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我國抓到兩名美國間諜,美國要求放人,周恩來霸氣回復


1952年,東北公安部破獲了一起重大間諜案,在多個部門的聯合行動下,一舉搗毀了潛伏在中國東北地區的間諜組織,其中在被抓獲的間諜中,兩名美國間諜引起了中央的高度注意。

經過調查才得知,這些間諜人員的背後是美國在暗中指揮,要知道私自向別國派遣間諜是違反聯合國憲章的,這下人贓並獲美國政府還能賴得掉?

美國對於派遣間諜一事拒不承認,稱兩人只是普通陸軍,由於迷路了才進入中國境內,並要求中國釋放兩名美國間諜,這種鬼話能唬住誰,中國當然不吃這一套。

美國見抗議無效,便仗著國力雄厚,開始通過向聯合國試壓企圖將兩名美國間諜引渡回國,這種無賴行徑當然不能慣著,週總理直接霸氣回復,令國人十分解氣。

那麼,這兩名間諜是誰又是怎麼被抓獲的?週總理又是怎麼霸氣回復的?這兩名間諜最後的結局是怎樣的?

這一切還要從1952年抓獲兩名間諜開始說起。

長白山的可疑電波

1952年8月下旬,東北公安部收到國家公安部的急電,說在長白山地區監聽到了可疑的電台發報信號,根據掌握的情報,可以接收的電報方位是日本矛崎地區,國家公安部要求東北公安部立刻對此事進行徹查。

長白山地區地勢十分險峻,綿延千里荒無人煙,想要在這個地方搜查間諜無異於是大海裡撈針,而且以當時的技術手段沒有辦法精準確定電台所在的具體位置,公安部決定發動廣大群眾,從多個渠道收集有關間諜的線索。

老嶺山全貌

這個辦法果真有效,通告一經發出,立刻就有許多群眾到公安局反映情況,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有人曾先後兩次聽到老嶺山上空傳來飛機馬達的轟鳴聲,有人在老嶺山發現了印著外文的罐頭盒子,還有人見過幾名志願軍裝束的男子高價向當地居民購買生活用品,幾人形跡十分可疑,綜合情況來看,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老嶺山,看來老嶺山很大可能就是間諜們的老巢!

東北公安部立刻成立了「老嶺山反特聯合指揮部」,並由譚友林親自坐鎮,譚友林的想法是既然搜山不容易實現那就給間諜來個「打草驚蛇,引蛇出洞」!大部分的公安人員都被散佈在老嶺山附近,並設卡對進山下山的人逐個進行排查。

這個方法果然奏效,9月27日,東北公安部收到安圖縣派出所的匯報,稱在檢查來往人員時,拘留了一個可疑的「志願軍」,公安同志還沒開始對他進行盤問,他就搶先一步主動上交了隨身攜帶的手槍,聲稱自己是一個星期前被美國「自由中國運動總部」空投在老嶺山地區的間諜,並要求找領導談話。

東北公安部立刻下達指令,將此人押解到縣公安局,公安部第一局局長姚昕和第二局局長關月浩連夜對這名間諜進行了突擊審訊,這名間諜的態度出奇的好,主動將自己知道的所有關於美國間諜的事情都交代了出來。

此人的代號是「5774」,名字叫李軍英,1910年出生在遼寧省遼陽縣,新中國成立前曾任國軍的副團長,東北全境解放以後便逃往香港,後來經過間諜朝文和戴鐵男的介紹,參加了「自由中國運動總部」間諜組織。

這個「自由中國運動總部」組織的背後則是美國中情局,專門收羅一些國民黨人員,並對他們進行專業的間諜訓練,等到時機成熟後便將他們派遣到中朝邊境長白山地區開展間諜活動。

目前「總部」分兩批總共空投了10名間諜,並編為「文隊」和「沈隊」兩個小組,「總部」給他們的任務是在東北地區建立「遊擊基地」,並收集重要情報傳回「總部」,前不久檢測到的電波信號就是這群人跟中情局駐日本的間諜機關急行匯報工作。

而這些行動的背後,是因為美國在朝鮮戰場上的失利,導致在談判桌上始終無法掌握主動權,因此便想出了這麼一個歪門邪道,派遣間諜進入中國境內,並蒐集重要情報,方便美國在朝鮮戰場佔據主動的地位。

