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梟古茲曼:他如何三進監獄,又是如何讓墨西哥官方「為難」的?


2015年7月12日晚,墨西哥戒備最森嚴的監獄,「高原」聯邦監獄裡,一個矮小的中年罪犯進了一個淋浴室,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看守們檢查了他的牢房,發現牢房裡也是空空如也,他們突然意識到了一件嚴重的事情:罪犯越獄了。

這個讓墨西哥警方顏面掃地的罪犯就是世界毒王,綽號為「小矮子」的世界上最有權勢的毒梟,華金·古茲曼。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毒梟是怎麼落網的。

1957年4月4日,墨西哥錫那羅亞州拉圖納鄉村社區的一個貧困家庭裡,華金·古茲曼·洛埃拉呱呱墜地。在他之前有三個哥哥死於非命,在他之後還有四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就這樣,古茲曼成為了家中老大。

古茲曼的童年並不美滿。他的父親經營著一個傳統的養牛場,也有一些消息稱他的父親是個種罌粟的。三年級的時候古茲曼就輟學和父親一起工作了。他的父親有著嚴重的暴力傾向,經常打他以及他的弟弟妹妹們。為了躲避毆打,他經常逃到自己的外祖母家中去。

由於當地實在太窮了,古茲曼很快就拾起了當地居民都會的一種謀生手段:種罌粟。他和他的兄弟們一起種,等積攢了幾公斤罌粟之後就由他的父親賣給當地的供應商。掙來的錢絕大部分都被他的父親花在了酒精和嫖妓上,這讓年輕的古茲曼非常不爽。

於是十五歲的時候他和他的表兄弟們一起經營自己的大麻園來養家餬口,這一直到後來他被自己的父親趕出家門,通過自己的叔叔,墨西哥販毒先鋒之一,佩德羅阿維勒·普雷茲加入犯罪組織為止。

在1980年,墨西哥的毒梟頭頭還是瓜達拉哈拉集團,古茲曼就給其中的一個毒梟,赫克托·埃爾·居羅·帕爾馬做事。古茲曼在這種時候就顯示出了他驚人的黑道手腕:他喜歡用暴力與嚴肅的態度談生意,甚至會一槍崩了沒有按時裝貨的合作人;他還會向上級施壓,要求增加跨境走私的分成。總之古茲曼很不受他的競爭者和下屬的喜歡,但是他的老闆卻很欣賞他的商業頭腦。 80年代初,瓜達拉哈拉的領導人將其介紹給了墨西哥最大的毒梟之一,菲利克斯。古茲曼先從基層做起,當了一個司機,再做物流積累經驗,終於熬夠了資歷,直接為菲利克斯工作。

在20世紀7、80年代,墨西哥毒販子們不僅在國內販毒,他們還做哥倫比亞毒販的中間人。同時,哥倫比亞也通過加勒比來運輸毒品。但是在八十年代中期,美國開始打擊在加勒比的販毒活動,這讓哥倫比亞毒販意識到加勒比這條線不是很好做,把這一塊生意交給墨西哥老兄會更有錢賺。於是哥倫比亞毒販給了菲利克斯更多的運輸權,而這種權力的讓渡讓墨西哥毒販的影響力遠大於他們在拉丁美洲的其他同行。

這個時候,美國緝毒局的一個臥底被殺了。這個臥底叫基基·卡馬雷那,1984年11月墨西哥軍方通過他的情報端了一個大麻園,這讓菲利克斯極其生氣,一番排查之後,他和同夥在1985年2月折磨殺害了卡馬雷那。

老美的人你也敢動?卡馬雷那的死讓華盛頓方面十分憤怒,於是墨西哥迅速作出反應,在國內大規模地搜捕參與這件事的人。集團內部動盪不安,但是古茲曼卻抓住了這個機會,極大地提高了自己在集團內部的地位。

1989年,菲利克斯進去了,古茲曼和同僚們決定瓜分集團。在錫那羅亞阿赫太平洋海岸,由贊比達、帕爾馬和古茲曼領導的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就這樣成立了。古茲曼本人則負責控制下加利福尼亞州特卡特、墨西加利和聖路易斯奧科羅拉多的毒品走廊。

古茲曼的野心不止於此。 2004年9月11日,古茲曼引爆了墨西哥「毒品戰爭」,毒販子們之間的互不侵犯條約被打破,墨西哥販毒集團之間充斥著傾軋與火併。根據統計,由古茲曼引發的這場戰爭在2005年死的人比拉登殺得還多。自「毒品戰爭」開始到2019年結束,有超過10萬人喪生其中,這還不包括2萬7千人失蹤了。到2011年,古茲曼被福布斯評選為世界十大惡人之首。

