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史(魏晉南北朝)(二十八:河南之戰劉義隆登基權臣之死


公元422年

北魏攻宋:河南之戰,拉開南北戰火的序幕

公元422年,北魏明元帝拓跋嗣聽說宋武帝劉裕病亡,出兵攻宋,試圖奪取劉宋在黃河以南的領地。

北魏博士祭酒崔浩認為宋軍擅於守城,建議先略地。明元帝沒有採納,他聽取了將領奚斤建議,決定先攻城。明元帝派將領奚斤、週幾、公孫表等人率領兩萬人馬,從石濟津(今河南滑縣西南)渡過黃河,在滑台(今河南滑縣東)東邊安營紮寨。當時滑台是劉宋的地盤,駐守滑台的太守王景度得知魏軍前來後,向鎮守虎牢(今河南滎陽市西北)的司州刺史毛德祖求救。毛德祖派都將翟廣等率三千人馬前往救援。

奚斤未能攻克滑台,便向明元帝請求增兵。明元帝對奚斤感到不滿,親自領兵五萬人南下支援。奚斤得知拓跋嗣正在趕來,怕被怪罪,又對滑台發起了進攻,成功攻克,還擊敗了趕來救援滑台的宋將翟廣。緊接著奚斤率軍進攻虎牢關,但被宋軍守將、司州刺史毛德祖擊敗。

明元帝讓將領於栗磾率領第二路南征軍三千人馬屯守河陽(今河南孟州西北),計劃攻取劉宋的金墉(今河南洛陽東北)。毛德祖派將領竇晃等沿黃河設防。但金墉城還是被於栗磾攻陷。明元帝抵達冀州後,讓將領叔孫建率領第三路南征軍,從平原(今山東平原縣南)渡過黃河,攻打青州、兗州。不久叔孫建率領魏軍攻陷泰山(今山東泰安東)、高幹(今山東鉅野南)、金鄉(今山東嘉祥南)等郡,向東進入劉宋的青州境內,進逼東陽(今山東青州東)。劉宋青州刺史竺夔向朝廷派遣使者告急。劉宋朝廷派將領檀道濟、王仲德等人率軍前去救援。

叔孫建很快攻陷臨淄,開始進攻東陽。竺夔動員東陽城周圍的居民遷入城內,不願進城的人,堅壁清野,依靠山地地形阻礙魏軍。魏軍對東陽久攻不下,糧食即將耗盡,又得不到補充。但叔孫建軍有三萬人馬,東陽城中只有一千五百人,城牆多處被魏軍毀壞。

虎牢方面,面對魏軍的進攻,毛德祖也在艱難防守。他在城內挖地道,率四百敢死隊從魏軍後面發起偷襲,焚毀魏軍攻城的裝備。但魏軍人數眾多,偷襲過後魏軍又重新集結,繼續攻打虎牢。

檀道濟等人的援軍數量不多,他到彭城(今江蘇徐州)後意識到無法兼顧虎牢和東陽。由於東陽距離更近,敵軍較少,檀道濟決定先救東陽。檀道濟到東陽前,叔孫建因軍中疾病流行,半數以上士兵患病,就主動撤走了。檀道濟到了東陽,因糧食較少,沒有追擊撤退的魏軍。

據守虎牢的毛德祖沒有等來援軍,最終被魏軍攻陷,毛德祖被俘。魏軍在交戰中也被消耗了不小的兵力。戰爭結束後,劉宋失去了湖陸(今山東魚台東南)、項城(今河南沈丘南)以北的土地。

結論:此戰開啟了北魏和劉宋之後多年交戰的序幕。宋軍丟掉虎牢,各路援軍不敢上前救援,也說明當時劉宋的軍事力量相比劉裕時期,已經衰退很多。

公元424年

劉義隆登基:撿來的皇位不香嗎?

公元424年南朝劉宋權臣徐羨之、謝晦、傅亮、檀道濟四人廢黜了宋少帝劉義符,隨後擁立劉義符之弟、宜都王劉義隆為皇帝,也就是後來的宋文帝。

劉義隆能當皇帝,與他自己沒啥關係,要多謝的是他「不爭氣」的哥哥。兩年前,宋武帝劉裕病重不起,臨終託孤,領軍將軍謝晦、司空徐羨之、中書令傅亮,受命輔佐少帝劉義符。

武帝駕崩的同一天,十六歲的劉義符登基了。身為長子的劉義符一出生就被立為太子,從小喜歡吃喝玩樂、任性胡鬧,劉裕也不管,他自己是苦出身,四十多歲才得了這個兒子,非常溺愛。而且他認為劉義符年少貪玩也正常,長大就好了,但卻苦了這四位顧命大臣。

關於劉義符在位期間的表現,《宋書》裡記載了一篇《廢帝令》,是徐羨之政變廢帝後,以蕭太后(武帝劉裕的繼母)的口吻寫的,排列了劉義符的一連串罪名,包括不守孝道、聲色犬馬、荒淫糜爛、昏暴刻薄、濫用刑罰、遊戲人生、勞民傷財等等。到底劉義符有沒有如此不堪不好說,但可以確定的是他的確是個極其貪玩的皇帝。

