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和寧靜搶過男人、蹲過422天監獄,64歲沒孩子:劉曉慶到底有多難?


今年,還有一個多月就65歲的劉曉慶,頻頻被爆懷孕。她曾對媒體透露:自己這輩子最遺憾的事情就是沒有一個孩子,她一直想生一個孩子。但這個願望迄今都沒實現,還隔三差五被營銷號帶節奏說懷孕,無疑是傷口上撒鹽。

2012年,她和追求自己三十多年的將門之後王曉玉結婚。王曉玉把她看成是天上的星星,終於可以摘下來娶回家,可見王曉玉對她是很好的,而且最近的合照也顯示兩人恩愛如常。照片中兩人白衫黑褲的情侶裝扮,狀態很好,豔羨旁人。

其實王曉玉自己是有孩子的,他誇劉曉慶不僅戲演得好,人做得更好,與自己家人,特別是孩子的關係處得比較融洽。但之前有媒體說王曉玉孩子一開始其實是反對兩人結婚的,但可能大家相處產生感情,就沒那麼牴觸了。當然幸福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結婚之後的劉曉慶很少出來活動,最近客串電影《八佰》中的蓉姐,在拍攝送嗎啡那場戲時,因為大家都在大雪中極速奔跑,她要穿過人群去送,結果就跟人猛撞了一下,摔了個仰面朝天,後腦落地,額頭也碰出了一個大包,趕緊冰敷完成拍攝,敬業程度MAX。

電影上映後,很多人卻以為是陳沖扮演蓉姐的,沒認出來劉曉慶,當年的她堪稱中國頂級流量第一人,連續三年蟬聯百花獎,這記錄現在都沒人打破,在票價兩毛五的時候,也可以憑藉她的號召力,賣出上億票房,大陸第一個億萬女富豪……一切的輝煌都止於2000年。

那時候,她剛拍完《武則天》,從十幾歲無憂無慮的少女,演到看透世間炎涼八十二歲老太太,她好像走了一遍那個女人艱辛﹑離奇﹑輝煌而又痛苦的一生,沒想到自己也會在最風光的時刻隕落。

百度百科上,短短兩行字就可以把這422天概括。「2000年6月20日,北京市公安局依法對劉曉慶刑事拘留;2002年6月20日到2003年8月16日,劉曉慶因為涉嫌偷稅熬過422天的牢獄生活。」

她說秦城監獄是黑暗的,她與其他3名女子一起擠在一間5平米的小牢房內。牢房裡沒有窗戶,密不透風,房間太小隻能打地鋪。當時是夏天,4個人擠著睡,都熱出了痱子。

在那段最難日子裡,她經常閉目冥想,眼前有一大片森林,視野開闊,腳下遍地鮮花,旁邊還有美味餐食……在最難的時候,她也沒放棄自己,放棄生活,自學英語和法律,每天堅持跑步800米。就像她後面所說:要有一天說我碰到什麼情況自殺了,那一定是他殺。她是不可能自殺的。

2003年,劉曉慶獲得前任姜文幫助保釋出獄。姜文的第一任女朋友是劉曉慶,1986年,影后劉曉慶和新人姜文,一起拍電影《芙蓉鎮》,戲裡在共患難中產生真摯感情,戲外也在每天的朝夕相處中開始相戀。

劉曉慶在後面和楊瀾的訪談中也提到:「在那種情況下,很難和姜文不產生感情,加上劇組的人員對於我們的戀情也是支援。」

唯一不支援的是劉曉慶當時的老公陳國軍,他帶著小折刀來讓姜文坦白「罪過」。在小折刀的敲擊聲中,他一五一十地開始檢討:「1987年我與劉曉慶開始建立戀愛關係……」

但還沒等陳國軍看完,他又把檢討要了回去,加了一句話:「因為我愛她」。這時候陳國軍顯得有些氣急敗壞,想要動手打姜文,但劉曉慶急忙攔住對他說:「如果你愛我,就不要打他」。

話已至此,陳國軍就和劉曉慶離了婚。姜文去了法國繼續深造,當時和劉曉慶的室內照也顯得很甜蜜,據知情人爆料兩人同居了大概三年左右。

回國後的姜文就開始籌拍自己的電影《Sunny燦爛的日子》,作為監製的劉曉慶把寧靜拉來助演,當時的她沒想到給自己找來一個情敵。野性、自然的寧靜像一顆ZD投放在姜文心裡,她會不留情面地罵罵咧咧,也會欣賞姜文的才華,就這樣相愛相殺擦出火花。就像影后會愛上十八線新人一樣俗套,新晉導演愛上女演員好像也是順理成章。

後來馬東一臉八卦問寧靜「姜文喜歡過你嗎」時,寧靜一臉坦然還略帶霸氣地回覆:「把嗎字去掉」。

相傳當時劉曉慶還去找過寧靜,給錢給資源讓她離開姜文,但火爆脾氣的寧靜子聽了就炸了,「我也喜歡他,憑什麼讓給你啊?大路通天各走一邊,咱各憑本事。」大意就是想搶男人,各憑本事。雖然不歡而散,但三人的重心還都是在《Sunny燦爛的日子裡》。

在資金吃緊的時候,雖然劉曉慶也不知道姜文到底會不會拍,片子能不能賺錢,但她還是到處奔走籌集資金,甚至把自己的存摺、妹妹的存摺還有媽媽的存摺都上交。當時這片花了1000多萬,劉曉慶大概贊助一半吧。最後這片成了,被時代週刊評為1995年世界十大電影之首,但劉曉慶和姜文也散了。

兩人分開後依然還是朋友,經常會電話聯絡。劉曉慶入獄那會,身邊人都消失了,只有姜文到處奔波找律師打官司,後來給她出高額保釋金,出獄後給她介紹角色,可謂仁至義盡的真男人。

現在彼此都過著自己的幸福小日子,為各自的事業忙碌,也有各自的情感歸宿。劉曉慶時常曬出自己的日常和書法作品,聽說她最近在拍劇,65歲的她會飾演18歲的少女,就像她的書名,「人生從不怕重頭再來」。每個人都會有不順的時候,但走過去就好了,最後期待她的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