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氏文武「雙雄」


上醫治國,中醫治人,下醫治病。治國與安民的理念已經成為華夏文化基因,潛移化影響著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國家國家,有國才有家。無論歷史的洪流如何千曲百回,無論時代變遷如何曲折複雜,社會總在期盼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仁人誌士,人們總在呼喚治國安邦、濟世保民的經略之才。被譽為史上第一望族的裴氏,在其興盛二千七百多年的歷史上,人才濟濟,名流輩出,在政治、軍事、外交、科學、文化等方面功勳卓著,千古傳頌,獨樹一幟。其中裴行儉和裴度是兩位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倆仕唐(唐朝)一前一後,以其文治武功,出入帝都宮闕,馳騁邊疆沙場,屢建奇功,光耀得不得了。

文武全才王裴行儉

裴行儉(619年-682年6月9日),字守約,絳州聞喜縣人。唐朝初年著名軍事家、政治家、書法家,是唐朝唯一文武高官,為隋朝禮部尚書裴仁基次子。

裴行儉文韜武略,善於用兵,且大都兵不血刃,多次帶兵平定突厥叛亂,功勳卓著,得到唐高宗李治和武則天的讚揚,被稱為一代「儒將之雄」。

裴行儉集軍事家、政治家、書法家於一身,是鳳毛麟角般的人才,被眾多史學家推崇備至,尊其為「文武雙全王」。就是「前世軍師諸葛亮,後世軍師劉伯溫」也沒有他如此神通廣大。只可惜他生不逢時一一不是亂世,加之他著「曠世絕學」被武則天視為稀世珍寶,據為己有,全部作陪葬品埋入地宮,故後世之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實為憾事。

裴行儉的過人之處,就是聖賢大德也望塵莫及:

他統軍打仗,有如手到擒來,如若反掌。裴行儉每次掛帥出征前都能先知先覺,告訴唐高宗在具體的時間和地點酬勞凱旋將士,無一差錯,就是時間跨度三幾年也沒有半點差池。

他仁愛廣交,兵不血刃,化敵為友。裴行儉公而忘私,愛民如子,威名遠揚,無論是敵是友,大家都十分敬佩他的德性和為人。在裴行儉統軍打仗時,敵人不是主動繳械歸順大唐,就是丟盔棄甲,大敗而去。由於他統戰有方,加上仁愛,優待被俘人員,化敵為友,使人折服。

他本事通天,遇難呈祥。裴行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多次在統軍行進的浩瀚沙漠中涉險,對突然而至、能吞噬萬物的沙塵暴,和傾盤而下的洪水猛獸,多虧他拿捏得度,指揮果斷,避免了全軍覆沒的厄運,由於他在險境中總是能逢凶化吉,被官兵佩服得五體投地。所以只要他下達的軍令,沒有一個將領敢違抗,沒有一個官兵在非議。

他精通陰陽曆法,善於辨人識人。裴行儉閱人斷人無一差次,經他判斷的人好壞立現,當朝官吏對他敬畏有加。在唐高宗時期,朝野上下敬佩裴行儉的本事,當時出現一奇妙現象:朝中官員都想靠近他,以便得知個人前程,但不少人又敬畏他實話實說:好的當然高興,但若是壞的又怕擔當不起,因為大家都見識了他的「神斷」,無一走樣!

裴行儉慧眼識人,經他裁培的人德才兼備、大智大勇、忠君愛國,而且都被朝廷委以重任,成為國之棟樑,只可惜他辭世後,武則天誤聽讒言,將他培養出來的將才殺害了,致使後來高句麗國鬧獨立時無將可用,直至脫離中國版圖,實為憾事。當年唐太宗李世民禦駕親徵(《薛仁貴徵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平定的正是這塊地方,即現在的朝鮮和韓國。

裴行儉文治武功也非常了得,曾提出「士先器識而後才藝」,以為王勃等文人「非享爵祿之器」果如所言,有《裴行儉集》、《選譜》等。李治欽點由他主筆的人才學著作,第一次把發現人、考察人、使用人等上升到理論高度,使之理論化、系統化,被中國曆朝歷代沿用了一千多年,直至到今天,被尊為中國人才學鼻祖。在裴行儉之前,中國在這方面的理論都是鬆散不成形的。