武帝屍骨未寒,他就在後宮宴樂嬉鬧;他喜歡音律,就斥資打造奢華龍舟,日日水上玩樂,笙歌妙舞,管弦悠揚,玩累了就在龍舟上過夜。至於朝政,有一種說法是他想管管不了,按禮制要求,劉義符當為劉裕守孝三年,故徐羨之等人沒有歸政;還有一種說法是他沉迷享樂,根本無心過問。不管怎麼說,劉義符在位兩年,河洛地區(黃河到洛河之間,以洛陽為中心的中原地區)的富庶之地幾乎全數淪陷。景平元年(423年),魏兵犯境,宋軍失利,司、兗、豫諸郡縣俱為魏有,毛德祖、湯瓚等將領被擒捐軀殉難。喪良將,失膏腴,劉宋遭遇戰爭重創,國人恐慌,徐羨之、謝晦、傅亮三人作為顧命大臣,自知罪責深重,於是「以亡失境土,上表自劾」,請劉義符處置發落,而劉義符卻來了個「詔勿問」,既不追究,也不干預。不追責反讓徐羨之等人心裡很不踏實。一方面假如劉義符這個皇帝真昏庸,劉宋早晚會被魏吞併;另一方面,假如皇帝親歷朝政之後秋後算帳,必拿徐羨之等三人是問。思來想去,他們想到了廢帝這一招。

相關文章  兩漢選才為官制度:察舉制

景平二年(424年)四月,距離歸政時限越來越近。徐羨之等聯繫了南兗州刺史檀道濟。檀道濟是先朝舊將,跟隨劉裕徵戰沙場十餘年,劉裕稱帝後,他做了一段時間的散騎常侍(類似御林軍首領,出入護衛皇帝安全),還兼了都城戍衛事宜,劉裕特許他有事可以直入宮廷不必申請。後來劉裕駕崩,北魏又來犯,檀道濟遂被派到前線去支援,防衛南兗州一帶。

劉義符當皇帝的德行,許多老臣看在眼裡都痛心疾首,包括親眼在前線看著河洛失守的檀道濟。當徐羨之提出要廢帝新立之後,檀道濟覺得可行。於是次月,他帶著一隊人馬從兗州回到建康。當時,劉義符在皇家華林園造了一排商店,自己著小衣巾、短打扮(大概就是汗衫短褲),親自買入賣出,討價還價。晚上則跟左右佞臣一起,泛龍舟飲酒歡鬧。次日凌晨,檀道濟引兵開路,徐羨之等隨後從雲龍門入宮。劉義符還宿醉未醒,軍士已經闖入,殺掉劉義符的兩個侍從,砍傷劉義符的手指,將劉義符扶持下舟,收繳了皇帝的玉璽和綬帶,由軍士將劉義符送回到故居太子宮。隨後以蕭太后的名義將其廢為營陽王。

舊皇帝趕走了,新皇帝的人選怎麼定?論資排輩,還有劉義符的二弟,劉義隆的哥哥劉義真,理應由他繼位。但是劉義真素與謝靈運、顏延之等人交情篤厚,而這幾人都是徐羨之的政敵,劉義真本人也與徐羨之不和。

因為這層利害關係,徐羨之堅決不同意立劉義兵。所以早在廢黜劉義符之前,徐羨之就以劉義真與少帝「不睦」的罪名,將其廢為庶人,徙往新安郡。與此同時,他聯繫了遠在荊州鎮守的劉義隆,以百官之名迎他回建康,擁立為帝。

從劉義隆登基的過程看,他似乎只是被歷史選中的那個。但是當他成為皇帝那一刻,他卻明白了自己該如何選擇,這也就為劉宋政權的未來和徐羨之等人的命運埋下了伏筆。

結論:宋文帝劉義隆的登基,為劉宋政權永嘉之治的盛世奠定了基礎。

本為外放王爺,看劉義隆如何意外繼承皇位,剷除權臣得以加強皇權

公元426年

權臣之死:劉義隆殺三輔政

公元426年,劉宋衛將軍、荊州都督謝晦舉兵反叛,被名將檀道濟和到彥之所破,坐罪賜死,被斬首於建康鬧市。

謝晦在荊州起兵的時候,當年廢少帝、立文帝的「權臣四人組」已經死了倆:徐羨之自殺、傅亮伏誅。檀道濟倒戈,成了宋文帝的匕首。

兩年前,由司空徐羨之牽頭,中書令傅亮、領軍將軍謝晦、護軍將軍檀道濟合力廢黜了宋少帝劉義符,貶謫了劉義符的二弟劉義真,把排行第三的劉義隆推上了皇位。為絕後患,劉義符和劉義真不久後都被徐羨之的手下滅口,尤其劉義符,因反抗被亂刀砍死,死狀慘烈。

