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曉華:「保五」會成為2022年政策基本目標地產將觸底反彈


邱曉華(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陽光保險集團首席經濟學家)

文章來源:網易研究局

非常高興利用這樣一個機會來匯報下我對2022年經濟的一些想法,「讀懂中國經濟,首先要看政策」,所以我對經濟形勢的研判基本邏輯,就是「短期看政策,長期看市場」。基於這樣一個邏輯,2022年,中國經濟將走向何方?

從已經過去的2021年來看,上下半場修復情況表現各異,上半年強勁修復,下半年突然調頭,修復程度明顯減弱。上半年之所以修複比較強勁,一是藉助前一年下半年經濟恢復的慣性力量;第二,是藉助於前一年強力度的刺激和維護中國經濟穩定的,所謂「六穩六保」的政策力量,因此上半年,在前一年低基數基礎上面修復程度明顯高於市場預計,一季度增長18.3%,二季度增長7.9%,上半年增長12.7%,應該說表現出比較強勁的修復。

下半年,風向突變,三季度的增長速度只有4.9%,四季度還沒有公佈,也估計也就是4%左右,甚至不排除低於4%,因此,對待中國經濟的判斷,就有了新的變化,各方面都說,當前中國經濟面臨著新的壓力,我想壓力來自哪裡?我覺得有幾點是值得我們去回顧的。

第一,新冠疫情「散點多發」的反覆現象,是造成2021年下半年中國經濟修復程度減弱的最主要原因,因為受新冠疫情影響最大的兩個版塊:一是消費,二是服務業。在新冠疫情反覆衝擊之下,馬上就調頭而下,這是第一個因素。

第二,目前對一些領域的整頓治理,對市場需求、市場預期產生了影響。平台經濟,尤其是教育平台的整治,在「雙減」政策下,對教育平台經濟的整治,如果說2021年評價最困難的行業的話,這個行業應當排在第一位,它是最困難的行業。轉眼間,大量人員的失業,運轉的停頓,造成了這個行業的經濟、消費、就業多方面的影響;再一個當然就是房地產也調頭了,從總體上看,國家的政策重點是在社會管理方面,因為2021年年初政府的經濟政策要求並不高,6%以上,是一個不用花太大力氣就能完成的目標。因此可以看到,政府政策重點轉到了社會裡面,教育平台「雙減」,地產領域所有風險隱患地雷的排除,固然達到了防範風險、緩解社會矛盾的正向作用,但不可否認,對短期的市場需求,對短期的行業發展,對短期的經濟運行還是有一些相對負面的影響,這是第二點,大家看到,從三季度開始,教育產業、房地產業,整個進入了不景氣狀態。

推薦文章  策略研究:「新半軍」外十大賽道擁擠度如何

第三,就是綠色因素下帶來的方方面面的影響。「雙控」,單位GDP能源消耗的控制、能源消耗總量的控制,「雙控」政策給一些地區、一些行業造成了比較大的政策壓力,而又趕上了在綠色轉型的進程中,煤炭供應的緊缺,以致煤炭價格大幅度上漲,從幾百塊錢上升到接近2000塊,大幅度上升,能源出現了多年沒有的拉閘限電的現象,就是因為煤炭緊缺,造成煤炭價格大幅度上漲,以致發電企業沒有積極性,這是從利益的角度看,煤炭緊張、價格上漲,造成發電企業發電的積極性不高,工時利用率由正常的4000小時,甚至是5000小時而拉閘限電,最緊張的時候我們的煤電企業的工時利用率只有2000個小時,因為他們每多發一度電就要虧損一毛多錢,這麼大的虧損當然發電企業不願意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所以發電的積極性明顯下降。又加上「雙控」,一些地方政府對一些行業採取了計劃供電,有意識、有計劃地限電,這樣就放大了能源緊張的矛盾,造成工業生產在三季度以後又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波動。

此外,當然就是來自外部因素的影響,全球能源緊缺、大宗商品漲價,造成輸入性的通脹壓力明顯加大,上游產品漲價幅度超出了中下游企業的承受能力,給大多數的中下游企業帶來了不同程度的困難,我想這些就是2021年下半年修復程度突然不如上半年的主要因素。

我們把視野往前看,2022年將會怎麼樣?中央明確的是面臨「三重壓力」,加嚴峻複雜的外部環境:需求收縮、預期轉落、加上外部環境嚴峻複雜,不確定、不穩定因素的影響,這就是我們看中國經濟首先要看到的問題,在2022年會有何變化。

目前來看,政策取向非常明確,那就是「穩」字當頭,「穩」中求進,這樣一個總的基調,力求宏觀大盤的穩定,社會大局的穩定,「雙穩」來為黨的二十大召開創造一個比較合宜的大環境。這是首先我們看到的,政策很明確,就是要控制經濟下行,要穩定經濟增長,要維護社會大局的穩定,由此,我們就看到了一個政策的基本構想,那就是2022年中國經濟是有底線的一年。