隨後,李軍英供述了他此次被空投過來的任務,主要是為了檢查「文隊」間諜小組的工作,一個半月後任務完成需要回日本東京匯報工作,「總部」給他規劃了3條路線,一是「總部」派飛機用空去器將李軍英接走,二是從上海走水路返回,最後一個選擇就是從香港轉機返回日本。

相關文章  害怕「趕禮」

此時總指揮譚友林心中已經萌生了一個妙計,但實施的前提是先要搗毀「文隊」和「沈隊」兩個間諜小組,因此譚友林立刻下令,對於李軍英的供述要進行反覆的核實,一旦確定屬實,立刻展開圍剿行動。

確認李軍英的供述屬實後,譚友林立刻指揮展開了圍剿行動,先後將「沈隊」和「文隊」的老巢搗毀,共捕獲8名間諜人員,另外兩名在抓捕過程中因為頑抗而被當場擊斃。

指揮部立即對所有間諜進行突擊審訊,經核查,所有人的供述大同小異基本沒有什麼出入,另外,「文隊」隊長張載文還供出了一條十分重要的信息,間諜人員與「總部」的聯絡時間間隔最長為7天,超過7天「總部」就會將間諜人員定性為被捕,而距離上次聯絡已經過去了6天,譚友林長舒一口氣,還好自己的計劃沒有被打亂。

譚友林立刻組織召開了一次會議,將自己的想法提了出來:「目前這批間諜人員被捕的消息還沒有洩露出去,我們完全可以利用李軍英和張載文的身份與『總部』取得聯絡,誘騙「總部」派飛機來接李軍英返回日本,爭取將這股敵特人員一網打盡! 」

這個想法一經提出就贏得了所有人員的贊同,譚友林便將想法落實為具體計劃交由國家公安部進行批示,國家公安部對於這個計劃也表示十分贊同,當即批准。

在公安部的嚴格管控下,「文隊」間諜成功與「總部」取得了聯繫,還沒等公安部將李軍英申請返回「總部」的消息發出去,對面就先敦促李軍英儘快帶上情報返回日本匯報工作。

在說道返迴路線選擇的問題上時,公安部找了一個合理的藉口回復道:「現在國內核查太嚴格,帶著情報恐怕不方便行動,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還是由『總部』派專機來接走比較好。」

「總部」對此沒有絲毫的懷疑,要求「文隊」儘快將空取地點確定好,並在空取點點燃三堆火為信號,現在萬事俱備,只等敵特的飛機自投羅網,聯絡完畢後譚友林立刻向公安部隊以及防空部隊申請支援,並將所有人員都匯集在與敵特總部約定好的地點——荒溝。

C-47型飛機

1952年11月29日,指戰員們冒著零下二三十度的嚴寒,已經在掩體裡隱蔽等待了二十多個小時,卻遲遲不見有敵機飛來,就在此時,一陣飛機馬達的轟鳴聲傳來,一架C-47型無國籍標誌的美國間諜飛機駛來。

敵特飛機先是圍繞著空取點繞了一周,確認安全沒有異常後空投下一個黑色的大包裹,裡邊裝的是間諜小組的補給物品,包括錢、香菸和罐頭等等。

緊接著飛機上投下一個照明彈,開始慢慢降低飛行高度,在飛機距離地面還有200多米的時候,譚友林果斷髮出開火的指令,3顆紅色信號彈騰空而起,所有的參戰部隊看到信號後一齊開火,瞬間在空中交織成一張火力網,敵機中彈以後失去控制,冒著滾滾黑煙墜落在山腳下,瞬間火光四射燃起熊熊大火。

在戰士們打掃清理戰場時發現雪地裡有兩個人影,一名戰士喊話問他們是什麼人,兩人頭也不回地就邁開腿逃跑,戰士們三下五除二就把兩個人擒獲,一看才發現這時兩個美國人。

這兩人便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間諜約翰·托馬斯·唐奈和理察·費克圖。

美國的詭辯

美國中情局遲遲沒有等到飛機返航,於是又聯繫「文隊」間諜詢問飛機的去向,東北公安部則以飛機已經返航,至於去向不清楚來搪塞中情局,連續幾次過後美國也意識到飛機已經失事,並且極有可能潛伏的間諜人員已經被捕,於是便終止了向長白山地區派遣間諜的行動。

