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情男人落魄後回歸家庭他是怎樣做到理所當然毫無愧疚


有一位遠房姑媽,被有傳統思想的父母嫁給了堂表哥。父母之命不得不從,但那位表哥(我稱之為姑父)壓根是瞧不上姑媽,縱使結婚了,對姑媽也是莫不關心的樣子。

八九十年代,電影院還是一門吃香的行業,姑父就是電影院放電影的,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職位。姑媽就以電影院之便開了一個小買部。條件在當時來說也還過得去,就是住的地方在電影院二樓。

隨著三個孩子的出生,日子也慢慢地過著。

雖說姑父有電影院的工作,但他這個人是好玩樂的人,也講究面子排場,每個月真正拿回家的錢還不夠他在外面的一頓飯錢,這個家可以說是姑媽在苦苦支撐。

三個孩子,負擔是很大的。轉眼最大的已十八歲去參軍了,最小的上初中一年就輟學了,排行中間的還是很會讀書的,以後他是上了醫科大學的。

姑媽就發愁啊,三個兒子將來結婚的房子總要準備吧,不能還像這樣住在電影院。姑父忽悠她: 不用擔心,他來想辦法。他能想什麼辦法呢,不過隨口一說。姑媽也不當真,只能自己咬著牙根往前過。

姑媽的忍氣吞聲,以及一心為這個家毫無怨言地付出,也換不來姑父對這個家的責任和為孩子們做榜樣的態度。

他出g了,對象就是電影院的女員工,據說長得很漂亮,那女人s了丈夫。其實,在那女人丈夫還在時,就已經有關於他倆的風言風語傳得滿天飛,姑媽也是知道的,但傳統女人的思想只能讓她忍耐,為了孩子有個完整的家忍耐。

現在撕破了臉,公然挑開了遮羞布,不顧任何人的反對,包括老人和孩子。急不可耐地擺脫了這一家老小,轉身投入到情人的香窩。

他的三個孩子雖說還有沒成年的,但好歹也餓不s了。現在他情人的孩子大的只有十來歲,小的也不過六歲,正是他大顯身手,扮演父慈子孝的歡喜時刻,巴巴地跑去為他人養兒子。

十年時間一晃而過。姑媽受的罪,吃的苦也是一言難盡的。

大兒子從部隊轉業後就找到了工作也順利成家立業。二兒子考的醫科大學,因為,多讀了幾年書,結婚就比較晚。最早結婚的還是老三,他得了他老子的真傳,早早結婚生子,又快快地離婚,整個就是一個紈絝子弟,離婚後孩子自然就是姑媽帶大。

彼時的前姑父也迎來了他人生的轉折,情人的孩子已在他用物質澆灌細心呵護下長大。在他認為他父慈就一定能收穫子孝地感人場面時,等待他的卻是被無情地掃地出門。情人的意思: 孩子大了,由不得她做主,只能委屈了他。

一個貪C一個好s,利用完了彼此的價值也只能是一拍兩散。

前姑父又回到了姑媽的身邊。姑媽心裡是不原諒他的,但孩子們都看著,畢竟是他們的父親,雖然這個父親稱不上合格,但如今他已年老,孩子們又不忍心棄之不管。

有人說: 男人年輕時是放縱的,年老後才會收斂心性。

而我認為: 男人年輕時,金錢,責任和健康的體魄是屬於家庭以外的人,年老後,疾病纏身,窮困潦倒,需要家人照顧時,就浪子”回頭”回歸家庭。這是極度的自私自利不負責任。

相關文章  奶蜜鹽—是家庭教育的第一定律

雖然沒能在孩子們面前做出好榜樣,為他們在人生征途做一個好地引導人,但是,值得欣慰的是, 孩子們比起他的所作所為,那是好上太多太多。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