是令人失望的,從發售到退場,這款手機總計銷量只有大約15 萬台,而直到黯然離開,人們也沒有看到它二代產品正式亮相,令人唏噓。

從安卓之父到搖滾之聲:這些手機品牌高開低走、最終敗了

2015 年,安卓之父安迪魯賓離開谷歌后,創立了自己的智能手機公司Essential,在創立之初安迪就表達了自己對於手機行業的不滿,他想要設計和製造人們真正需要的,好用的智能手機,這也是Essential Phone 命名的由來,兩年之後,這台手機終於和人們見面了。

Essential Phone 擁有在當時出色的硬件配置,不錯的外觀設計以及方正簡約的造型給媒體留下了正面印象,不過,即便主打簡潔流暢的原生安卓體驗,這台手機在日常使用時也會出現拍照成像慢、系統卡頓的感覺,甚至官方主打的360 度拍照模塊化功能也並不能完美流暢運行,這暴露了這款手機在軟硬件結合上的短板。

由於在設計上嘗試了鈦金屬以及陶瓷材質,Essential Phone 的成本並不便宜,這讓產品在上市之初就達到了699 美元的高價,即便是出於對於自身影響力的自信,這樣的價格在市面上也有更多合適的選擇,再加上後蓋顏色工藝上的加工難度,導致Essential Phone 不但價格居高不下,還遲遲不能發貨,這讓不少粉絲感到失望。

不過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是公司管理層的分裂,因為種種原因導致第一代產品的銷量不佳,高管成員紛紛出走,之後公司宣布裁員,但其二代產品沒有能夠獲得運營商的支持,因此在財政危機之中,Essential 公司在今年2 月13 日宣布停止運營,曾經被很多安卓粉絲看好的品牌也在經過5 年時間後退出歷史舞台。

Fire Phone

電商領域巨頭的亞馬遜公司,在智能硬件上也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不但電子書閱讀器Kindle 牢牢霸占了電子書領域的領先地位,其智能音箱Echo 也迅速走紅並成為IoT 領域的霸主,但是你知道嗎,這家公司在手機領域的嘗試卻是一場徹底的失敗,這就是Fire Phone。

從安卓之父到搖滾之聲:這些手機品牌高開低走、最終敗了

2014 年,作為亞馬遜Lab 126 實驗室打造的重磅產品,Fire Phone 在其創始人貝索斯的介紹下高調發布,很多人不但對其寄予厚望,還設想其能像Kindle 一樣再一次成為行業霸主,而這台手機在發佈時也的確有其特別之處。

4.7 英寸720p 顯示屏,高通驍龍800 處理器,32GB/64GB 存儲容量,只看這些配置也許你會覺得Fire Phone 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Fire Phone 在發布會上展示的一個特殊功能在當時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這是一種獨特的3D 顯示技術,和早前HTC 在其EVO 3D 手機上採用的3D 顯示不同,Fire Phone 通過為手機正面四個角加入四顆攝像頭來追踪面部移動,從而實時調整3D 顯示效果,這能給人帶來身臨其境的視覺感受。

但是除了這種獨特的顯示效果外,Fire Phone 團隊沒有帶來任何其它區別於別家手機的特色功能,甚至就連花費大力氣做出的正面3D 效果也沒有擴展出更多有價值的功能,這個花哨的特色不但增加了手機的成本,也讓消費者摸不著頭腦,儘管這款手機還擁有當時非常準確迅速的拍照識別商品並直接購買的功能,但也支撐不起它的售價。

Fire Phone 從高調發售到徹底退出僅僅只用了1 年時間,這款手機發佈時合約價199 美元(裸機價格高達650 美金),到最後只能以99 美分的價格清倉處理,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貝索斯承認這款手機是一次「大膽的賭博」,它並不出眾的配置以及不夠實用的3D 顯示效果無法打動消費者,更沒能成為iPhone 的有力競爭者,而在這之後,亞馬遜再也沒有嘗試過智能手機業務。

Hydrogen One

無獨有偶,想在手機屏幕上大做文章並試圖彎道超車的還有一家公司,2017 年,攝影行業大名鼎鼎的Red 公司正式公佈了自己的第一台手機Hydrogen One,一出場就帶來了很多獨特的「黑科技」。

從安卓之父到搖滾之聲:這些手機品牌高開低走、最終敗了

作為一家相機公司,Red 生產的模塊化攝影機頗受許多電影導演喜愛,因此在其設計的Hydrogen One 身上,我們依然能看到模塊化的影子,雖然兩個1200 萬像素的鏡頭拍照並不出色,但它背部設計了金屬觸點可以搭載模塊化鏡頭,這一思路和Moto 在Z 系列上的想法不謀而合,為了能夠拍攝時更方便,這款手機還加入了拍攝快捷鍵以及波浪性狀的中框。

而在手機正面,Red 則大膽的採用了一塊帶有3D 顯示技術的屏幕,官方稱之為「4V 效果」,它的作用是能讓用戶在瀏覽照片、視頻甚至玩遊戲時獲得更沉浸的體驗。但遺憾的是,當用戶體驗帶有3D 內容的圖片或者視頻時,會出現拖影和分辨率降低的情況,更遺憾的是為了支持這種顯示方式,內容提供者還要自己再轉化視頻素材,這就意味著Red 需要去找到足夠多的合作夥伴才能體現出手機的獨特之處。

