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詩欣賞《貧女》 唐.秦韜玉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托良媒益自傷。

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

敢將十指誇針巧,不把雙眉鬥畫長。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這首詩,通過一個未嫁貧女的獨白,傾訴了貧女抑鬱惆悵的心情。

詩從姑娘的家常衣著談起,自己生在蓬門陋戶,自幼粗衣布裳,從未有綾羅綢緞沾身。因為貧窮,雖然早已是待嫁之年,卻總不見媒人前來問津。拋開女兒家的羞怯矜持請人去作媒吧,可是每生此念頭,便不由加倍地傷感。怎麼能自己找媒人嫁自己呢?如今,世人都競相追求衣著時髦的美人,有誰還欣賞穿著粗衣布裳,不流世俗的女子呢?

姑娘自恃一雙巧手針黹出眾,敢在人前誇口;決不把兩條眉毛畫得長長的去同別人爭妍鬥麗。但這樣不入世俗的高雅格調,縱使良媒能托,亦知佳偶難覓啊。

個人的親事茫然無望,卻要每天壓線刺繡,不停息地為別的女子做出嫁的衣裳!看著做著別人的嫁衣,惆著悵著自己的心事,月復一月,年復一年,一針針刺痛著忙祿的心靈!一線線又牽連著枝鵲聲聲的渺茫!這幽怨的生活何年是個頭呢?

這是一首語義雙關的七律詩,寄寓著著寒士出身貧賤、舉薦無人的苦悶哀怨,「為他人作嫁衣裳」,是千古名句,現在已經演變成「為別人辛苦的忙碌,而自己卻沒有得到一點好處」的意思。這已經成為世人日常應用的熟語了。寫到這裡,不禁想起了羅隱的「為誰辛苦為誰忙」的詩句來,這兩句真還有點異曲同工的味道,但一千多年的演化,語義都已經脫離了原來的本意了。

相關文章  微信頭像使用國旗犯法?警方回應
回到頂端