裴行儉不但文韜武略,而且為官清廉,愛民如子。他統軍打仗每仗必勝,深得唐高宗李治器重,所以每仗凱旋時唐高宗都有封賞,但他大都分文不取,除接受精神獎勵這一塊外,其它全數分發給部屬及群眾。

將相之首裴度

裴度(765年-839年4月21日),字中立,漢族,河東聞喜人。唐代中期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

丞相祠堂何處存,錦官城外柏森森。在歷史名城成都,古往今來,幾乎每一位來到成都的遊人都會造訪武侯祠。 1958年3月,中央工作會議在成都召開,會議前夕,毛澤東主席一行遊覽了武侯祠,當他看到唐代宰相裴度(裴氏第45世後裔)撰寫的《蜀漢丞相諸葛武侯詞堂記》時,問隨行的山西省委第一書記陶魯笳:「小陶同志,你在山西做父母官,你知道裴度是哪裡人嗎?」沒等陶魯笳回答,毛主席微笑著告訴他:「裴氏是你治下的聞喜人,千年榮顯,聞喜縣的裴氏家族,是中國歷史上非常顯赫的名門望族。」後來,陶魯笳來到了裴氏故里裴柏村,參觀完裴氏遺址,他賦詩一首:裴氏宰相五十九,出生一村世罕見。九鳳朝陽天賜美,千年奇柏遊人戀。

武侯祠的《蜀漢諸葛丞相武侯詞堂記》,因宰相裴度撰文,書法家柳公綽書寫,石工魯建鐫刻,三者俱佳,被後世譽為三絕碑。同樣,在裴度故里的裴晉公祠裡,也有一通一連四石的石碑《平淮西碑》,因裴度的歷史功績、韓癒的文章、祁雋藻的書法,三者俱佳,亦被譽為三絕碑。這一同碑記,記述了唐憲宗元和十二年,裴度平定淮西藩鎮吳元濟的戰事。

裴度經歷了唐代宗、德宗、順宗、憲宗、穆宗、敬宗和文宗七朝,人稱七朝元老。裴度為維護和鞏固李唐王朝的統治,堅持與權臣、宦官、地方割據勢力進行鬥爭,並在反對藩鎮割據勢力方面取得巨大成績,先後平定了吳元濟、李師道之亂,為「元和中興」局面的實現做出了傑出的貢獻。所以史書稱他「威望德儀」,為世所重,將相之中「推度為首」。他被世人比作郭子儀。史書評價他「出入中外以身系國之安危,時之輕重者二十年」。

唐朝中後期,由於藩鎮割據,宦官專權,唐政權內憂外患,風雨飄搖,國家的統一圖有其名。公元814年8月,也就是開元9年,淮西節度使吳少陽死,其子吳元濟匿喪不報,自領軍務,發兵四處屠舞陽、葉城,掠魯山、襄城,關東震駭,危及京城,朝廷屢次派兵徵討,但是連續三年不克,朝廷軍隊疲乏,財力緊缺,多數朝臣主張對吳元濟採取和撫之策,在此情況下,御史中丞裴度親自向唐憲宗請命,到淮西前線視察,了解戰況,回來後極力主戰,並向憲宗詳細剖析,淮西必可取之狀,從而進一步堅定了朝廷討叛的決心。由於朝內裴度和宰相武元衡等積極主戰,引起了割據藩鎮的切齒痛恨,王承宗、李師道之流派刺客把武元衡刺死於清安坊。與此同時,裴度也在同化坊遇刺,身中三劍,頭部受傷墜入溝中,幸從人王義捨身救護才倖免於難。裴度以平淮西為己任,他對憲宗皇帝說,淮西乃心腹之患,不得不除。唐憲宗立即拜裴度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把朝內用兵大事全部託付給他。裴度雖然得到了唐憲宗支持,但由於前方指揮不力,諸軍討伐淮西四年不克,饋運疲彼,為了儘快扭轉這種局面,裴度請求親往淮西督戰,唐憲宗欣然同意。

相關文章  七旬老漢被兒媳趕出家門,隱藏身份曝光後,收到政府送來的30萬

元和十二年八月,裴度以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兼彰義軍節度使充淮西宣慰處置使的身份,親赴前線督戰,臨行前向唐憲宗立下軍令狀:賊滅,則朝元有日;賊在,則歸闕無期。詞情慷慨,憲宗感動,以至流涕。