但是為了顏面,美國編造了一段謊言稱:一架商用航班在飛行途中失蹤,後在日本海失事,經打撈無果後,推定機組人員均已經遇難,隨後還向唐奈和費克圖的家屬表達了慰問。

相關文章  昔日廢墟變身小遊園太原解南二社區居民家門口感受休閒生活

唐奈和費克圖也同樣對於間諜的身份拒不承認,謊稱自己是民航公司的機組人員,因為迷路誤入了中國領空,總之就是不承認以及來中國是由其他的目的和企圖。

直到兩人見到了已經坦白的李軍英和其他間諜成員時,在鐵證面前他們瞬間啞口無言,也終於明白了自己被伏擊的原因,因此不得不承認了自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間諜人員。

審判間諜

5個月後,唐奈和費克圖被移交北京進行收押,最高法院的軍事裁判庭也對兩人以從事間諜活動罪進行了審判,唐奈作為首犯被判無期徒刑,費克圖作為從犯被判了20年的有期徒刑,其他間諜人員也受到了相應的懲罰。

11月24日,中國的媒體向世界揭露了美國的惡劣行徑,這一新聞瞬間在國際上引起了極大的反響,美國國務院也開始了詭辯,先是說以為兩人在商業航行中失事遇難,聲稱是第一次聽說他們一直中國政府監禁,並對中國政府限制美國公民人身自由的行徑進行抗議。

隨後美國委託英國將抗議照會轉達給中國外交部,要求中國政府將唐奈和費克圖無罪釋放,另一邊又採取威脅的手段,謊稱美國民眾一直忍受著中國犯下的暴行,腦容量擴大十倍也想不出來中國到底怎麼迫害美國民眾了。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章漢夫對於美國的詭辯直接霸氣地回應道:「我國政府判處美國間諜案,證據確鑿,你來函所附美國政府文件,礙難接受,特予退還。」

見中國政府是軟硬不吃,美國遠東空軍索性耍起了賴皮,稱:這兩人是私自駕乘了一家民航公司的飛機,之後在漢城和東京附近空域神秘失蹤。

中方則不做任何回應,就這樣靜靜地看著美國是如何給自己圓謊,用一個一個謊言來掩飾醜惡的嘴臉,你繼續編你的,我就靜靜地聽,但是想要求放人那是不可能的,對唐奈和費克圖的審判是證據確鑿,誰也挑不出半點毛病。

美國用盡渾身解數仍然沒辦法迫使中國釋放兩名間諜,於是又開始仰仗著國力強盛向聯合國進行施壓,甚至把唐奈和費克圖跟韓戰的戰俘扯上了關係,稱監禁兩人是違反《朝鮮停戰協定》的行為。

美國的無理要求和各種詭辯,週總理直接批示道:「我國判決美國間諜是我國內政,我們有自己的法律尊嚴,與聯合國何干?」

時任聯合國秘書長哈馬舍爾德迫於國際壓力,決定親自來中國進行訪談,以緩和緊張的國際局勢,中方代表週總理在北京進行了隆重的接待。

在長達四天的會談中,週總理不僅表明間諜案的強硬立場,更是向哈馬舍爾德揭露了美國在台海問題上的圖謀不軌,但顯然哈馬舍爾德此次訪華其實就是作為美國的傳話筒,雙方產生了極大地分歧。

週總理提出了一個折中的想法,釋放唐奈和費克圖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讓兩人的家屬來中國探監,並將兩人日常的一些生活照片由瑞典駐華使館轉交給哈馬舍爾德,相當於是賣了個人情,也沒有讓哈馬舍爾德無功而返。

中美關係破冰的首批受益者

回過頭來看看唐奈和費克圖,雖然國際上中美雙方為了兩人爭辯得十分激烈,但兩人在漫長的牢獄生活中卻過得十分愜意,這也得益於我國政府對待俘虜的優厚政策。

起初兩人面對未知的一切十分恐懼,又分別處被收押,十分害怕自己會遭遇不測,一直努力聯繫自己唯一的獄友,間諜出身的兩人還發明了咳嗽聯絡法,以確定對方還被關押在監獄裡。