顯然,Hydrogen One 並沒能實現自己的野心,無論是模塊化相機設計還是 3D 圖像顯示技術,這些在手機上都第一次出現,之前的前輩也並沒有因此成功。可見要想實現這樣的目標不僅需要強大的行業影響力和對消費趨勢的敏銳洞察,還要找到合適的時機,更不要說這台手機 263 克的重量和 1295 美元的起步價,

最終,號稱要改變手機行業的 Hydrogen One 退出手機市場,並在 2019 年 10 月正式關閉相關項目。從2017 年發佈到2018 年延遲發售再到2019 年停售,這台手機的生命僅僅維持了兩年時間,不但沒有對手機行業造成任何影響,甚至沒能吸引到專業攝影用戶的目光,時至今日它依然是Red 公司最令人失望的一款產品,可謂高開低走。

Marshall London

「盤」完相機公司做的手機,我們不妨來看看一家專注在音箱上的公司是如何做手機的。如果你喜歡搖滾樂,也接觸過很多西方樂隊的歌曲,那麼Marshall 這個品牌你也許並不陌生,這家公司也曾在2015 年進軍智能手機領域,然後帶來了一款特殊的手機Marshall London 曾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從安卓之父到搖滾之聲:這些手機品牌高開低走、最終敗了

提到音樂手機這個詞,也許很多人會想到國內品牌在手機中內置的HiFi 芯片,或者外部搭配的雙揚聲器,又或者搭配了價值不菲的耳機,但是Marshall London 的思路不太一樣,它選擇了給手機加一個耳機孔,這樣一來,你不但能一邊聽一邊錄音,還能和其他人一起分享音樂。

不僅如此,這款手機的確在音樂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它不僅外放音樂效果出色,通過內置Cirrus Logic 聲卡,並預裝了特殊的音頻均衡器以及特殊的DJ 應用還帶來了很好的音樂可玩性,官方甚至加入了一款專門製作音樂的軟件,在最初發售時,購買這款手機還能附贈一款Marshall Monitor 耳機,這些加在一起都在一時之間吸引了不少音樂發燒友的關注。

但是較差的基礎配置還是給這款手機拖了後腿,4.7 英寸720p 顯示屏處於中低端水準,高通驍龍410 處理器更顯得孱弱不堪,200 萬+800 萬像素的攝像頭,這些都支撐不起它上市時499 美元的價格,也因此只在小眾範圍火了不長時間。

對於音樂發燒友來說,Marshall London 的價格可以買到不錯的音樂播放器,而即便是Marshall 的粉絲,也可以使用其它手機搭配不錯的Marshall 耳機來實現相似的音樂體驗,這樣兩頭不討好的情況必然帶來了高開低走的標籤,所以曇花一現也是必然。

Palm

和前面這些突然進入手機賽道要分一杯羹的同行相比,曾經的Palm 是站在智能手機時代前列的一員,它在iOS 和Android 都尚未成熟的時代就做出了一些突破性嘗試,也在手機設計上做出各種努力,2009 年Palm Pre 的發布,以及其搭載的WebOS 系統展示出了觸控操作的各種可能性。

但是獲得眾多好評的Palm 並沒有抓住機會,因為種種原因在2012 年徹底解散,但是就在2019 年,這一品牌再度復活,並試圖通過小屏智能手機找回自己的陣地,推出了Palm,也是在那時候,許多Palm 的粉絲也期待著這款手機的發售。

Palm 手機或許是2019 年市面上能買到的屏幕最小的智能手機,3.3 英寸,62.5 克的重量讓它拿在手上比一張信用卡大不了多少,雙面玻璃+金屬中框的設計也很有品質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iPhone 4 時代的設計。

小屏手機曾是近幾年人們呼聲很高的手機標籤,但是 Palm 的回歸併沒有能夠俘獲人們的心。因為它的配置過於保守,高通驍龍435 處理器,3+32G 存儲組合,沒有音量鍵和耳機插孔,甚至過於追求小巧放棄了指紋識別模塊,這些都讓手機變得沒有那麼好用,局限性也變多了。

儘管不少用戶懷念小屏手機,但大屏幕帶來的更好的視聽遊戲體驗正在深刻影響著人們,再加上Palm 手機1999 元不算親民的價格,都讓其在上市後迅速衰落,即便現在也沒有關於Palm 二代的任何消息。

伴隨iOS、Android 系統二分天下的局面,開源友好、生態豐富的Android 系統為一些廠商進入手機領域帶來了可能性,因此不論是老兵還是新秀,紛紛參與想要獲得一張走進人們口袋的入場券,不過看似容易的手機市場卻競爭激烈風雲變化,高開低走的玩家也就越來越多。

實際上,野心勃勃想要進入手機市場並且鎩羽而歸的玩家可不止文中我們提到的這些,無論是社交巨頭Facebook 還是老炮柯達,都曾經嘗試通過智能手機吸引用戶,以建立自己更深度的用戶群體,但到最後結果都是失敗的,不論有多少情懷作支撐,對於用戶來說選購手機永遠都有一個準繩,價格昂貴但是體驗不好的產品永遠就像龍捲風那樣,來的快去的也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