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小小說)


#頭條故事挑戰賽#

您好!敬請點擊右上方「關注」。這裡是孿生姐妹的「曼時光故事屋」,歡迎進入品讀,點讚,評論,轉發。

「咱們公平競爭,一決高下!」子鳴一鳴驚人。

「誰怕誰,不給你露一手,你硬是不知道誰是英雄,誰是狗熊!」子軒毫不示弱喧嚷叫囂。

………(此處省去黃河之水滔滔不絕一千字)

「好,乾杯!為了我們二十幾年的革命友誼!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反悔。為了我們友誼的小船不翻,明晚月黑風高夜,子亥相交時,不見不散。cherrs!」

兩個傢伙你一言我一語,說的比唱的那叫一個還好聽。

這一唱一和推杯換盞推心置腹為美人一博交換戰書的子軒和子鳴,雖不是生死之交的難兄難弟,也算是穿連襠褲從小一起長大的光腚之交。有著點血脈牽連的兩堂兄弟,母親們是那種剪不斷理還亂不太好的妯娌關係,因雙方母親常常藉雞罵犬加指桑罵槐,並暗暗較勁,誓要從娘家,老公,孩子等各方面決一高下,分出個雌雄好歹來,所以常被各自母親警告互相老死不相往來的他倆,就有了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關係。

但是孩子是記不住仇的,前頭打架打得難解難分,那架勢,那陣仗那深仇大恨誓要刻骨銘心銘記一輩子,想必狹路相逢將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然而轉瞬兩個王八犢子就好了傷疤忘了疼,家仇母恨全拋到九霄雲外並且煙消雲散忘得一乾二淨。一起過家家,一起和泥玩尿尿,一起彈玻璃珠子扇卡片,一起上房揭瓦偷東家瓜摘西家棗惹事生非,形影不離,不亦樂乎玩到天昏地暗難捨難分好到穿一條褲子,硬是梁山好漢越打越親。

然後兩個大小相差不多的傢伙順理成章又一起上小學、中學,一起做作業,一起跟街鄰四坊孩子玩,兩個有時還會起衝突,就翻臉不認人指天發誓從此水火不容不共戴天。然而打虎親兄弟,在外跟人起衝突,兩個傢伙又馬上不約兩同結成同盟一致對外。

兩家母親關係慢慢不再水深火熱,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起來。但畢竟隔心隔肺,肯定是不能毫無間隙地相親相愛,兩個小子不相上下的成績與前途還是她們暗中比較與較勁的砝碼。

所以兩個打斷骨頭連著筋有父親們連著點血脈的傢伙也就依然是相愛相殺的奇妙關係。兩小子也你追我趕先後都上了醫學院,然後外人看來不知怎的他倆又陰差陽錯,前後腳進了家鄉小城的同家醫院。

一樣帥氣高大的哥倆,從外表看上去不是親兄弟甚是親兄弟,工作也一樣被領導認可,兄長因先來工作出色已提了科室主任,弟弟初來乍到不久也被列為重點培養對象,兩個傢伙前途無量志得意滿因而滿面春風。只是最近這兩傢伙都有些食不知味睡不成眠,明顯有了心事。為什麼呢?

罪魁禍首是醫院新來了一個姑娘。明眸皓齒,冰肌雪膚,疑是驚鴻照影,亭亭玉立成醫院各科室裡眾多年輕小伙夢中的一道風景。堂哥倆也紛紛墜入單相思的網。眾人觀望著蠢蠢欲動。他倆決意先下手為強,有意無意的開始獻殷勤與試探,只是姑娘始終保持中立作壁上觀態度不明朗。

一來二去,哥倆也都看出了對方的心思與企圖。

子鳴兄斜睨了子軒一眼,開始針尖對麥芒含沙射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子軒弟白了堂兄一眼,就鐵嘴鋼牙回敬道:「別陰陽怪氣,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你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人家姑娘落花本對我有意,倒是你這流水無情從中作梗,不遂我願。有意思嗎?從小就跟我爭,你就不能讓讓我。孔融都知道讓梨。」