隨著在監獄裡待的時間越來越長,兩人也漸漸地習慣了監獄的生活,兩人每天主要的活動就是學習,不知有人專門交他們學習中文和俄文,還會安排他們閱讀一些書籍。

相關文章  北移亞洲象的奇妙之旅

除此之外,每個月都會有指導員分別跟兩人談心交流,向他們介紹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是如何生活,在監獄裡他們還能收聽到自己喜歡的廣播,閱讀一些最新的期刊等等。

甘迺迪遇刺案

在這樣的環境下,兩人非但沒有跟外界斷絕聯繫,反而從廣播和書本中了解到了許多關於美國的消息,比如甘迺迪遇刺、越戰、美國肯塔基州發生暴亂等等,最為關鍵的是,兩人還允許跟遠在美國的家屬進行書信往來,在允許探監以後,兩人的家屬曾多次來到中國進行探監。

1958年時,唐奈和費克圖遠在美國的家人曾看到一則令人激動的消息,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決定提前釋放11名美國間諜,可是看到名單時卻令人大失所望,其中並沒有唐奈和費克圖,關於為什麼名單裡沒有兩人的名字,這個問題在兩年後美國友人斯諾和周總理的會談時做出了解釋。

週總理的回答是:「我們釋放的11個美國間諜是所謂的『戰俘』,韓戰期間他們乘坐飛機侵犯中國領空時被擊落後逮捕,而唐奈和費克圖跟韓戰沒有任何聯繫,是完完全全的間諜。」

斯諾

這並不是說唐奈和費克圖不是韓戰期間被抓捕的,而是說他們不是美國軍方派遣的,背後是美國中情局,所以與韓戰是沒有關係的。

美國中情局當然也沒有忘記兩人,曾經還設計了一個周密的突擊營救計劃,想要派遣海軍陸戰隊到北京將兩人營救出去,這一計劃可以說是近乎瘋狂,一旦實施以後極有可能引發大規模的戰爭,美國政府當然預料到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於是將這項計劃緊急叫停。

雖然明搶是不可能的,但美國也從因此放棄,自1955年到1970年進行的136次華沙談判會議中,唐奈和費克圖的問題始終是中美雙方的一個重要議題,由於中方的態度十分堅決導致釋放兩名間諜的提議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1971年4月,中美關係迎來一絲曙光,美國安全顧問基辛格秘密訪華,其目的主要有兩個,一是為接下來的尼克森訪華探探路,其次還是為了唐奈和費克圖的問題,中方也考慮到釋放這兩名間諜可能是推動兩國關係步入正軌的一個契機,因此立場也有所鬆動。

1971年12月9日,服刑17年的費克圖被告知提前釋放,高興之餘費克圖也沒忘記自己的難兄難弟,向法官詢問了唐奈的處理結果,唐奈作為主犯被判的是無期徒刑,問題比較嚴重,肯定是不會一起提前釋放,不過由於唐奈在服刑期間的表現也十分良好,唐奈也被改判為即日起5年有期徒刑。

費克圖的提前釋放無疑是給了美國政府一個好的信號,中國是願意跟美國友好交往的,但前提是美國也要以誠相待,美國總統尼克森也終於公開承認了唐奈中情局間諜的身份,並請求中方予以釋放。

1973年初,尼克森在公開場合表示,唐奈的母親年事已高,並且患上了嚴重的中風迫切地需要人照顧,中方處於人道主義的考慮也同樣做出了積極的反應,在1973年3月14日將唐奈提前釋放。

獲釋回國後的唐奈和費克圖分別於1973年和1976年離開美國中情局,費克圖去了波士頓大學任職體育系教授,唐奈也進入哈佛學院法學院進修學習,後來當選為康乃狄克州的高級法官。

有意思的是,唐奈的第二任妻子是個東北姑娘,而這位東北姑娘的老家就在老嶺山,當年唐奈乘坐的間諜飛機被擊落的地點附近,在唐奈獲釋十週年之際,他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要申請攜家屬訪華。

這一申請中方十分重視,時任政協副主席程子華和對外友協會會長王炳南親切地進行了接待,唐奈一家人參觀遊覽了許多地方的名勝古蹟,忍不住連連感嘆說比起十年前中國又變了一個模樣,不得不佩服中國力量和中國速度,30年前的敵人成為了中國人民的朋友,這正是我們中華文化所獨有的魅力!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