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兒綱」如何影響未成年人立法


新增「兒童與安全」「兒童與家庭」兩大領域

新「兒綱」如何影響未成年人立法

未來十年我國兒童發展目標任務有了「路線圖」。 《2021—2030年中國兒童發展綱要》(以下簡稱新「兒綱」)近日對外公佈。新「兒綱」共設置健康、安全、教育、福利、家庭、環境、法律保護7個領域,提出70項主要目標和89項策略措施。

值得關注的是,與上週期的「兒綱」相比,新「兒綱」既保持了一定延續性,又具有多個新亮點。比如,強調家庭、學校、社會和網絡對兒童全方位全過程的綜合保護;強調發揮家庭家教家風在促進兒童健康成長和基層社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增加「兒童與安全」領域,進一步保障兒童安全健康成長,預防和控制兒童傷害等等。

近年來,我國促進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和全面發展的相關立法不斷完善,保障未成年人權益的立法腳步不斷加快。今年6月1日起,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正式施行。目前,家庭教育法正在製定當中。

那麼,此次新「兒綱」中的新內容新變化將如何影響未成年人相關立法?為貫徹落實新「兒綱」,立法應作出何種調整?又有哪些立法重點值得關注?一些業內人士對此作出解讀。

呈現三大特點

「總體來看,新『兒綱』根據近十年來的一些新情況、新要求,對於未來十年兒童發展工作作出重要部署。」在中國政法大學未成年人事務治理與法律研究基地副主任苑寧寧看來,新「兒綱」三大特點值得關注。

一是增加新領域新內容,積極回應群眾關切。針對過去十年一直存在以及新出現的問題,新「兒綱」及時將實踐中的一些新舉措、新做法加以吸收上升為相關內容。

二是落實法律規定,體現出立法的新變化、新趨勢。新「兒綱」根據新頒布、新修訂的一系列法律,包括民法典、刑法修正案(十一)、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提出了相對來說較為具體的貫徹落實措施。

三是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作為我們國家未來十年兒童發展的總體綱要,新「兒綱」為未來實踐探索指明了方向。為適應未來十年兒童工作發展方向,新「兒綱」在預測可能出現的問題的同時,還提出了具有前瞻性的舉措。

新增兩大領域

與上一輪2011—2020年「兒綱」相比,新「兒綱」將兒童發展五大領域拓展為七大領域,在原來基礎上新增「兒童與安全」和「兒童與家庭」兩大領域。這也被視為新「兒綱」的最大亮點。

分析為何會新增「兒童與安全」領域,苑寧寧認為有多方面的考慮。首先,從保障兒童權利、促進兒童健康發展的角度來說,人身安全毫無疑問是最基本的保障也是底線要求,突齣兒童安全會更有利於守住底線。其次,近些年來,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家庭、學校、社會、網絡中都出現了一些對兒童造成安全隱患和風險的新情況,因此,有必要在新形勢下對兒童安全作出更加全面的保障。此外,新增這一領域也是為了緊密貼合新修訂的未保法。 「新修訂的未保法將安全作為一個主線來突出,包括防止未成年人意外傷害,避免對孩子施暴以及守護未成年人網絡安全、校園安全、食品安全等等。因此,新『兒綱』新增安全領域也是為了落實最新的相關法律規定。」苑寧寧說。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家庭4.94億戶,家庭規模、家庭結構呈現出新的特點,家庭領域面臨許多新情況、新問題,比如,兒童家庭監護缺失、家長育兒觀存在誤區、親子關係不盡和諧等等。同時,三孩生育政策的實施,對家庭家教家風建設、對婦女兒童的發展都提出了新的要求。新「兒綱」的另外一大亮點,是將「兒童與家庭」作為一個新領域單獨提出。