劉義隆登基的時候只有十八歲。眼看著兩個哥哥慘死,他心裡不可能沒有一絲觸動:前一刻還貴為天子,下一刻就淪為刀下鬼。這都是權臣惹的禍。但當時的劉義隆在京城初來乍到,做皇帝的合法性還要靠徐羨之等人宣傳,根本沒資格談什麼為兄報仇,更沒能力翦除權臣以絕後患。他要等,等待時機的成熟。

劉義隆即位後,給這四人都加官進爵。其中徐羨之和傅亮輔佐內政,擔任機要職位。檀道濟原本也在外圍駐軍,並不願意摻和中央的權力鬥爭。於是他拒絕了文帝的加封,仍回南兗州鎮守,文帝為表其功,又讓他加督青州、徐州、淮陽、下邳琅邪等地軍事。謝晦則主動提出要接替劉義隆,出鎮荊州。其用意一方面是謝晦非常擔心文帝記恨殺兄之事,日後會翻舊帳報復他;另一方面荊州是劉宋的龍興之地,又是劉義隆駐守多年的軍事重鎮,謝晦守荊州可以製衡和壓服劉義隆的舊勢力,萬一劉義隆與徐羨之和傅亮鬧翻,謝晦可以作為外援。當時,徐傅謝三人還擔心文帝不放他走,沒想到文帝痛快的答應了,以荊州刺史換取謝晦的領軍將軍之職。

文帝有自己的打算,謝晦留在京城,以領軍將軍之職統領中央禁軍,那他自己的舊臣和心腹就沒有出頭的機會。謝晦前腳剛走,文帝就詔令當時暫鎮襄陽的到彥之前往建康擔任中領軍。

徐、傅原本準備讓到彥之出任雍州刺史。文帝嚴詞拒絕,堅持要召到彥之入京接替謝晦。同時,文帝又以原荊州僚屬心腹、瑯琊王氏的王曇首、王華為侍中,王曇首兼領右衛將軍,王華領驍騎將軍,朱容子領右軍將軍,加上到彥之領中軍,至此,文帝掌控住了禁軍軍權。與此同時,在行政權上,除了徐傅兩人節制尚書、中書兩省,文帝又新任命了四名侍中王華、王曇首、殷景仁、劉湛。名義上是分擔皇帝和徐傅兩人的政務,實際上卻是為了逐漸分化兩人的實權。這四人中,二王是劉義隆從荊州入京的舊屬,劉湛則是劉義隆的親弟弟、彭城王劉義康的心腹,殷景仁雖說不是劉義隆舊屬,但也不是輔政的黨羽,這就大大提高了劉義隆對於朝政的話語權。

文帝劉義隆用兩年多的時間來實行一系列強化君權的舉措,徐傅謝三人其實已經隱隱感受到了威脅。當時,傅亮、謝晦多次試圖和王華、到彥之等人交結,以圖安心。但王華等人早知道文帝心裡打的什麼算盤,秋後算帳是遲早的事兒,他們怎會和皇帝作對?而且徐傅謝倒台,對他們這一撥人的好處明顯更大。王華等人非但不在文帝面前說徐謝的好處,還不斷幫文帝製造和散播徐傅謝三人弒君罪行的輿論,好讓文帝師出有名。考慮到謝晦當時坐鎮荊州重地,最好是乘其不備而攻之,文帝於是託辭北伐及拜謁陵墓,以修建船艦、籌備軍資。同時又成功籠絡到了與徐謝傅不那麼親密的檀道濟。

一切準備停當後,426年劉義隆宣布徐羨之、傅亮及謝晦擅殺少帝及劉義真,理當誅全族。徐羨之聞訊自殺,傅亮被捕處死。

謝晦原本還被蒙在鼓裡,以為文帝整軍備戰真是要北伐。直到徐傅兩人的死訊傳來,到彥之和檀道濟大軍壓境,他才決心拚死一搏。但檀道濟的倒戈基本上宣判了謝晦的死刑,兩人多年隨宋武帝徵戰,對彼此的實力都心知肚明,檀道濟無論在領軍之道還是戰略戰術上都遠勝於謝晦。果然,到彥之率軍先至荊州被謝晦擊敗,檀道濟隨後抵達,大敗謝晦,將其生擒送至京師。

相關文章  人最難釋懷的,是這四個字

謝晦一死,兩年前的血債和宋文帝的心結算是暫時了結了。除掉權臣集團的劉義隆穩固了自己的帝位,終於可以放手打造元嘉盛世了。

結論:劉義隆和徐、謝、傅三人的鬥爭,其實質是君權和相權的鬥爭,君權的勝出保證了劉宋政權的延續,也為劉宋的元嘉盛世創造了環境。在老一輩權臣勢力衰落的過程中,瑯琊王氏再次崛起。

被人推上了皇位的劉義隆,面對廢弒兄長的三位權臣,三招笑計搞定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