那大家就問,底線在哪裡?我想從2021年的運行狀態來推斷,2022年政策底線一定是會以保持經濟增幅不跌破5%作為一個最基本的政策底線,「保五」會成為2022年政策最基本目標,至於政策定是5%、5.5%,還是5%-5.5%,到「兩會」自然見分曉,我想大家可以靜觀數據公佈。至少目前我的猜想就是守住5%不跌破,這是最基本的底線。由此推斷,宏觀政策就要適度地寬鬆,目前財政政策基本走向是維持必要的強度,關注必要的進度,要適當地政策前置,提高它的有效性,這是已經很明確的,由此,財政政策2022年一定是積極中更加有效的一個政策走向;貨幣政策也很明確,那就是適度靈活精準地來調控,保持市場的流動性,目前來看,通過跨週期和逆週期相結合的貨幣政策的思路,大家看到了,降準已經出台,某些時間段的利率央行也下調了一年期的利率,這就釋放了貨幣政策眼下短期也是適度寬鬆的政策趨向。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以往不同的是,不僅有宏觀政策,還有其他六個方面的政策一起組合微觀政策、結構政策、科技政策、改革開放政策、社會政策,所謂的七策組合聯動實施,這是往年所沒有的,因此可以預計,穩增長,或者化解需求收縮,供給衝擊,來自於這七個政策最重要的發力,目前看是友好的,是有力度的,值得期待。

第二點,針對預期轉弱,這次中央全會有針對社會關切的五大問題,共同富裕、資本、供給、保護,以及所謂的「雙碳」等等,大家看到,這五個方面為什麼重要,特別把它提出來?這五個方面是影響市場預期的很重要的方面,也是2021年市場出現一些新變化的很重要方面,因此政策提早亮相,明確態度,對共同富裕強調了這是一個重要的課題,但是這又是個長期目標。因此,不要把長期問題短期化,這是很明確的;對資本,設置了紅綠燈的界限,明確資本在綠燈下面還是大有作為,在紅燈下面需要二次,這是清楚了該成長、該限制的領域;對基礎產品一直強調我們國家要有憂患意識,不能在這方面出現大的問題,因此對2020年出現的一些短缺的領域國家要加大生產、加大政策調節力度;對「雙碳」也是明確,這是一個長期目標,不能搞一過式的減排,這就回答了在即將過去這一年,在這五個方面出現的所謂的預期的波動,使得預期轉弱在新的政策引導下能夠逐漸增強,這是我想講的第二方面,政策是有力度的,政策是有底線的,政策也是靈活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大家看到的是這個。

從確定和不確定的角度來說,我想2022年中國經濟確定的是這幾個方面,第一,新冠疫情衝擊逐步得到有效控制,這是相對確定的,換句話說,新冠疫情對經濟造成嚴重影響的那個階段正在看到解決的曙光;第二,地產最困難的階段也能夠看到觸底反彈的曙光;第三,大家最關心的上游產品漲價能不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目前來看也是大機率確定的,目前的情況來看,PPI工業品的出廠價格,2022年肯定會在目前的高位上面漲幅逐步下行,最終回到個位數的區間上面;第四,方方面面預期的不樂觀的消費,目前來看國家已經制定了擴大消費的一系列政策,因此,消費穩中有升的趨勢也是可期的。這四個方面的確定性因素,應當說是目前能夠看到的。

推薦文章  1962年屬虎, 2022年退休可以拿到多少養老金? 計算清楚給你看

不確定的因素在哪裡呢?不確定性的因素,我想主要是在這三個方面,第一,疫情,雖然最嚴重的衝擊,看到了結束的曙光,但並不表明疫情就會與我們說再見,2022年還會受到疫情的一些影響,這是第一個可能對消費、服務業造成不利預期的衝擊,這是一個需要關注的;第二,外部環境,有2個方面,第1,大國宏觀政策的轉向有可能給新興經濟體造成更大壓力,目前看一些國家已經表現出來了,2022年中國也會感受到這方面壓力;第2,對新冠疫情的態度的不一樣,以及經濟復甦的周期不一樣,這兩個不一樣,前面說政策不一樣,後面是疫情的態度和經濟週期不一樣,疫情態度我們堅持清零,國外主要經濟體已經逐步轉向與病毒為伍,人流、物流、經濟流可能有一個對中國的影響,也就是他們目前經濟的產能修復度,已開發國家達到了正常水平,新興經濟體也基本接近正常,而我們目前來看由於疫情還是清零的政策,產能的修復還遠沒有恢復到正常水平,2022年由這個因素導致的外貿方面競爭壓力就會加大;同樣,經濟週期,前面講它的產能修復,經濟處在一個溫和復甦,我們自己還在面臨較大的新的壓力。這幾個中外中期走向對立,有可能給我們造成新的不確定性的影響。

確定與不確定,我想和大家說的是,2022年中國經濟大致能夠維持一個5%以上的增長,從以上看,消費能夠比前一年略好的發展態勢,2021年消費中間出現了波動,2022年會略好;投資,如果地產能夠觸底反彈,會在機械、基礎設施、新基建方面投資也能保持一定的強度;出口,中國儘管不像2021年、2020年這兩年的高景氣度,但是2022年保持一定韌性也還可以,所以需求大致能夠支撐5%左右的增長,這是一方面。

從產業角度來看,農業一定還是基本在常態下面保持3%-4%的增長,工業基本上接近景氣度,在6%左右,建築業2022年可能還是個困難,但是也會逐步地有所好轉,服務業可能還是一個我們需要關注,但是大機率,服務業好於2021年前景也是值得期待。

因此從三大需求、三大產業角度來看,都能夠有一個所謂5%的增長前景,現在來看,關鍵的是要營造一個好的市場環境,信心比黃金、貨幣更重要,2022年決定中國經濟短期走向在很大程度上是信心。因此,政策在友好的氛圍已經釋放的前提下,要抓好落實,要儘快地解決企業家、消費者、政府官員,在創業、消費、辦事過程中還有一些不盡理想的問題,讓他們能夠更好地創業、更好地消費、更好地履行職責,這樣中國經濟2022年高於5%的增長前景還是可以期待的,謝謝大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