「哼,小子,搞清楚,這話該我說,孔融是弟弟,要讓就該你讓我。長兄為父,你硬不曉得尊老。」堂兄哼哼兩聲冷笑道。

「哼,尊老!你咋不愛幼?大欺小,活不老!從古至今,都是大讓小,這個孔融應該是哥哥,肯定弄錯了。你硬是陰魂不散,到哪哪都有你!」

「凡事講個先來後到,是誰那老媽求爹爹告奶奶央我把你弄進這院裡,處處罩著你,你還反了,一點不知感恩圖報。我回去告訴嬸嬸教你滴水之恩,該怎個湧泉相報。陰魂不散明明是你,你小子倒蠻不講理,咋的?還想學你娘當初那橫樣兒?」堂兄倚老賣老,倨功自傲一串連珠炮般數落。

子軒受人之恩先還自覺矮人一等啞口無言聽著,後面就有些臉紅脖子粗了:「誰提我娘我跟誰急,怎麼,還戳起祖先脊梁骨來了。」

「算了算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宰相肚裡能撐船,大人大量讓你,誰叫我們是同一個祖先。」堂兄見這熱血青年堂弟面紅耳赤快瞪鼻子上臉了,自己找了個台階下。

「你大人大量,我也不是小人,算了,我拱手相讓。」

「怎麼,讓外人撿落地桃子?」

「不行,肥水不能流了外人田!」

兄弟倆又達成統一戰線,各方條件明明白白擺出來PK,勝者為王放心大膽去贏得美人歸。然後開始條分縷析一一對決:家境嘛,如出一轍。相貌嘛,不差上下。工作能力脾氣秉性嘛,半斤八兩。兩人就前思回想左思右想加冥思苦想起讀書時兩人放學夜歸的事。兩個傢伙你追我趕心驚膽戰路過亂墳崗,一路毛骨悚然跑得雞飛狗跳。遂決定挑戰一下膽量。密謀許久,終於制定出公平公正競爭戰略佈署,相約昱日夜晚:不准開燈,只能藉窗外餘光潛入太平間給一逝者灌小杯水,監控查看誰膽大不露怯,就是有資格贏得姑娘芳心的英雄,認慫就是狗熊。

長者優先。子鳴兄昱日晚先上陣,他端著開水盅子大搖大擺大模大樣進了那屋。敢於面對逝者,這是醫者的基本素質。子鳴面不改色心不跳,將水灌之嘴巴,然後從從容容出來,動作乾脆利落,沒有一絲拖泥帶水的猶疑和懼色。

輪到子軒了,他提著心吊著膽,裝模作樣大大咧咧走到門口,腦海裡妖魔鬼怪絡繹不絕湧現,心咚咚狂跳。為了抱得美人歸,刀山火海,黃泉地獄,沒辦法硬著頭皮也得上。

心驚膽戰進了那屋,似乎看見有黑影從窗口一閃進屋內。駭得不輕,疑心自己眼花。強裝鎮靜,其實腦子已幾近一片空白。戰戰兢兢掀開白布,用湯匙灌水,一勺二勺,滿頭大汗就快大功告成。

「咕嚕!」那一動不動的傢伙居然喝了下去。子軒嚇得屁滾尿流,扔下盅子就跑,那人一把拉住他,「你往哪跑!?」三魂早丟七魄的子軒這時已經嚇得魂飛魄散,攤坐在地,挪不動腳了,成了殭屍。

「膽小鬼,是我!哈哈哈!」子軒拍了拍他,打開手電筒,樂不可支笑到上氣不接下氣。好一陣,這魂不附體靈魂出竅嚇傻的小子才回過神來,魂剛歸位仍驚魂未定的他嘴裡還在喃喃自語:「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這下輸得心服口服吧!?」

「不!你心懷鬼胎!你使詐!」

「兵不厭詐,社會爾虞我詐是常態,江湖水深,小子不會游泳別逞能,半夜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不心懷鬼胎,恁麼怕,怕什麼呢?哈哈哈,小子,姜老得辣,我諸葛轉世,運籌帷幄。跟我鬥,你嫩了點,學著點。」

「別倚老賣老,看你老之將至,我讓你算了。」子軒偃旗息鼓甘拜下風道。

「輸了還死鴨子嘴硬,早點學會尊敬我這老人家,不然你會死得難看,昨天誰說贏了英雄,反悔狗熊。」

「好好好!你英雄,追你的美人去吧。天涯何處無芳草,我不是兔子,不稀罕也不吃那窩邊草!」

「他確實計高一籌。」子軒心裡不得不承認,然後像鬥敗的公雞垂頭喪氣敗下陣來。

相關文章  「全能兵王」僅初中文化,入伍34年有召必回!退役後女兒繼承父業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