「此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有利於進一步完善支持家庭的法律政策,提升家庭的發展能力,增強兒童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是從根本上促進未成年人健康發展的一個重大舉措。」苑寧寧指出,家庭是保護未成年人、促進未成年人健康發展的第一責任主體。國家不斷發展覆蓋城鄉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通過提供更加有效、全面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促進和提升家庭當中監護人教育子女的意識、能力和水平,提高未成年人監護人的監護觀、養育觀、成才觀,為未成年人創造良好的家庭環境。

凸顯三大導向

對於這份關係到未來十年我國億萬兒童健康發展的綱領性文件,中國預防青少年犯罪研究會理事、華東政法大學《青少年犯罪問題》編輯部編務主任田相夏認為,新「兒綱」的理念導向更加科學、問題導向更加清晰、責任導向更加具體。由此,也會對我國未成年人領域的立法產生全面而深刻的影響。

新「兒綱」強調尊重兒童主體地位,鼓勵和支持兒童參與家庭、社會和文化生活,創造有利於兒童參與的社會環境。 「未成年人立法工作所遵循的一個重要原則就是兒童利益最大原則。新『兒綱』把堅持鼓勵兒童參與作為基本原則之一,這意味著今後兒童作為主體不但要參與,而且要以他們為中心,更多地徵求他們的意見或看法,更多地發揮兒童的主體性地位。這是比原來有所進步的。」田相夏說。

與此同時,新「兒綱」的問題導向更加清晰。 「孩子的問題其實更多是來自於家庭而非孩子自身。新『兒綱』新添家庭和安全兩個新領域,問題導向更加清晰,目標、具體措施都為了更好地解決現實問題。」田相夏說。

新「兒綱」的責任導向更加具體。 「如果民政等相關部門、學校、街道、司法機關都沒有明確責任,那兒童主體地位就很難落實。」在田相夏看來,與以往相比此次新「兒綱」更加強調規則。原先的政府責任規定得較籠統,甚至有的還缺乏法律依據。現在則強調要以法律作為指引,貫徹落實好相關的法律規定,對於各方應做到什麼程度都有很明確的要求和落實措施。這就意味著未來我國的兒童工作各方面都必須依法依規。

提出八項目標

新「兒綱」從發揮家庭立德樹人的作用,培養兒童好思想、好品行、好習慣,教育引導父母落實監護責任,樹立科學育兒的理念,積極踐行和傳承好家風、建立平等和諧的親子關係,構建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完善支持家庭的法律法規政策,提升家庭領域研究水平等方面提出了八項目標和九項策略措施。那麼,新「兒綱」的這些內容對未來未成年人立法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新『兒綱』對於未來十年兒童發展工作作出重要部署,立法要作出回應並進行相應的調整。」苑寧寧舉例說,比如,新「兒綱」在兒童與健康領域提出適齡兒童普遍接受性教育,這對於未成年人預防性侵害具有重大價值。又如,新「兒綱」提出要逐步推進學前教育全面普及,還提出有針對性的目標和舉措。從促進兒童接受更好教育、搭建更完整的教育體系來說,學前教育是需要重點加強的立法。再如,在兒童與法律保護當中,新「兒綱」著重強化對兒童民事權益的保障以及監護制度,注重對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防控,這些也都是未來立法中需要加強的環節。

通過對新「兒綱」的梳理,田相夏認為新「兒綱」指明的一些立法方向值得關注。比如,涉及兒童安全的相關立法、有關兒童福利的立法、防控兒童傷害的立法等等。 「總之,當前最緊迫、最需要解決的問題,就需要及時地通過立法來解決。」

田相夏說,在新「兒綱」的指引之下,今後立法要進一步加強可操作性,涉及兒童保護方面的立法應該更加精準化和具體化,要有可操作、可落地的措施。其次,要注意發揮立法的指引性。涉及未成年人保護、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等方面的法律應注重提示性作用或預防性作用,通過柔性的法律在人們心目中樹立起規矩,「這將更有利於未成年人的成長」。

(聲明:本文轉自新華網,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電話:0934—3225507!)

|編輯:田娟

|責編:劉興存

|監制:劉陽王博雅

|總監製:塗文奎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