每當國運存續和民族危殆的關鍵節點,總有一些人會發出正直的聲音,或直言極諫,或奮起抗爭,不惜拋灑一腔熱血,甚至身家性命,力求以錚錚的風骨,挽狂瀾於既倒,以凜凜氣節,護大廈於將傾,希冀成為登高一呼的社會良心,和打壓不垮的民族脊樑。裴度到前線後,重用了李愬、李光顏等一批智勇雙全的將領,撤除軍中監軍,深入前沿陣地宣慰將士,大大鼓舞了士氣。十月初,裴度批准唐鄧節度使李愬的作戰計劃,於是李愬在一個大風雪之夜,急行軍120裡襲破蔡州城,活捉罪魁吳元濟,取得了討伐淮西的勝利。

裴度一到戰場,首先向皇帝奏請廢除了歷來宦官作監軍的積弊,使各路軍將有了用兵的自主權,所以連連取勝。第二,作為全軍的總統帥,裴度到前線慰問士兵,察看戰情,各路官兵士氣大漲,徹底改變了戰爭局面。第三,裴度知人善任,舉賢薦能,增強了官兵的向心力。第四,當李愬提出夜襲蔡州城的作戰方案時,許多軍將不理解,極力反對,而裴度總攬全局,高瞻遠矚,全力支持,並使夜襲蔡州終於獲得了成功。總之,在整個平淮西的戰役中,李愬的功勞是一個重要的局部戰爭的勝利,而裴度的功績是總領全局的作用。

裴度進入蔡州城,宣布廢除吳元濟時禁止人們在路上說話,晚上不得點燈,把酒食送給路人者處以死罪等酷法。對叛亂者堅持只殺魁首、脅從不問的政策,召降了數萬蔡州大兵,願意歸甲還田的回家務農。這些措施有利於蔡州地區社會秩序的穩定和社會生產的恢復發展。

討伐淮西的勝利,大大震懾了河北、山東的割據者,對反覆無常的鄆州李師道,裴度力勸憲宗出兵討伐,終將誅殺收穫了淄青十二州。

淮西的平定,使割據藩鎮先後歸順中央,出現了自唐肅宗以來前所未有的統一局面,史稱這一時期為唐室中興,彰武而已。而在這一中興事業中,裴度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班師回朝後,詔加裴度金紫光祿大夫,弘文館大學士,賜勛上柱國,封晉國公,食邑三千戶,加授其子及侄女婿等官職,備受恩寵。

綜觀裴度一生,他三起三落,幾度入相,幾度出藩,雖屢遭誣陷迫害,但從不與黑惡勢力同流合污,尤其是從他反對藩鎮割據所取得的巨大功績來看,不愧為唐朝中後期一位傑出政治家。

公元837年即開成二年,朝廷任命裴度為北都留守、河東節度使,此時裴度已73歲高齡,仍帶病為朝廷臥鎮北門,後病重回到京師。唐文宗聽聞後,派國醫到裴府視診,並親書御札與詩,詩曰:注想使元老,識君恨不早,國我家柱不衰,憂來學丘禱。既稱裴度為國家的柱石,更將裴度比之於孔子,評價之高,為歷代君王贊臣下所罕見。可惜中使剛到裴府,裴度已經逝世。

民惟邦本,本固邦寧。歷數中國王朝更迭可以看出,政治腐敗、橫徵暴斂、民不聊生,往往是王朝更迭的主要原因。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這是顛撲不破的歷史真理。官吏自當為民之役,最能體現其價值的,就是國家的長治久安,和百姓的安居樂業。這正是裴氏家風所追求的最高理想。

裴度不僅是著名政治家,同時還是一位偉大的文學家。著有《書儀》、唱和詩《汝洛集》和《諸葛武候祠碑文》等。而他那著名的警句:「君子藏器於身,擇主而後動。」更是成為名傳千古的座右銘。

裴行儉和裴度,只是璨若星河裴氏家族的一個代表。但他們忠心報國、敢作敢為、清正廉潔的名臣風範,展示了裴氏家族先賢英才在優良家風家訓的薰陶下成就輝煌人生的高尚品格。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