2009年,大毒梟阿圖羅被墨西哥特種部隊擊斃。阿圖羅的死也是由古茲曼一手策劃的,他通過線人將阿圖羅的情報傳遞給美國特工,美國再把情報傳給墨西哥,然後再由墨西哥警方鎖定阿圖羅。古茲曼的目標相當明確,拿到對手的情報,然後傳遞給警方,再通過警方擊斃對手,以此坐收漁翁之利。為此,他策劃讓自己的手下成為警方的線人,由線人給雙方提供情報,並趁機擴大地盤。

古茲曼最為廣為人知的事情是他的三次入獄。1993年,古茲曼在瓜地馬拉第一次被捕,後來被引渡到墨西哥,判了二十年。但是古茲曼買通了監獄內部所有的獄警,於是這個監獄被打點得非常豪華,古茲曼的手下進監獄比進自己家還容易,古茲曼也得以繼續掌握他的毒品帝國。2001年,墨西哥最高法院通過了一項可能會讓古茲曼被引渡到美國的判決,古茲曼果斷越獄。他鑽到洗衣車裡,大搖大擺地出了監獄,之後就一直流亡在瓜達拉哈拉。

2014年2月22日,古茲曼再次入獄,被關到了墨西哥的「高原」聯邦監獄。這是墨西哥戒備等級最高的監獄,墨西哥對此非常自信,稱其為「牢不可破的監獄」。結果第二年,古茲曼就通過一條深15米,長度至少1500米的隧道逃脫。這條隧道從監獄一直延伸到一所半建成的房子,裡面配備了換氣系統與照明系統,報價超過5000萬美元,堪稱豪華。

這次越獄讓整個墨西哥官方顏面無存,彼時正在出訪歐洲的墨西哥總統佩納·尼托說:「這毫無疑問是對墨西哥的侮辱,但我也相信,墨西哥的機構,特別是那些負責公共安全的機構,有力量和決心來追回這個罪犯。 」

古茲曼這次的自由時光並沒有太久。 2016年1月8日,墨西哥警方發動了一次突襲,擊斃五人,逮捕六人,古茲曼再度落網。墨西哥可不敢再讓他越獄了,於是在2017年1月,古茲曼被引渡到了美國,關押到了曼哈頓監獄裡。

曼哈頓監獄為了阻止古茲曼再度越獄,將他囚禁在了只有十八平米的單人監獄裡,24小時燈火通明,有專人監視;他的律師甚至沒有看到過他的牢房,家庭探監一年也只有兩次。古斯曼對自己如此嚴格的監視表示非常不滿。他抱怨自己在單人牢房裡的待遇是「24小時的折磨」,指責美國不比其他腐敗國家強。

2019年2月,古茲曼被指控的販毒、謀殺、洗錢等罪名全部成立,美國檢方稱其每年向美國走私的包括海洛因等在內的毒品獲取了數百億美元的暴利。古茲曼因此被判處了終身監禁且不得假釋,外加30年刑期並處以126億美元的罰金。

這個世界毒王終歸是伏法了,但是他的故事在墨西哥當地卻被人津津樂道。墨西哥人視他為草莽,兩次越獄記錄更為傳奇。墨西哥當地不僅有古茲曼的傳記,還有據此為原型創作的電影等,一個手上沾滿鮮血的毒販子居然有如此能量,實在不得不讓人感到諷刺。

這個毒販子生活十分奢靡,他在墨西哥擁有大量房產,全都是他的親信用假名為他購置的,用以存放他的武器、彈藥、毒品和現金;除此之外,他也持有數個牧場,用來種植大麻罌粟,用來提煉毒品。他擁有一支裝配了重武器的私兵,而他自己則有著一隻鑲滿鑽石的手槍和一把鍍金的AK步槍。

據古茲曼的好友透露,上世紀九十年代古茲曼就買了私人飛機,而且一買就是四架。在墨西哥,古茲曼還擁有私人動物園,養著老虎、獅子。他還熱衷旅遊,手持假護照幾乎玩遍整個世界。

古茲曼至少有過五個妻子和至少11名子女,情婦更是數不勝數。古茲曼2014年被捕前夕,他還在安全屋內與自己的情婦私會,當警察試圖闖入時,古茲曼與情婦迅速跳進了浴缸下面的密道,連衣服也來不及穿,潛逃一個小時才成功脫險。

現如今,這個毒王手上的集團被他的兩個兒子把持著。屬於古茲曼的黑暗時代似乎過去了,但是毒品這片陰雲還在拉丁美洲的天空上飄蕩。毒品交易始終伴隨著暴力、鮮血與犯罪,看看拉丁美洲、看看緬甸就知道,讓毒品猖獗會有多麼嚴重的後果。這些血淋淋的現實離我們這麼遠,並非歲月靜好,而是有緝毒警察們在為我們負重前行。

這期內容到這裡就結束了。關注本帳號,繼續帶你觀察這個光怪陸離的大千世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